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直播平台app

      被众人这么一顿夸赞,昕玥感到很不好意思,嗡着声道,“诸位夫人谬赞了,这些都是昕玥该做的,举手之劳而已。”

      苏氏笑着点头,轻拍她的手满意道,“你能有这般胸襟委实难得,将来对沈家和楚家来说,都是莫大的福气。”

      昕玥听镇国公夫人这么一说,更是臊得头都抬不起来,脸红得都能滴出血。

      都说世家夫人言行举止甚是严谨刻板,她怎么觉得这几位夫人开放得很。

      一直未言声的汝阳侯夫人见状,轻咳一声道,“我瞧着沈大姑娘头上的步摇有点眼熟,似乎是好多年前镇国公送给夫人的……”

      话音一落,原本屋内和气融融的氛围瞬间有点凉了下来。

      尤其是昕玥,她就只是单纯的不想在百花宴上展示什么才艺。

      这才从楚珩送来那一堆东西里挑出来这么一支亮眼的步摇,谁承想竟然是当年他爹送给他娘亲的信物。

      恼火楚珩混不吝的同时,也恨自己手欠,窘到不行。

      汝阳侯夫人不提,几位夫人都没注意到。

      苏氏很惊讶,她记得这步摇是她刚嫁入镇国公府经常佩戴的。

      后来年纪渐长,就放回库房里了。

      难不成是珩儿前些天去翻找纳采礼时,瞧上眼给一起送过去了?

      这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可一看汝阳侯夫人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之后昕玥满脸的尴尬,她便有些不悦了。

      紧了紧握着的昕玥的手,笑道,“哎哟多大点事啊,也值得你这么一提,这小姑娘戴的款式,我早就不爱了,反正放在库房里闲着也是闲着,我看玥儿戴着啊,甚是好看,也全了这支步摇的价值了。”

      汝阳侯夫人脸上闪过一抹僵硬,很快又淡笑开来,“也是我多嘴了,沈大姑娘竟得夫人如此中意,真是好福气啊!”

      几位夫人相视一眼,皆是笑而不言。

      “舅母,我知道你喜欢玥姐姐不撒手,但是外面比赛应该快开始了,能不能先把玥姐姐交给我,我可是还有好多小姐妹要给她介绍认识呢!”

      姚芊芊有些不耐烦地扯了扯苏氏的衣裳,一脸的焦急状。

      “好好好!”苏氏不禁失笑,不舍地将昕玥的手放开,“你们先过去,我们等开始了再去观赛。”

      “那昕玥先告退了。”

      昕玥不等松一口气,就被姚芊芊拉走了。

      一出到屋子外,姚芊芊就对昕玥皱着鼻子道,“这些夫人里面,我顶不喜欢汝阳侯夫人的,老爱端着些规矩,眼高于顶的样子,幸好婷姐姐不像她,待会儿见着婷姐姐我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好!”昕玥笑着点点头。

      其实谁好谁不好,以后若是有机会经常接触了再说。

      对于现在的昕玥来说,大多人用这样的眼光看她,才是正常的吧!

      用脚后跟想都知道,什么乌鸦飞上枝头变凤凰之类的话,应该没少人这么议论她。

      姚芊芊刚说着,就看到几位打扮靓丽的姑娘正往这边走来。

      “你说要去迎沈大姑娘,我们都等你老半天了,这不,一听丫鬟说你们过来这里,我们等不及就来找你们了。”

      姚芊芊给昕玥介绍道,这位快人快语,红衣裙裳的姑娘,正是方才南安王世子妃的女儿宇文晴。

      昕玥见是南安王府的千金,上前落落大方地见礼一番。

      宇文晴脸颊的酒窝圆圆的,看着很是乖巧可爱,也憋着笑给昕玥回礼。

      “这位就是救了诗诗的沈大姑娘吗,真羡慕你有救人的本事,哪像我就只会舞刀弄枪的。”

      昕玥宛然一笑,这性子和南安王世子妃如出一辙,很是讨喜,“晴姑娘过誉了,我学医只是兴趣使然罢了,不若功夫能防身,更有益身心。”

      “哎哟你们就别在这换着花样互相夸赞了。”

      姚芊芊接着又把另外两位姑娘介绍给昕玥。

      身着粉色裙裳的清丽姑娘,是定国公府的千金,包之宁。

      而面容甚是恬静可人,身着浅橘色裙裳的姑娘,是汝阳侯府的千金,也就是方才提过的,向婉婷。

      三人又是互相见礼一番。

      姚芊芊说还有一人,知道昕玥要过来,更是眼巴巴等了很久了,这会儿应该是在花园等着她们。

      昕玥好奇,她几乎没有机会接触京中贵女的圈子,究竟是谁这么盼着她过来。

      等几人来到花园,昕玥便看到远远疾步走来一位身着绣蔷薇花裙裳的姑娘,竟是西平伯府的千金,夏蔷。

      这下她终于明白了。

      想必夏蔷是急着找她给嫂子解决生育这方面的问题。

      “等这边比赛一结束,你看若是怎么方便安排一下,我给你嫂嫂瞧瞧情况。”

      昕玥看着夏蔷一脸难色,欲言又止的样子,便上前凑到她耳边低语一番。

      夏蔷很是感激地看了昕玥一眼,急忙唤来身边的一名丫鬟低声交代了几句,丫鬟便匆匆离开了。

      “若是你真能如我所愿,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能办到的都给你办。”夏蔷激动道。

      昕玥笑着摇头,“不用帮我什么,这本就该我向你赔罪才是。”

      姚芊芊惊讶,原来两人竟是认识,但转念却也不难想到其中的原委。

      这时在花园游走的姚诗诗也看到了她们,撇下一众贵女来到昕玥跟前,深深一拜。

      “多谢玥姐姐当天救了我一命,诗诗甚是感激,玥姐姐请受我一礼。”

      昕玥扶起姚诗诗,无奈道,“哪有那么夸张,你就是饿过头了有点低血糖,不至于会死,何谈救命一说。”

      姚诗诗眨巴眼,“娘亲说了,我要有什么三长两短,她就再也不让我出门了,不能出门,可不就是要了我的命。”

      几位姑娘闻言具是笑成一堆,纷纷打趣姚诗诗是众多才女中最待不住家的人了。

      惹来姚诗诗不住地翻白眼。

      昕玥瞧着这几个姑娘都是性情随和的人,她心中的戒备也渐渐放下。

      想到她今日准备的礼物,便叫春桃把东西拿出来。

      “我前几天闲着琢磨了些小玩意儿,今日带了过来请你们帮忙试试,若是你们都觉得不错,过段日子我打算开铺子广泛售卖。”

      昕玥弄的是一系列颜色的口红和指甲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