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av青青草就爱

      “没有,我就用你们带来的镔铁打造的,酬劳是你们自己愿意给那么多的,我当初只要一百两白银!”徐荣撇了撇嘴,当初张虎来的时候,自己打算狠心敲诈一下,一百两银子,是他认为极限了,毕竟相当于普通人家一家人五年的生活费,但是没想到这个虎头虎脑的一下子拿出五百两黄金,那可是黄金,自己为了兵器闪亮一些,可是花费了自己不少心思,所以交货的时候,这个虎头虎脑的家伙才心甘情愿的将五百两黄金交给自己,自己也正因为这样,张虎走后,就躲起来了。

      “杀了他吧,我们自己找回黄金和镔铁!”张任说道。

      “大汉是有王法的,杀人者偿命!”徐大师突然鬼叫起来,钱和命孰轻孰重自己可是很清楚。

      “虎子,动手!”

      少爷的命令,张虎从来不考虑,在旁边拿起一把刀,砍向徐大师的脑袋,突然间出现一把长枪格挡住了张虎的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出现了,他的枪法没有什么花招,但胜在很稳,很直接。

      “伯宇,救我!”徐大师一看自己的侄儿出现,这下得救了。

      “你们敢光天化日之下杀人?”来人厉声道。

      “你不也刚才看的很起劲?想偷袭我们吗?”张任早就发现了这人在旁边偷看,现在看来这人还是很有心机的,估计觉得要先看看,然后找机会救人,自己只是攻敌所必救,将他逼出来。

      “你这是逼我出来?”

      “你说呢?”张任一笑。

      “别说多,手底下见真章!”

      “嗯,你叫什么呢?”

      “徐荣!”

      “辽东平襄人?”

      “你怎么知道?”

      “这样吧,我们打个赌,你接不了我十招,你就投靠我,怎么样?”

      “十招?怎么可能?”徐荣自恃自己至少有初入二流水准,十招要打败自己,那至少得二流巅峰或者一流境才行,这是个小孩,怎么可能?

      “试试不就知道咯!而且你敢打这个赌,输赢我都不计较你叔叔的事,不过,偷换掉的镔铁要还给我。”

      “叔叔,你又干这事了?”徐荣很郁闷,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个叔叔的德性,但这时候自己还是想保住叔叔,对方虽然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既然能提出十招打败自己,那必然有自恃的武力,何况对方三人,想逃是逃不了的,一咬牙,赌就赌。

      “输了,跟我三年,这样总可以吧?”张任笑了笑。

      “好!”

      毕竟三年一晃而过,徐荣此时必定会答应。

      张任也不客气,提手就是百鸟朝凤,几十只鸟朝徐荣身上招去,让徐荣左右难支,张任第二招就是繁星万点。

      当初童渊评价过繁星万点和百鸟朝凤,繁星万点是张任看童渊的百鸟朝凤枪法改变而来的,那时候童渊没有收张任为关门弟子,张任也只能头学点皮毛,但和枪棍十三式合在一起,就有点意思了,繁星万点看起来有万点星光,当然这根据使用者的武学境界,比如当初张任使出最多也就一百点,当张任到达二流境巅峰,也可让星光达到三、四千点,但对于童渊来说一万点是有的,只是防守的时候有用,进攻的时候,实际上只有一点有用,其它都是虚招,被看出来了这招就算费了,跟百鸟朝凤不一样,百鸟朝凤,那每只都是实招,只是枪法轨迹造就了鸟飞行的轨迹,境界越高,鸟飞行轨迹越诡异,力量越大,但这力量就被均摊了,而繁星万点,实际上只有一枪是实在的,那一枪凝聚力了几乎所有的力量。

      在百鸟朝凤造成徐荣难以支架,层次的差异,造就了徐荣根本不清楚张任哪一点是实的,不过徐荣也不是很怕,他知道对手只是想降服自己,不会杀自己,那么他会进攻哪个位置呢?徐荣只能赌一赌,横枪在胸,因为胸部受攻击面积最大。

      张任一看这货居然知道自己不会杀他,不过还好,自己早就就想好了,出其不意,枪停用实力让他心服口服,长枪击中徐荣长枪的手柄,一股巨大的力道,直接将徐荣长枪击断,徐荣被击退三步,张任的长枪在徐荣的胸前停住。

      “你输了!”

      “是的,我输了!”徐荣有气无力的说道,仅仅两招而已,自己长枪已断,命还是对方留下的。

      “钱我可以不在乎,但镔铁,我还是需要的,让你叔叔拿出来吧!”

      然后徐荣跟徐大师用辽东话叽里呱啦好一会儿,口气不咋好,徐大师在张虎陪同下,钻进了刚才的地洞里面。

      “我输了,我答应过投靠你的,实际上我叔叔也只是为了我,想给我打造一件趁手的兵器,所以留了一半多镔铁。”

      “那他为什么不趁机逃走呢?”张任疑惑道。

      “昨晚太晚了,城门关了,他也一下子找不到马车,没有马车,自己带几十近百斤镔铁和五百两黄金也带不动啊!他看得出你们是外乡人,他打算躲进洞里,过个半个月,避避风头,然后再逃跑。”徐荣猜测道,自己叔父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事了,能猜测出来。

      “你们真的是徐夫人的后人吗?”张任有些怀疑。

      “不是,我叔叔上次还是做了个郎中骗钱呢!”

      “居然是个老手,那也能在这涿郡呆好几年?”

      “本来我爷爷让他学的是打铁,学过了几年铸剑,后来他跑去跟人家江湖郎中学,学的啥都不像,不过,对我很好的!这挂着徐夫人名头,找他的人不少,虽然打的不好,钱还是有的,何况还有点铸剑师的样子,做一点简单的铁器还是可以的,有了徐夫人的幌子,加上他打造的铁器光泽亮丽,收的价格会高一些。”

      张虎领着徐大师出了洞,几十斤镔铁拿了出来,张虎问:“我都盯着你将镔铁放进去的,你怎么偷出来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