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爱区婷婷六月丁香网

      誉王悲痛欲绝,他并非想真正杀了自己哥哥,他们哥弟两个从小相伴相随,这些年他搞的一些小动作,他知道自己哥哥也知道。

      李正桂并非傻子,也并非暴君。傻子做不了人上人,暴君也做不了皇帝,他只是懊悔自己放夷人进城,自己幻想的计划根本实施不了,于是开始自暴自弃,残杀无辜,让百姓群臣苦他已久。不过他给誉王留下了一笔很大财富,足够誉王在未来几十年自保。

      百姓群臣苦一个暴君已久。自然希望有一个贤君上位,这些年他杀了很多人,埋下了很多伏笔,就是在等自己弟弟这一天。这样自己的弟弟才能顺理成章的上位。

      总结李正桂一生,可敬,开通自古无人敢开通的运河,可悲,一人之力怎可能改变自古的习惯,可恨,可叹。

      此时下方跪着的夷人将军约瑟夫晃动着身体。

      “你们这群粗鲁的家伙,为何敢绑我北夷三星中将,难道我们两国建交的美好关系你们忘记了吗!”

      约瑟夫吹了吹金黄色的胡须,瞪着碧蓝色的眼睛,他可不怕这群东人,对于他来说新罗只不过是女皇陛下吞并中夏的跳梁小丑。

      约翰此时也气愤至极,他本该拿着刚分好的黄金珠宝,顺便叫上几个高丽美人同床欢乐。

      却被这群肮脏的人按在地上。让他北夷上校的威风彻底消失。

      约翰气愤的喊到:“无知的黄皮人,你们知道自己压的是谁吗,那可是约瑟夫中将,你们这群该死的矮猴子竟敢对我们如此无礼”

      誉王看到下方乱骂的几人,摆了摆手,崔炎武立刻跑上前。

      单膝跪地抱手等待指令。

      誉王哭红的眼睛透漏着绝望,此时连张嘴说话都觉得费劲。

      “崔营长”

      “某将在”

      “西八,将那几夷人,去四肢,挖眼割鼻熏耳缝嘴,做成人彘,投入粪坑,遗臭万年。”

      “末将遵旨”

      崔炎武忍这一刻许久,笑着跑回去。对着约瑟夫的额头狠狠地亲一口

      “潶!你在做什么,你这个肮脏的猴子在对我做什么”

      约瑟夫气急败坏的骂到,他认为自己高贵的血统,怎么能被一个东人亲额头。这在他的家乡是长辈对晚辈的做的动作。

      崔炎武掏出一把剔骨刀,在约瑟夫的脸上拍了拍。

      约瑟夫“cui”了一口唾沫骂道:“你这个下贱的东人,你认为我帝国的将军会怕你,你们的女人永远下贱,你们的男人永远站不起来,哈哈哈……”

      崔炎武没有生气反而笑的更大声:“哈哈哈…啊!西八哈哈哈…”

      两人对持笑了半天,约瑟夫看着这个红着眼睛,鼻涕口水都流出来的军士,顿时觉得有点恐怖。他突然意识到这是要他命的眼神。

      “你想干什么,你不能这样做,我是北夷帝国的将军,你不能杀了我”

      随后几人便被十几名军士押到后方刑场去。

      “no,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伟大的稣不会原谅你,你们不能这样做”

      “圣母玛利亚呀,快来救救您忠诚的信徒吧,看看他们要对您的信徒做什么!”

      声音越来越远,大街上已经有无数围观的百姓,有城中人,有流民,无一不用冷漠的眼神看着这一群北夷人押付刑场。

      誉王没有理会群臣的跪拜万岁,提着裤摆走到张子歌面前,拉着他的手。

      “子歌兄弟,孤知道你曾经也是太子,可否留下来做孤的万军之将,孤愿意将新罗十万大军讲给你。”

      张子歌看向誉王诚恳期待的眼神还是拒绝了他。

      “殿下。我们虽相识不久,可我却觉得你是一个可信赖的朋友,原谅我,我有更要紧的事要做,希望你能理解”

      誉王看着张子歌坚定的眼神不像有假:“唉,我相信你兄弟,只是孤杀了北夷的将军,万一那北夷派大军压镇,孤如何抵挡的住”

      张子歌摇头说道:“王爷多虑了,不管是北夷还是中夏如若取你新罗,早就取了。”

      “新罗夹在两国之间,又多山地,两国谁也不敢贸然取你新罗,如果有一方敢派武力镇压,另一方绝对不会坐视不管,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不会不懂,新罗只是他们的缓冲地。”

      誉王叹道:“这个道理本王也知道,可是如此新罗又要回到当初的贫困了,哥哥正是因为不愿看到帝国如此贫困才出此下策,”

      “王爷,政策从来没有对的,还需要王爷做了皇帝后,好好改革这个国家吧!”

      誉王坐在台阶上看着远处的惨叫苦笑道:“以前哥哥做皇帝时,我总是不满,认为政策大多数错误,现在我马上登基了才理解,如果不牺牲乡下人的利益保全城中的富贵,我们李氏早被踢出去了”

      “想起儿时,父皇母后因为贫困,省吃俭用,连请群臣吃饭,都要派太监向富贵人家借钱,有时还借不到,那里像皇族,父皇就是太清廉了把所有税收,都分给了底层百姓,殊不知分下去的钱财百姓能收到十分之一便已经幸福,可怜了我的母后啊,苦了一辈子,唉!”

      张子歌也想到自己母后经常缝补衣服,宫中虽不缺钱,可母后虽然贵为天下之母,还勤俭节约,心中更加气愤那天上仙人。

      “誉王,做个好君王!望君自勉,莫要心慈手软,我要出发了”

      张子歌体力已经恢复差不多,转身要走,他体内复仇的心一一刻也能等不了

      “子歌兄弟,等等!”

      誉王在后方紧跟其后,从怀中取出一沓大面积支票。

      每张上千,足有数十万。

      “这是孤得一片心意,莫要推辞,虽留不住兄弟,但孤怎能让救命恩人什么也没有”

      张子歌吐了吐舌头,抽出一张壹千两的支票。

      “现在城外饥民遍地,国家还未缓过来,你还是留着用在那些吃不饱饭的人身上吧!清姬我们走!”

      誉王看向逐渐远离的两人,又看了看形态各异的众臣。

      举出手中尚方宝剑大喊道:“送行!”

      数万将士,百官大臣齐声跪下。

      这一声“送行!”既为兄弟送行,也为哥哥送行,更为了一去不回的政策送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