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菁菁校园>

      一听有胡喜媚在,微子几人面色微变,胡喜媚虽不如妲己这般恶毒,可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持宠而傲,不把文武百官放在眼里。

      胡喜媚不在,天子还能保持几分清醒,她在,天子只怕会受她影响。

      好在,自己几人为边关捷报一事而来,相信天子听了,一定龙颜大悦。

      三人想着心事,一步一个台阶,上了摘星楼。摘星楼是朝歌最高的一处建筑,气势恢宏,站在上面张望,可以一揽朝歌风景,只是三人却对这楼没什么好感。

      当年,天子便是在这里调戏黄飞虎的夫人贾氏,导致贾氏为夫尽节,黄娘娘也迭下楼摔死,这两件事发生,造成黄飞虎一家反出朝歌城,就此拉开商周大战的帷幕。

      “微臣拜见大王,拜见娘娘。”

      见到纣王,三人连忙行礼。

      纣王面无表情,瞥了一眼几人,问道:“你们几人不在内廷府当差,见孤王何事?”

      “这是邓九公派人快马加鞭送来的奏本,大王请看。”

      微子从袖口内拿出奏本,恭敬地奉上。纣王眉头一凝,命内侍取来,西岐是扎在他身上的一根刺,早就想拔之后快,可是这根刺扎的太深,不仅没拔掉,每次反而弄得满手鲜血淋漓,这让无比郁闷。

      “好,好,好!邓九公果然不负孤王所望,才去西岐两个多月,就取得如此成就,当赏!”

      纣王看完奏本,龙颜大悦,总算遏制住了西岐的猖獗气势,这下轮到姬发这黄口稚子头疼了。

      微子道:“大王,这些年姬周势大,不把朝廷放在眼里,明面上以商臣自居,暗地里却是行大逆不道之事,立国称号,厉兵秣马,扩张领土,野心昭然揭之,这场胜仗,当真狠狠挫了姬周的气焰。”

      纣王颔首道:“王兄所言不错,只可惜邓九公只是大破西岐,若是能一举攻破西岐,擒姬发和姜子牙这两个乱臣贼子来朝歌,那孤王可以高枕无忧了。”

      纣王这十几年虽然荒于国事,可到底是坐在君王这个位置多年,基本的政治眼光还是有了,对大商来说,东南两路诸侯只不过癣疥之疾,而西岐却能威胁殷商的统治,所以,朝廷不惜耗费国力,连番对西岐用兵。

      这些年,随着西岐势力快速崛起,往来朝歌的商贾也带来了西岐的富裕和文化,微子这才重视西岐,因为重视,他了解西岐的国力,不禁暗暗心惊。

      “大王,西岐兵多将广,经过姬家几代人努力,实力不容小觑。想灭掉西岐,只怕短时间难以办到。”

      张谦和飞廉暗暗点头,别说强大的西岐,就是北海袁福通,朝廷不也用了多载才彻底平息的。对付西岐,只能徐徐图之,操之过急,只能重蹈闻太师的覆辙。

      纣王道:“孤王也知,所以并未给邓九公下令期限。”

      “大王英明。”

      “王兄,邓九公这奏本之中对韩荣大力表彰,这韩荣前不久才提拔为军中副帅,想不到又立了大功,以你之见,该如何赏赐。”

      对于武勋出身的大臣,纣王还能记住大致的名字,这些人的祖父、父亲为大商立下了汗马功劳,可以说,比谁对大商都忠心。

      这些年,自己是屠戮了不少大臣,可基本都是文臣,对这些武将,纣王一直没有动手的意思。

      胡喜媚对这些国家大事不感兴趣,只要大商一日未亡,自己就多想一日的富贵,管这些杂事作甚。她撇撇嘴,上前向纣王行了一礼,娇声道:“大王有大事处理,臣妾先行告退了。”

      纣王笑道:“爱妃,等孤王处理完,就去陪你!”

      胡喜媚道了一声谢,便径自退下,路过张谦和飞廉时,看了他们一眼,两人顿时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虽然这个女子貌比天仙,可在他们心中,却是畏如蛇蝎。

      胡喜媚看到两人的表现,露出鄙夷之色,在宫女的簇拥下,缓缓下了摘星楼。

      见那女人走了,微子精神一震,提议道:“大王,邓九公此人的秉性,微臣还是知道的。他既然大力表彰韩荣,可见韩荣能力不在他之下。”

      纣王微微点头,沉吟道:“如此说来,若非邓九公征西,孤王还不知韩荣的才能。既然此人有才,又立有大功,更应嘉奖,便提拔他为元帅,与邓九公平级如何。”

      微子道:“大王英明。”

      天子虽然昏庸无道,可对这方面的大事倒是不缺乏魄力,如此做法,不禁让微子生出了几分希望。

      飞廉忽道:“大王,臣有一事要奏。”

      “卿请说。”

      纣王心情不错,目光柔和的看向飞廉,这让飞廉松了口气。

      “大王,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自朝廷与西岐交战以来,每任主帅所带兵马,固然不少,可是粮草只有半年之用。邓九公西征,在路上用了一个月,如今打仗又耗了两个月,臣担心大军粮草不多了。”

      纣王眉头一凝,不由把目光看向微子,对他来说,只要把伐岐主帅确定,其他事情都交给微子等人处理,所以并不知道大军携带了多少粮草辎重。

      微子赞许的看了飞廉一眼,此人一直闷不做声,发言却是切中要害,自己差点忘了,大军粮草不多了。

      “大王,中大夫所言不错,邓九公的粮朝怕只够两月之用了。”

      纣王颔首道:“粮草乃是大军命脉,不容有失,王兄,这事交给你去办,限你半月之内,筹集十五万石粮食送去西岐,以安军心。”

      “臣遵旨。”

      微子精神一振,只要大军粮草充足,邓九公就能放心跟西岐打持久战了。

      “好了,孤王有些乏了,你们先行告退吧。”

      大事一解决,纣王再也没兴趣跟几人商谈国事,对他来说,有这时间还不如陪美人快活。人生苦短,能快活一天是一天,免得带着遗憾入土。

      “大王,臣还有一事,邓九公打了胜仗,对朝廷来说,是一件举国欢庆的大事。臣恳求大王,将捷报张贴东西南北四门,以安民心。”

      微子的话刚落,被纣王一口回绝:“不必了,又不是灭了西岐,自孤王登基以来,朝廷打的胜仗还少么。一直未张贴捷报,如今怎能破例。”

      微子大失所望,张谦和飞廉也有些失望,他们知道天子的性子,并没有再劝,而是老老实实的退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