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不要实名认证怎么加v字

      沙漠里的胡杨错落于黄沙,留下的斑驳的阴影在黄昏之际也显得有些阴冷。

      白日里残留的一丝温度,也算让众人能够感受到一丝温热的痕迹。

      但到了夜里,就不一样了。

      沙漠里昼夜的温差是极大的,北方的沙漠则温差更甚。

      梦痴看着远处的落日,以及一望无际,荒无人烟的沙漠尽头:“大师兄,这灵鹰是不是降落早了?眼看着天就要黑了,怎么还没有城镇的影子?”

      “别急,若我没有记错,再有一里,便能找到骆驼客的沙漠客栈了。”

      “沙漠客栈?”

      “是的,今日是到不了牧孜古城的,我们的目的地正是沙漠客栈。”

      “沙漠中还有客栈?这种地方还会有来往人烟?”

      “普通人自然是不会来的,但修行中人却没有人不会来。”

      “哦?不知师兄所说的修行中人是指?”

      “沙漠里的魔兽是术士与法士们驯养灵宠的最佳选择。

      而且,即便是学习巫术。来这沙漠之地也是必修课。”

      “哦,还有这等事呢!”

      “水,水……”芷茹在梦行的背上虚弱自语。

      ……

      客栈到了,这是一家名为骆驼的客栈。

      一只大理石雕琢而成的大骆驼屹立在客栈旁,在落日的余晖中,散射出羸弱的余光。

      独树一帜,别具一格。

      梦痴:“太好了,时间掐算的刚刚好!这客栈里当真有不少人呢。我要去多物色养了几个灵宠的伙计,去交个朋友。”梦痴,难掩心中兴奋。

      客栈内:

      宾客满座,议论纷纷。

      所有人都围坐在一起,对着一个狐尾状的透明球壳指指点点。

      那是神的囚笼,而里面关着的,正是墓红三。

      墓红三的胎记似乎由内而外的在对墓红三进行反嗜。

      他的胸腔自胎记而起,向周身蔓延出规则的鳞片,并覆盖全身。

      除了他的脸还能让人认出外,其他的每一寸皮肤都被龙鳞覆盖。

      墓红三看起来痛苦万分。

      他似乎一直在爆发着自己强大的巫力,让他的血脉一直在隐隐微涨,仿若血管即将被爆破一般。

      只是,无论看起来巫力多么强大,外界的人依旧感受不到他的半点力量。

      梦痴坐在客栈内一角,偷偷的旁听着。

      “我这灵宠是空中所得,是幻云深处稀有的品种,过去的数百年间,那里的灵气终日浓郁,有缘者,便可化身为灵。”一名商贩在一旁叫卖,仿若在卖力的推销墓红三。

      “是么?这么说,你这灵宠是来至于空中?既然在空中又为何没有翅膀??”

      “是啊,是啊,还是拿回去吧,别在这欺诈他人了,没想到这沙漠之地也能有你这等商贩,呵呵呵呵,还真是有意思呢!”

      ……围观群众,议论纷纷。

      “这话说的,你们爱信不信,我也不满各位!这灵宠是我在祭祀大典的山谷附近捡到的。

      捡到时,他浑身冒着热腾腾的巫气!但是确实昏迷不醒!我看他巫力强大无比,为了预防万一,才用了我潜藏多年的巫力球关押与内!说起来,我也是机缘巧合,才能碰到这般尤物!”

      “这么说,看来兄弟真有奇遇,我也听过一些空中巫龙的传说,可是传说毕竟是传说,我可从未听人真正遇见过。”

      “嘿!这位兄台果真识货!你们看他这一身金色的鳞片!若非正统巫龙,有如何能如此逼真?!这蒸蒸巫力所散发出的光色,皆是纯灵之气!每日一嗅,诸位也有望破镜飞升哦!”

      “这么说,还真是宝贝哦!敢问,什么价位?”一位群众说到。

      “价位嘛,今日与各位有缘!价位由诸位决定!价高者得!”

      听此一声,客栈中来自世界各地的修行者都纷纷围观在四周,就连二楼的围栏上都被围的密不透风。

      “我出五十冥币!”

      “我出一百!”

      “两百!”

      “我出三百!”

      ……

      几乎每个人都开始了叫价!

      不知过了多久……

      “五千一次!五千两次!五千三次!成………”

      “我出五万!”

      未等商贩拍板,忽然人群中出现一个空灵的响声。

      巫母从人群中缓缓而出。

      阿狐紧跟其后,伴随着的还有墓骨,以及几位墓骨的师兄弟。

      “哼,果真如此,看来神妹妹没有让我失望哦!呵呵呵。”巫母走到囚笼前,盯着墓红三满意自语。

      梦痴见此,只是默默的在一旁做一个旁观者。未曾被人留意。

      除了他自己和芷茹之外,没人知道,他与芷茹也是那三百六十一个人当中的一份子。

      ……

      梦痴连忙回了屋子,见师兄们也正在为墓红三之事好奇不已。

      商议之下,他们还是决定明日一早,先到牧孜古城再说。

      毕竟那里有许多洞主的属下,也有许多巫学院的师兄弟们,许多事办起来会方便许多。

      梦一叮嘱:“今晚大家就挤一挤,在一间房中休息即可,梦行与我为师弟与师妹守夜。”

      梦行:“是。”

      梦痴不以为然道:“切,小看我?为了师妹的安全,守夜这种事怎么能少得了我?”

      如此,师兄弟三人就这样在客栈简陋的木制客房门口依偎着,彼此寒暄:

      梦一:“据我所知,洞主的许多属下都是有灵宠的。”

      梦痴:“当真如此?”

      “这有什么好稀奇的,那牧孜古城的蛇爷就有不少灵蛇,我每次去那里,他都会送我一些。”

      梦行:“难怪你身体里的巫力有一股寒气,原来是吃食了这些阴寒灵物。”

      “是啊,不过,这种属性,在沙漠中的用处当真不少,甚至有避暑的天然功效。到了牧孜古城蛇爷肯定也会给你们一些的。”

      梦痴:“嗯!这么说来,这次出行还是在我的预期之中嘛~”

      梦一看着天真玩闹的梦痴,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心里清楚,这次出行的任务,他只有靠自己完成了。

      佛巫之所以让师弟师妹们同行,多半也只是想让他把他们安置在牧孜古城中稍加历练罢了吧?

      梦一是这样猜测的。

      但梦一独行惯了,也一项习惯沉默寡言,这种事,他也不会去问师父具体缘由。

      毕竟,找个人而已,他觉得自己也足够了。

      ……

      沙尘在暗夜里的微风中,不停的浮动,拍打着客栈的窗户。

      众人在沙沙声中醒来。

      清晨的客栈,空气在微凉里多了些许朦胧。

      霞光从东方升起,照出客栈的暗影,在西侧拉的好长。

      众人在暗影中,朝着西侧出发。

      没多久,便看到了牧孜古城的轮廓。

      将近之时,梦痴总觉着,每走一步,便会带起一丝丝霜雾,并次第蔓延。

      仿若入水的石块激荡起的波纹,向四处扩散,无声无息,无边无际。

      风波看似微弱,却惊醒了远处的人。

      “你们是?”

      视线可及,城门处,不知何时走出了一位白衣女子,身轻如蝶,幅度偏偏。

      梦痴只觉得眼前女子声腔有些怪异。

      当她走进时众人才发现,女子形象也十分怪异:

      身披彩衣,五官精致,皮肤白皙。

      细微瑕疵,点缀着这灵间尤物倍显真实。

      只是,不知何故,她的嘴唇有些惨白,头顶还有两根草叶,草叶中有一朵白色花朵若隐若现。

      花朵远似野菊,近是牡丹,想必该是大家之秀。

      她身后还跟了好几只灵鸟,“叽——叽——”的不停的叫着。

      “请问你们是?”女子温柔的重复着。

      “我是梦一,从沙漠而来,身后是我的师弟与师妹。请问,您有什么事么?为何要挡我去路?”

      “嗯,我叫紫熏,哥哥让我在这里等你们。”

      “你哥哥是?”

      “哦,他是牧孜古城的蛇爷,你们应当认识。”

      “蛇爷?”梦一忽然有了一丝警惕,毕竟他与蛇爷还算熟悉,蛇爷不可能平白无故多出一个妹妹。

      于是梦一又问:“哦,蛇爷去年还带我见过你呢,我差点忘了。”

      “你记得就好,你们跟我来吧。哥哥让我带你们去个地方,你们有所不知,昨日城中出了些变故,许多巫师都被狩猎人抓走了。为了你们的安全,哥哥特意让我在城外接你们。”紫薰温柔的讲述声,又让梦一觉得似乎不像撒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