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站长统计网站

      清晨第一缕阳光带着慵懒撵走了星星与月亮,美滋滋地抚摸万物,给予他们温暖与新生,唤醒崭新的一天。

      翟瀚伟感觉到了温暖,手指一根一根的动了起来,双眸也逐渐睁开。

      浑身是伤,疼痛席卷全身,早已习惯成自然的常态,他本能地想去把手上插着的针管,或许动作太大惊动了就爬在床边睡觉的人。

      季颜芊芊睡眼朦胧而且腰酸背痛,本来神智还不太清晰可见到他要拔插管一时间整个人清醒了。

      “我的妈呀,祖宗,你醒来就作妖吗?”季颜芊芊强行把翟瀚伟倔强的小手塞回原来的位置。

      翟瀚伟愣愣地看着她,有点木讷:“你,守了我一夜?”

      季颜芊芊抹了一把脸,懒懒地应声:“是啊,你那渣爹不知道忙什么事业去了。”然后便听翟瀚伟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他的事业大部分都在床上。”

      听似轻描淡写往往都很扎心,季颜芊芊脸上略带歉意,“我不是那个意思。”翟瀚伟只是轻笑,他坐了起来眨了眨眼睛:“老师,我饿了。”

      “啊确实该吃饭了,我出去给你买饭,稍等。”季颜芊芊匆匆就要出去却和翟志文险些撞上。

      热腾腾的早饭有人给送了,但是季颜芊芊发现了一个很怪异的事,翟志文左手戴了手套。

      翟瀚伟也注意到了,于是他轻佻眉头,出其不意的和他握了一个手,然后父子对视静默。

      季颜芊芊干瞪眼不明缘由也不敢呼吸,莫名感觉关系似乎很紧张,好在翟瀚伟很快就松了手,嘴角带笑眼不带,他说:“爸,手套很好看和你很搭。”

      翟志文脸上也是笑:“我也这么觉得。”

      局外人季颜芊芊听得一头雾水然后就被招呼着一起吃饭,她也没推脱毕竟她还想问绑架的事,怎么能就那么姑息了幕后的人?这不是等同于养虎为患么!

      终于等到了翟志文离开,季颜芊芊犹豫地开口:“那个,翟瀚伟,我想问一下,打你们的是什么人?因为什么啊?我听警察说你爸他不追究了。”

      翟瀚伟蹙了一下眉很快就释然,他慵懒地依在病床上,漫不经心地解释:“他肯定不能追究,因为要杀他灭口的是他前妻,他们那点事反正乱七八糟的,纠缠十多年了,老师,这个事你就不要管了,我爸不追究肯定解决好了。”

      这事季颜芊芊确实也没多大权利管,只是她有个困惑:“你爸的前妻不就是你妈吗?你妈找人杀你爸,那她就没告诉那些人你是她儿子吗?那些人差点就把你打死了!”

      她言语有点激动,而翟瀚伟却过于平淡,只是嘲讽了一句:“我五岁就没妈了。”

      不管翟志文多么渣,生活多么混乱,心情不好还会拿他出气,从小到大没给过他什么正面教育,也没给过他幸福的童年,但是他有危险,他会以命相拼地去救他,不为别的,就为他在最难的时候也没有想过把他如垃圾一样丢弃。

      他不怕穷,不怕挨饿也不怕挨打,但是他真的很怕被抛弃……

      那年那夜那雨那个逐渐远去的背影历久弥新。

      翟瀚伟回忆着过去,季颜芊芊望着他,她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更无法感同身受,此刻她只想给他一个依靠。

      缓缓将手搭在他手上,季颜芊芊露出她觉得最甜的笑容,她说:“但是,十八岁的你有我啊。”

      过去的回忆在脑海里消失渐渐叠合成女孩的笑容,翟瀚伟情不自禁地跟着笑了,只是这话似乎有点怪?

      翟瀚伟微微歪了一下头:“老师,你的意思是想做我妈?”

      她刚刚的话似乎是这个意思,季颜芊芊笑容僵硬,她说得是认真的结果他却以为她在跟他讲笑话?

      “我做你爹得了。”季颜芊芊的小心情全被他搞乱了,收拾收拾她要回学校了。

      见她要走,翟瀚伟也想跟她走,小朋友又要拔插管,季颜芊芊也是服了,拦着他:“我回学校那是我有课,你有伤,你回什么学校,你养伤!”

      “我好了。”翟瀚伟一本正经地露出自己健壮的肌肉,“我真没事,就这点伤没必要住医院,这医院都是消毒水味难闻死了。”

      “你快消停会儿吧!”季颜芊芊看着已经打算穿鞋的人,真是头疼,更头疼的是,她没拦住!就像她眼睁睁地看着她五岁的大侄子把她正在玩联盟的弟弟的电脑按了关机。

      熊孩子就是欠踹,季颜芊芊有那么一刻真想踹翟瀚伟一脚。

      就这样翟瀚伟坐上了季颜芊芊的车。

      芊芊开车很慢的,不比逛街快多少,因为她驾照考下来以后就开过两次,实在是不敢,幸好这是翟瀚伟的车后面贴了新手俩字。

      看着路边的摩托车一个个超过他们的车,翟瀚伟笑了起来,“老师,你这样我们到学校的时候就天黑了。”

      听得出这家伙在嘲笑自己,季颜芊芊哼了一声:“要速度与激情还是要命?”

      翟瀚伟回:“要你。”

      季颜芊芊:“……”

      这么聊天就没得聊了,小朋友可能需要换一个脑袋整顿一下他的思想,季颜芊芊无语地按了一声喇叭,前面的车主吓一激灵。

      之后的旅途就很安静,一直到途径热闹的小摊,翟瀚伟说:“老师,我想吃糖葫芦。”

      季颜芊芊就给他靠边停车,然后就听他说:“老师手机摔碎了,你给我买呗,照顾一下伤残人士。”

      这个时候就是伤残人士了,咱芊芊瞥了一眼他然后就给他跑腿去买了。

      翟瀚伟接过红通通的糖葫芦,从衣兜里翻出仅有的一枚硬币递给季颜芊芊。

      刚刚系好安全带的人看着一块钱不明所以:“干嘛?那糖葫芦两块钱。”

      “我知道。”翟瀚伟把硬币强行塞给季颜芊芊,然后说:“老师你还记得吗?你哪里还有我一千块钱,一根糖葫芦两块钱,我再给你一块钱,你还差我一个九九九。”

      “……”小朋友挺会算账,季颜芊芊抿了抿唇,她这小心情多多少少有点复杂,启动车子后她说:“糖葫芦,老师,请你的。”

      这么说,翟瀚伟就不乐意听了,本来是买糖葫芦送季颜芊芊吃的,这下自己生闷气直接给吃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