桃子妹的直播间

      第二天,弗利得堡足球社的正选们在日常的训练结束后,正要泡澡?!时,纷纷拿出各自的手机,戴上耳机、听音乐?看电影?总之今天这半个小时就不像昨天辣莫无趣到睡着了!?

      钟离季夏在一旁记录?他们每天训练的次数,以便能随时掌握他们的运动情况。钟守信医生则得根据钟离季夏给出的数据结论来决定明天的药浴的剂量得增多还是减少。

      一切都辣莫滴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但这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他们身体有什么变化,因为这才刚开始。钟离季夏一早就说过,这是一个必须得持续三个月以上才能初见成效的培训,这不是YY小说,没有一夜成材的美梦。想要成功就得付出努力,还得日复一日地训练才行。因此Andrew 安德鲁总教练在看了三天他们的训练后,果断地放弃了,毕竟古武还得他们轩辕国人才懂,他也只能在球场的战术上才能发挥作用,对于球员的身体锻炼,还真得听眼前介位坐在轮椅上的来自轩辕国的蓝孩子。

      虽然他对媒体经常用的一个词——天才,嗤之以鼻,认为介素炒作,但在看到季夏·钟离居然真的用轩辕国的古武帮助球员们克服身上的缺点后,他就住嘴了。

      “Andrew 安德鲁总教练、钟医生,明天我要把队长阿道夫的训练再增加一倍;还有他的药浴,钟医生,明天他的训练加倍了之后,你看他的肌肉收缩?程度,看需不需要再加一味舒缓筋骨的草药”——这天,钟离季夏坐在休息室,跟Andrew 安德鲁总教练和钟守信道。

      “为什么要加大阿道夫的训练量呢?”——Andrew 安德鲁总教练马上开口问道。

      “因为他是队长,一支球队的灵魂人物,主心骨,他得做榜样;当然,这是场面话,其实是因为他本身的体能就不差,差的是内心对队友的信任度,这个在之前五校联合赛中,就能看出他还是对寄几的队友不大放心;这样不行的,要知道,球场变幻莫测,要是放不开,辣莫这场球赛基本可以被人按着来打。

      我给他加大训练量,不是加别的训练,而是把他队友现在做的训练让他也跟着做一遍,这样他才能亲自体验到寄几的队员已经在进步了,二来也可以给他的队员看看,有他们队长陪着做,他们也就不会感觉到孤独。

      至于训练后的药浴,因为他要做双倍的训练,我给他亲自制作的,再加上每天跟一名队员做相同的,双倍的训练下,肌肉肯定会负重,因此钟医生你就得看看每天适当地加入一些活血化瘀的草药给他泡”——钟离季夏说得头头是道。

      “好,我明白了”——两把声音同时响起,是Andrew 安德鲁总教练和钟医生同时应道。

      ————————————————————

      就在钟离季夏正在如火如荼地给弗利得堡足球社的正选们加餐?进行特训时,一年一度的世界青少年围棋锦标赛在这个月正式开始了,来自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的年龄在18周岁以下的青少年们在轩辕国的海市角逐冠亚季军。

      虽然以现在的国际趋势,围棋还是轩辕国、樱花国、寒国三个围棋历史悠久的国家在相互竞争,但欧美一些国家的人也开始对围棋感兴趣了,所以要小心提防他们后来者居上。

      这也是为什么在矢车菊国的慕尼黑下网上围棋的钟离季夏一下会得到许多人的关注的原因;毕竟他是在果歪下的围棋,因此人们下意识地一开始会以为他是歪果仁,现在知道他是轩辕国人了,也就没再纠结了。再一听说今年的青少年围棋锦标赛他不来参加,大家(包括轩辕国的棋手们)都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要是游荡的银也来参加比赛,以他的棋力,搞不好他们全部都会被团灭了的,现在他不来,不知为什么,大家似乎高兴了许多!?

      “大家现在果然都在关注着今年的青少年围棋锦标赛”——回到寄几的公寓的钟离季夏上网一看,现在网络上铺天盖地地都在宣传、讨论、报道世界青少年围棋锦标赛。

      “叮咚,季夏,看到如此激烈的对弈,你难道没想法吗?”——突然,一个窗口弹了出来,原来是围棋九段谭浩文发过来的。

      “没有,我觉得大家都很激情?!虽然有些棋局下得一塌糊涂,但还是有进步的空间的”——钟离季夏没被影响到,反而很冷静地道。

      “呃?泥介句话说得我猝不及防。那你现在在看哪一局呢?”——谭浩文被钟离季夏回的这段话堵得无话可说,他本以为在看到跟他同年龄!?的人在下围棋,钟离季夏会有所触动,结果钟离季夏根本不按理出招,反而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呃?就是今天才刚结束的我们国家的三位棋手的三盘棋呀,三台下得一塌糊涂,好在他的对手跟他是同一个水平,所以他才能侥幸赢了;二台和一台虽然下得已经初步形成寄几的棋风,但是还是不稳,心智容易受人影响”——钟离季夏现在的围棋水平可以说秒杀果内一众业余棋手了,因为他有一个强大到不要不要的外挂——施襄夏每两三天晚上都会入梦?!给他复盘,当他的陪练,给他指导。因此他的棋力才会与日俱增,跟一个星期前的他无法相提并论了。

      “嘶?季夏,看来你的围棋水平又提高了,还真是天才呀!那你能不能复盘一台、二台今天的棋局我看看呢?”——谭浩文在看到远在地球另一边的矢车菊国的慕尼黑发过来的信息,倒吸一口冷气后,再度打出上面那段文字道。

      “可以呀!我复给你看”——钟离季夏说完,打开哇哇棋牌网,再点开复盘的窗口,连线谭浩文后,再开始复盘今天轩辕国二台的棋局。

      。。。半个小时后,谭浩文长叹出一口气道:“季夏,你没来参加今年的青少年围棋锦标赛,是你的遗憾,更是我们的遗憾呀!看来你的围棋水平已经达到职业围棋的四段水平了,快到五段的吧。”

      “其实我真就只是喜欢、热爱围棋而已,现在我还在慕尼黑的弗利得堡学校当交换生呢!怕是赶不回去了,即使能赶回去,我也没参赛资格呀,不是说得通过各围棋道场、围棋机构才可以报名的吗?”——钟离季夏无所谓地道。反正他有一个强大的私教,平时又可以在网上下棋,就算不能跟人面对面下一局,在虚拟空间里还能跟施襄夏面对面地下,因此他才不会觉得可惜呢。

      “。。。季夏,我有事先下了,等有空我们再在网上下棋,先挂了”——谭浩文没仔细看钟离季夏最后那段话,因为当他在跟钟离季夏对话时,这次带队的围棋老师,同时也是他的前辈——同为围棋九段甄光学进来了,他跟谭浩文住同一个房间。

      在看到谭浩文居然跟人在下网上围棋时,一时好奇,走过来观看,结果、结果就看到钟离季夏对他们这次的围棋小将今天这三场比赛的评价。看完之后,他示意谭浩文暂停跟钟离季夏的对话,他有话要说,于是谭浩文才打出上面那段话。

      “小文?!呀,听说钟离季夏不打算走职业围棋手这条路,对吗”——甄光学开口问道。

      “是的,对比起他的围棋天赋,好像他对足球这项运动更专业,现在也还是足球助教;并且很大机率他回国后,果嘉国足少青队的人会亲自上门邀请他当轩辕国国足少青队的助教”——谭浩文道。

      “即便如此,他的围棋天赋也不能浪费呀!反正他寄几都说不会放弃围棋,再加上以他日益增涨的棋力,让他跟同年龄的人下,着实在欺负人;所以我有一个想法,我想聘请他来当我们的陪练外教,你觉得呢?”——甄光学道。

      “甄哥?!我不反对他来给现在的选手当陪练,但是你考虑过时差吗?我们这里跟矢车菊国的慕尼黑是有时差的,我们白天,他们可能就是下午或者是晚上了,再加上他现在还在当人足球社的助教,会有时间上网跟我们的选手下指导棋吗?”——谭浩文道。

      “呃?你是对的,是我欠考虑了,我没考虑到时差。这件事暂时就先这样吧,你先别说出去,免得影响选手们的心情,看来要聘请他,得好好规划一番才行”——说到底,甄光学还是没放弃要钟离季夏当陪练的事情。

      “可以,如果甄哥你真能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那是最好的,我也很想让钟离季夏回归到围棋这条路来”——谭浩文此话一出,甄光学马上明白他俩的目标一致,都希望把钟离季夏拉回围棋这条道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