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wa为什么打不开了

      夏千允身后的段璟也抓紧了她的另一只手。

      她朝着小家伙低下头看了看,示意他别担心。

      这一路上,出于多方面因素的考虑,凌按也没有去针对他们,再加上夏千允的演技,似乎确实让他产生了愧疚心。

      所以他对着夏千允也有了一丝关心跟照顾。

      可是有一句话说得很好,那就是迟来的亲情,比野草都还要廉价。

      她的心里没有半分触动,帝瑾邪也只是默默陪着她,偶尔调戏一下她。

      倒是厉勋跟湫子铭,这两个人貌似闹了点矛盾,其实好像也不是矛盾,但是在夏千允看来这两个人太闹腾。

      两个人用擅长的来进行切磋,两个人都不服输,导致现在哪都能看见这两个人打架。

      不过他们两个莫名其妙有了默契,但是对她的态度却不相同。

      身边还有不要脸的帝瑾邪,还有一个有些自闭的小孩子,简直就是拖家带口。

      不过有时候依旧能够偷听到凌按一行人,来到这里什么收获也没有,还死了不少人。

      凌按的心里更是难受,因为凌杏跟楚天括非常耻辱的死了,好在那时只有他和一些心腹看见了。

      而他也不蠢,猜到最有可能就是夏千允动的手,但是奈何没有证据,那些人又相信她。

      二天后。

      大家终于以最少的损失离开了这森林,有麒麟的气息,那些动物都没有再攻击他们。

      一群人开开心心地回到京城的街上,但是街上的百姓却议论纷纷。

      “凌府的人虽然仗势欺人,但是就这一点还是挺好的。”

      “谁说不是呢,虽然夏诺汐早就被贬为了妾,但是凌府的人却每年都会办丧礼祭奠。”

      其他人又说:“听说祭奠的还有凌府三小姐,唉,真是红颜薄命。”

      个个的心情都可见的低沉,也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大家都有难的处境。

      夏千允:“连死了都还要用我跟娘亲来利用价值,当真是好样的。”

      于是在凌按脸色低沉下,带着她往凌府走去。

      湫子铭跟厉勋当然也要离开,厉勋就单单说了句告辞,而湫子铭再次谢了谢夏千允。

      厉勋转身就走,湫子铭快步追了上去。

      追到他时,果然如湫子铭所想,那些人就是冲着厉勋来的。

      “厉勋,我跟你一起走吧,多一个人多份安全。”

      厉勋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另一边。

      凌按开口想让帝瑾邪离开,这里是凌府,但是帝瑾邪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满眼都是他娘子。

      最后也只能咬牙切齿地让一个外人跟着进凌府。

      当凌按带着夏千允走进凌府时,下人吓得脸色都苍白,就差叫见鬼了。

      听到凌按回来了的消息,梅姨娘跟几个小妾也急急赶了过来,这一过来倒是让人长见识了。

      穿着素色的衣服,材料却是上好的,妆容也够精致,笑容满面的一群人在看见跟夏诺汐相似的脸时,就瞬间僵硬在了原地。

      梅姨娘有些颤抖地走过来,表面再镇静,她的手却还是抖的。

      “老爷,这个女人是谁?”

      凌按想要说话,但却被人抢先一步。

      “梅姨娘,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还是保养的这么好呢!”

      梅姨娘的手心出了不少的冷汗,人死怎么可能复活呢?

      “这位姑娘,请问你是哪位?”

      “我死去的时候叫凌茵,后来随母姓改名为千允,我这样说的够明白了吗?梅姨娘。”

      夏千允微笑看着她,可是眼神里却是在警告她。

      梅姨娘也不是蠢的人,都说的这么明白了,只好马上怜惜地看着她。

      “原来是茵儿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现在饿了吧?姨娘带你先去换件干净的衣服。”

      凌按就吩咐几句后,回去了自己的屋里换衣服。

      帝瑾邪被请去了客堂,而段璟却只信任夏千允,对其他人都害怕不已,只好带着他。

      梅姨娘带着她俩来到了一处偏远,对那些婢女使了个眼色,那些婢女立马就懂。

      夏千允自然看见了这样的小动作,她来这里,就是为了教训她们的。

      果然,走进院子里的时候,一群拿着棍子的家丁跟婆子站在那里等着她。

      “梅姨娘,想不到是这样欢迎我回来,真是好大的阵仗!”

      “不管你是不是凌茵,都该死。”

      梅姨娘眼神看了一眼他们,他们会意立刻就朝夏千允扑过来了。

      梅姨娘确实是想要对她赶尽杀绝,这几个人居然还会武功。

      只是可惜,对她来说太弱了,朝他们身上撒一点无色无味的药粉,立马就倒了下去。

      梅姨娘看到形势不妙,想要偷偷逃走,却被她挡在了前面。

      “原来凌灿居然是你杀的!”

      “嗯,还有一件事,你恐怕还不知道,那就是楚天括跟凌杏也是我杀的,只不过你没机会告诉别人了。”

      夏千允点住她的穴位,让她动弹不得,拔下梅姨娘头上的长簪子。

      朝着她的脸比划了一下,然后跟她当年对凌茵的笑容一模一样。

      “你说,保养得这么好看的脸,划破几道痕会不会更好看呢?”

      说完这句话,夏千允眼中泛冷,就像是死神一样的淡然。

      梅姨娘真的感觉到了恐惧,她不该去惹她的,可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亚穴都被点了,簪子冰冷地落到脸上,血瞬间滴落下来,脸上火辣辣地痛。

      她怨恨地瞪着面前的人,没想到她真的敢对她动手,痛得她想要叫喊也没有用。

      “如今,换我来好好教训你了,放心,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毕竟让她也尝一尝被逼疯了的夏诺汐的滋味,不然这么容易死太便宜她了。

      给她灌入了五粒吃了能够神经错乱的药丸,又让她吞了一颗难以察觉得慢性病毒。

      毒性发作时,她能够保持几秒的清醒,但是会生不如死。

      看见梅姨娘眼里的眼泪流下来时,夏千允冷笑:“当时你背叛就算了,在你这么狠心对我们时,你怎么就没有现在这样哭呢?”

      她将偏院里的门关了起来,反正穴位过个时辰自会解,这里也并没有其他人。

      这个梅姨娘本叫夏梅,是原主娘亲最要好的丫鬟,从来没有亏待过她,陪嫁过来后,一开始还好,后来说凌按轻薄了她,哭得梨花带雨,就被抬为了小妾。

      后来的事情,就是她生下来后的几年,在利用信任而下了慢性毒药给原主娘亲,当然没有少虐待原主。

      这样的人死不足惜,好在她让小家伙在外面等候,并派毒蛇在保护着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