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痴女强奸有害吗

      潘家宝听完后,无语的看着丁雨彤:“丁雨彤,你简直就是疯了,你有没有想过后果!还有,你给我实话实说,春雨的水杯里面,你是不是放了东西?我就算是头部受伤,也不会那么没有自制力!”

      “春雨的水杯里面放了东西是什么意思?那里面的水我也喝过,没有任何的异常!”丁雨彤也考虑过后果,有可能潘家宝会恨自己,但是,她不想承认自己没有做过的事!

      “这件事情我一定要调查清楚!另外,请你将这件事情对春雨保密!”潘家宝对于丁雨彤的印象一直都是乖巧内向,但是如果她蓄意设计他的话,他也不会无动于衷的。

      潘家宝说着,便迅速找到自己的衣服去洗手间穿上。接着,拿着夏春雨的水杯就离开了!

      宾馆的老板娘看到潘家宝从房间里出来后,关心的问:“先生,你的身体不要紧了吧?”

      潘家宝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有些尴尬的捂了捂脸:“不……不要紧了!”

      老板娘关切的过来拍了拍潘家宝的肩膀:“你不要紧的就好,今天早上你的女朋友快吓死了。还着急忙慌的问我要了清凉油、风油精,还有盐。”

      “她要那些东西干什么?”

      老板娘想了想说:“她好像说你可能中暑了,需要用那些东西做急救呢!我说要帮她搭把手,她说在学校学过,我也就没上去了!”

      潘家宝看了看手中夏春雨的水杯,接着问道:“她说我是中暑,而不是其它的原因吗?”

      “是啊!她下来问我要东西的时候也是热得脸都红了!今天天气不怎么热,甚至天还有些凉。你们来的时候又是早上,怎么能热成那个样子?”老板娘犯起了疑惑。

      潘家宝想起丁雨彤刚才也告诉他,她也喝过杯子里面的水,难道是他想错了?

      “哦!我……我们打算出去晨跑了,有些运动过量!老板娘,等她下来,你就告诉她先回学校吧,我还有事先走了!”潘家宝用力握紧手中的水杯,一脸阴沉的从宾馆出来了!

      “哎吆,脸色好可怕!”老板娘被潘家宝的神色吓得打了个寒战!

      潘家宝从宾馆出去之后,便拨通了夏春雨的电话,把她从学校里叫了出来!

      潘家宝给夏春雨打电话的时候,夏春雨正在图书馆学习,她抱着一沓学习资料从学校里面出来了:“警察叔叔,你找我有事?”

      潘家宝表情严肃的问道:“今天早上,这个水杯里面你放了什么东西,又打算给谁喝的?”

      夏春雨被潘家宝严肃的样子给吓了一跳,一头雾水的说:“我没放什么东西呀!我今天早上走的急,连水杯都忘了拿!”

      潘家宝呵斥道:“胡说,你这里面一定放了特别的东西,不许给我说谎!”

      潘家宝从来没有呵斥过夏春雨,今天这样大声的嚷她,让夏春雨非常的委屈:“我今天早上起床洗漱之后就去上班了,跟本就没碰过这个水杯!你干嘛对我这么凶啊!”

      潘家宝想到他已经犯下了不能弥补的错误,恼羞成怒的说道:“你今天不可能没碰这个水杯,这个水杯,今天出了非常严重的问题,你究竟明不明白!”

      夏春雨看着潘家宝因为气极,而变得有些扭曲的脸:“潘家宝!这个水杯的确是我的,我昨天也一直在用,什么问题都没出现。你说它今天就出事了,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潘家宝一时哑口无言,努力压下心头的怒火:“春雨,我知道你最近一直在给你们公司的总裁做装修房子的事。我很认真的对待我们之间的感情,我希望你也一样对待。不要试图用一些“下流”手段,获取“进豪门”的机会!”

      夏春雨万万没想到,她在潘家宝的心目当中是这样一个形象!

      她委屈的哭了起来:“潘家宝,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话说回来,今天早上我忘了带水杯,是雨彤要给我送的,结果我坐上车先走了。就让她帮忙拿回宿舍,这个杯子为什么跑到你那里去了?”

      潘家宝听夏春雨叙述的内容和丁雨彤说的一模一样,并且他遇到丁雨彤的地方,就是夏春雨平时坐公交车上班的公交站。看来他的确是错怪丁雨彤了!

      夏春雨没有做,丁雨彤也没有做,那么究竟是谁呢?

      潘家宝看夏春雨被自己气哭了,便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帮夏春雨抹去了眼泪:“春雨,我知道我刚才的情绪有些激动,但是事关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你再仔细回忆一下,今天除了你和雨彤之外,谁还动过这个杯子?”

      夏春雨想了想说道:“今天早上我起床就去洗漱了,洗漱回来的时候,我们宿舍的黄英娜拿着我这个杯子在看。还夸我这个杯子很特别,买的值什么的!平时,她可是连看都不愿看这种便宜杯子一眼的!”

      潘家宝瞬时警觉起来,接着问道:“黄英娜,就是那天和赖金海一起进警察局的黄英娜?”

      “是啊,就是她!说起来,这几天可能她家里又给了她很多钱,她花起钱来大手大脚,买了好多的东西!”夏春雨想到黄英娜买的堆了一床的东西都头疼!

      “所以是黄英娜是吗!”

      潘家宝暗自咬了咬牙!他总感觉这个黄英娜,不像夏春雨她们那么单纯!

      “你今天真的很反常,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潘家宝从来没在夏春雨面前这样子过,让夏春雨心中惴惴不安!

      “这个杯子,我先拿走了!有些事情我需要调查明白,你先回去,我以后会给你解释的!”潘家宝说完,拿着夏春雨的杯子沮丧的从大学门口离开了。

      夏春雨抱着资料站在大学门口,非常的失落!

      以前,潘家宝都是看着她进了校门才离开的,今天的他,真的和往常不一样!

      章屹药物研究所

      潘家宝开着车,拿着夏春雨的水杯来到了这里,将水杯放到了负责人桌上:“老同学,帮我个忙吧,我惹上麻烦了!帮我测一下这水杯里面,有没有什么药物成分!”

      “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么久不找我,一来找我,就给我活干!这次干完了活,总该跟我去喝杯酒了吧?”章屹往椅子后面一躺,抱着胳膊等着潘家宝的回答。

      潘家宝往章屹的办公桌上一坐,垂头丧气的说:“好啊,喝酒就喝酒,现在也只有酒才能化解我心中的郁闷了,赶紧先干活吧!”

      “好的,干活!跟我来吧!”章屹拿着夏春雨的水杯,带着潘家宝进了实验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