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97

      他在她面前终究硬气不起来。

      慕初心:“我今天不是为了小叶,是为了司徒钰。”

      司徒谦幻神的血液上涌,抓追慕初心肩膀,焦急地问:“说清楚,你知道小钰在哪里?他已经失踪了2年了,你有他的消息对不对,他在哪里?”

      慕初心肩膀生疼,皱眉道:“你先放开我。”

      司徒谦一是到自己的失控,松开看慕初心,“初心,小钰是二叔唯一的儿子,这些年二婶丢了儿子,每天魂不守舍的,身体每况愈下,如果你知道任何消息请你告诉我。”

      慕初心:“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你可以查一下,道上一个叫做熊哥的人。”

      熊哥?他认识熊哥,黑道发家,心狠手辣,“初心,熊哥犯了事儿,还在牢里,不太可能跟他有关系。”

      慕初心:“如果我没有记错,熊哥是你扔进牢里的,为的是宁思雨。”

      司徒谦:“怎么扯上宁思雨了?初心,你虽然被慕家抛弃了,那也不是宁思雨的原因,她也是受害者,你对她有偏见我知道——。”

      慕初心温梁地说:“闭嘴,熊哥已经出狱了,司徒,你可以不信我,但是请你相信小叶,小叶死前,告诉我小钰的失踪和熊哥有关系,至于是不是和宁思雨有关,她不知道。”

      慕初心撒谎了,小叶什么也没有说过。

      司徒谦:“不可能,熊哥欺辱宁思雨不成,将宁思雨打成重伤,这两人怎么会有关系,更别说和小叶的失踪有关系。”

      慕初心为小叶不值,死了司徒谦都不信任她。

      “熊哥在彼岸有包间,不说他刚出狱,势力尽散,怎么有钱,我没有见过他,但是下午遇到他,从他身边经过,我闻到一股香水味,法国私人订制,这个牌子我用了十几年,一闻就知道,出自慕家。这么多的巧合,组合起来就不是巧合了,自己去查。”

      司徒谦沉默不语,慕初心接着说:“退一万步说,熊哥跟司徒钰失踪的事情没有关系,但是你为了宁思雨得罪了他,他这种穷凶极恶的人,势必报复,宁思雨是跑不掉的,既然之前你帮了宁思雨,现在就好人做到底,查清楚了,避免熊哥生出事端,又伤了你心尖上的人。”

      慕初心的话刺中司徒谦的神经,司徒谦怒喝:“够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什么样子,一副嫉妒扭曲嘴脸,宁思雨的事情不劳你费心,慕初心,你安分生活,我还能看在以往情分上护着你点,你应该知道,就凭你这张脸,A市想要动你的人不少。”

      慕初心眉眼染上风霜,抬眸冷冷盯着司徒谦,忽然咧嘴一笑:“寒门励志真千金回来了,我这个恶毒的假千金就退场了,司徒少,祝你好梦永不醒。”

      说完转身离去。

      卫生间里,慕初心颤抖着双手擦去嘴角的血迹,腿靠着洗手池,10厘米的细跟高跟鞋拖不住她瑟瑟发抖的双腿,不知道小叶怎么那么喜欢硌脚又累人的高跟鞋。

      厚厚的粉底遮掩不住瓷白小脸五指红痕,慕初心抚上被打得通红的小脸,心跳加快,呼吸加重,要是司徒没有像她计划的那般出手,她会被打死吧。

      强撑到现在,心里的害怕慢慢浮现。

      捧着清水使劲地向脸上泼,从包里拿出卸妆水,颤抖着卸去浓厚的妆容,清水出芙蓉的脸庞在镜中浮现,同时浮现一张阴毒的脸,眼眸带着蚀骨的寒意如钉子般定在她身上。

      慕初心尖叫一声,吓得连连后退,惊恐中的她忘记了这镜子反向原理,一不小心退到男人怀里,抬眸望去,萧墨深不见底的眼中晕染层层暗色,无形的压迫感透过漆黑的眼色将她寸寸包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