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猫观众版:hqel.vip(复制粘贴浏览器下载)

      偌家私房里,恭姬所在的包间中摆满了酒菜糕点,这是事后那个服务生差人送上来的。

      “偌轩,你可真豪气,这一桌估计得有百八十万吧!吃不完能打包吗?”恭姬毫不客气的问道。

      偌轩笑道:“就是些吃食,一会重新做一份给你带回去就是了!”

      有偌轩这句话,恭姬可是笑得很不要脸。

      “对了,话说你这三年都去哪了?为什么不回学校啊!”偌轩问。

      “哎!别提了!”恭姬吃着回味无穷的粥品十口鲜,含糊得说到:“之前本来要回学校的,谁知路过抚春城拜访老友,然后碰上了青岩社的人,根本打不过,完了被芝乐轩那帮疯婆娘救了........”

      恭姬简浅一该的把自己三年的经过讲述了一遍,还有他之后和明珠跑单子的事情,当然,关于雷系能力的事恭姬没说....

      本以为,偌轩听后会笑得前仰后合,怎知他一副羡慕不已的模样!两眼放光得追问着恭姬

      “然后呢!然后呢!”

      恭姬咽了口粥,道:“然后就在这吃早餐了!”

      偌轩一愣,但接着就说到:

      “真羡慕你,天赋这么好,我也好想和你一样到处冒险,修炼,变强!”

      听到这,恭姬抬头看着他,想想,人家家财万贯,如果带着他,以后岂不是不愁吃的了?再想想这三年来,资金有限,连猪肘子都不舍得多吃......

      恭姬灵机一动,随后放下碗筷,一本正经的问到:“我问你,你是谁?”

      偌轩一愣,不明所以,道了句:“偌轩啊....”

      “错!”恭姬激动的拍案而起,喝到:“你是渴望修炼,渴望冒险,渴望变强的偌轩!”

      “有什么区别吗?”偌轩弱弱的问了句

      “你不能让别人来告诉你,你是谁!因为只有你自己才知道你是谁!叫什么名字!想要的是什么!”

      偌轩被恭姬这情绪上的突变吓了一跳,一时半会儿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见偌轩没说话,恭姬接着一本正经地忽悠:“人,逃不过岁月的限制!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亡,一个人最大的成功并不是你家财万贯,美女左拥右抱,而是在你闭眼的那一刻可以发自内心的说上一句‘这辈子值了!!!!’所以,不要你怎么想,要得是你怎么做!你不该待在这个宁你厌倦的地方,如果你想像我一样,想在你寿终正寝那一天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那么你就跟我走!我带你看看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大!!”

      恭姬不亏是熟度二字戏法的人,骗字的内容吸收的一点不剩。

      想不到恭姬这番话渐渐让偌轩热血沸腾,原本认命的内心激荡其巨浪,曾经的梦想再次在心中绽放光芒。

      “你说的对啊!我的人生,凭什么要做那些我不喜欢的事!老子不干了,这破饭店谁爱干谁干去!我们这就走!”

      恭姬见偌轩变得激动无比,比自己还着急走呢。

      “别着急啊,记得照这阵仗打包一份啊....”

      然而没等恭姬说完,偌轩便拽着恭姬往门外走去,口中还说着

      “打包什么呀,整个王城我家的饭店好几百家呢,以后有的是机会!”

      ......

      此时,城中一间别致的旅馆房间内,床榻温柔的承托着娇俏人儿,美眸缓缓睁开,玉手轻抚阳光,慢慢将被子掀开,轻薄睡衣勾勒着诱人的身材....迈下床铺走进窗前,透过窗,看了一眼今天的阳光,似乎想起了什么。

      这曼妙的美人正是明珠,跟恭姬出来的这些年,每天都是恭姬早早起床,准备早饭,然后将明珠叫醒,两人才继续赶路...然而今日明珠却是睡到了自然醒,这意味着什么不难猜。

      “恭姬这家伙跑哪去了....”

      此时正值气候闷热的七月,明珠就想先洗个澡再说。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敏锐的明珠瞬间察觉,感觉这是朝着自己房间而来,是恭姬吗?

      “咚咚咚...”

      “明珠!是我!”

      门外果然传来了恭姬的声音。

      门开,出现在明珠眼中的却是两个人,除了手上拿着早点的恭姬之外,另一个自然是偌轩了。想不到,偌轩竟就这么堂而皇之地从偌家私房跑了出来。

      “这位是?”明珠看着偌轩,问到。

      半小时后,在明珠房间里,恭姬将早上发生的事情简述了一番,当然,他在偌家私房大鱼大肉却让明珠白粥配油条的事自然不会透露。

      明珠摇摇头,自是有些佩服也有些无语地说到:“你可真行,把人大少爷诱拐出门。”

      “不仅诱拐,我还打算带着他跟我们一起继续把清单收集完!”恭姬说到。

      偌轩也接着恳求到:“对啊明珠姐!我虽然不像恭姬那么厉害,但是我神迹储量大,带上我!一定用得上!”

      恭姬知道,自己这个要求似乎有些无理取闹,但是仔细想想,让偌轩跟着也无妨,一来偌轩有钱,而且根据以往的经验,这最后三样东西最起码还得折腾他们几个月,其次,他们此行目的是要炼制一件装备,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也不知道重不重要,秘不秘密,但就凭偌轩的本事,大不了事成之后来一个落井下石....说白了,偌轩就像个能白嫖的钱包,不带着可惜了,就是不知道明珠想不想的明白。

      正当场面突然安静,恭姬和偌轩瞪圆了眼睛看着明珠时,她开口了。

      “随便啊!想带上就带上呗!”

      不知是明白了恭姬的心思还是本来就无所谓,明珠的话语轻描淡写,这倒是让恭姬和偌轩一愣。

      镜头一转,三人走在望月塔的街道上,此时已是午后,他们没忘记昨日答应冷闫的事情。

      冷闫手上有妗晶冷铁,而且似乎是大叔安排的,但不管怎样,行动难度是减轻了,否则亲自前去深海,无疑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准备。所以,对于冷闫的事情,明珠和恭姬都表现得很积极。

      “哎!偌轩,你知道,你们望月塔中,有人借着支付卡漏洞四处行骗的事情吗?”恭姬闲来无事,想多了解一些情况,便朝偌轩问到。

      “是有这么回事,不过他们很少对望月塔中上层阶级下手,一般都是打着兑换现金的名头挑些外来客下手,你们不会也被骗了吧?”偌轩回答。

      恭姬随之看了眼另一旁的明珠。

      明珠察觉后,小脸悄悄泛起红晕,却是里面怒斥道:“事情还没查明!你凭什么确定我们就是被骗了!”

      “死鸭子嘴硬.....”恭姬低声吐槽一句。

      哪想明珠听见后,如火上浇油,急得就要动手了。

      就在两人扭打起来时,偌轩突然插了一句:“如果想要打听情报,我知道有个地方很合适!”

      话落,一个小时后。

      三人横跨整个望月塔来到了望月塔西南角的城区,这里的房屋建筑与城中心天差地别,没有高楼没有大厦,有的只有些粗糙的平房,道路的建设也并不是很完善,若不是路边也建造了水精灵,估计让人以为此地已离开了望月塔。

      每座城池都有着明显的贫富差距,说白了也就是有本事和没本事的差距,有本事的人想要更多的财富就会压榨没本事的人,因此贫富差距就越来越大,另一方面就是东昼的律法是禁止发生恶性事件,加上东昼高层长期关注前线,后方松懈,上层的人可以随意的操纵律法,而下层的人只得憋屈的忍受,否则早就暴动了。

      路两旁,不少的居民毫无形象地瘫坐在路边无所事事,有的半大点的孩子厮混一起,一根香烟一人一口地刮分着。

      恭姬见过穷人,小镇上的,村子里的,但他们都是勤勤恳恳,自给自足,而如今这般景象,让恭姬深恶痛绝。

      “他们这个样子,也不能全怪他们....”偌轩突然开口:“王城制定的律法虽然全面地改善了我们的生活,但是因为后期的管理松懈,这才让律法变成了富人们借刀杀人的工具。官员受贿,伙同富人,即便他们想要努力,也是无济于事的。”

      明珠听后,似乎并没有动容,道:“他们一个个有手有脚,却像条没有梦想的咸鱼,就算在外面耕田种地不也比现在快活,我看啊,他们就是不想努力!”

      恭姬本也想发言,但是身旁两人似乎说的都在理,也找不到其他的立场。

      而在他们三人无法察觉的阴影中,一个黑袍男人静悄悄地注视着他们,似乎在等待这什么,似乎在期待什么。

      届时,身后一个人影全速奔跑向聊天的三人,速度并不快,这三人还都是能够进入王城能力者学校的强大能力者,就算是偌轩也立马察觉到了身后有人靠近。

      恭姬脑海中一个激灵,那人似乎是奔着自己的腰包来的,随之在其临近的那一刹那,侧身一闪,左手犹如虎钳猛地探出,紧紧扣在这不速之客的右手腕上。

      随之提起在身前。

      这不速之客,似乎没反应过来,就被恭姬轻若无物地一手拎起,悬挂在空中。

      三人定睛一看,竟是个浑身脏兮兮的孩童,不足恭姬下身高度,甚至还未到神迹凝聚的年纪。

      “是个孩子!手还不干净!”明珠厌恶的说到。

      等到那孩童反应过来时,立马抱着恭姬粗壮的胳膊就是一口咬去,这恐怕是他唯一的反击手段了。

      然而,曾久经强者锤炼的恭姬自身筋骨超越常人,体肤也是粗糙耐打,犹如牛皮,手臂肌肉暴起,高密度的肌体怎是个乳臭未干的孩童咬得动的。

      待那孩童折腾半天后,偌轩有些看不下去了,劝说恭姬道:“算了吧,他可能是饿坏了,我们给他写吃食就放他走吧!”

      随即,远处一个稍大些的男生见此立马冲了过来,跑至恭姬跟前。

      没等恭姬明白其来意,就见那男生“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哀求道:“大人大人!求求你放过我弟弟吧!他只是想帮我一起筹钱给母亲看病,求求您大人大量,饶了他吧!”

      看到这一幕,恭姬心中感触颇深。

      一旁劝说恭姬的偌轩,另一旁冷哼一声的明珠。

      恭姬回想起当初跪在大叔面前,大叔所说的话.....

      “男儿膝下,竟不如土粪吗.....”恭姬心中莫名的难受。

      随即左手渐渐松懈。

      孩童一跃而下,就想转身离开,但明珠却叫住了他们,道:“喂!小鬼!你们知不知道关于利用支付卡漏洞四下行骗的事!?”

      男生听后,顿时如同受惊的兔子,一声不吭,带着弟弟转身就逃。

      看这表情,明珠瞬间明白了,他们一定知道什么,二话不说,神迹催动,兄弟两身前窜出一排竹子,犹如墙壁般坚硬。

      兄弟两没刹住车,一头撞了过去,接着吃痛地坐到地上。

      恭姬先行上前,他知道,此行目的是妗晶冷铁,能够探知关于支付卡诈骗案的消息,他也不想错过。

      恭姬半蹲在男生跟前,从腰包中摸出五枚银币,这五枚银币在城中心算不上上么,但在这贫民区,在这个以铜币为主要计量单位的地方,这个数目已是天价

      “我们没有恶意,只要你告诉我想知道的事情,你们就能拿着这些钱去给你们母亲看病....”

      男生见到这五枚银币,很是心动,这些钱,购买足够的药材已是绰绰有余。

      可就是转念间,男生目光中的渴望顿时消散,立马嚷嚷道:“你们是裁决使吧!湘择哥哥是好人,我不会让你们去找他的!”

      男生的语气突然变得坚定,也没有了任何恐惧的情绪.....

      东昼王城的制度中,没座城依旧沿袭着他们自己的领主,而一统他们的日升城,这会在没座城中设立司法机构,用来监督各个城主,也用来关注各个城池,司法机构中由两部分组成,负责审理案件,审判罪人的审判司,负责执行审判司的判决的裁决司。

      想来东昼也关注这支付卡诈骗事件有些时日了,裁决司也不止一次派出人来,所以男生就误以为,恭姬他们是裁决使。

      恭姬有些诧异,一个诈骗犯居然被人袒护,冥冥中感觉此事有些蹊跷,但是无论如何,先找到那个湘择再说。

      看着男生那不屈的眼神,再看看那骨瘦如材,但却依旧将年幼的弟弟拦在背后的臂膀,恭姬长叹一声,将手中的五枚银币交到了男生手中,随后擦肩而过。

      恭姬当然有办法问出自己想知道的东西,但是他并不像难为这对兄弟。

      身后的偌轩和明珠将此幕看在眼里,动身跟上了远去的恭姬。

      若不是为了冷闫手中的妗晶冷铁,恭姬根本不想追究支付卡诈骗的事,方才看着站在弟弟身前的男生,恭姬饶有兴致地回忆着不敢回忆的记忆。

      那个默默无闻的莫吉托村,一切都是那么平淡,那时也有个人,能够站在自己前面,遮风挡雨......

      想起自己后背,那早就淡化的伤疤,恭姬陷入迷茫,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原本坚定无比的心念瞬间松散,他曾经的动力就是变强,为哥哥报仇,但就在王城能力者学校选拔期间,恭姬见识过东昼王城的现状后,在莫老师的幻境中,恭姬认识到,加入前线,与斯托尼亚人抗争,让东昼从此平静和谐才应该是自己的目标。

      说到底,恭姬不过是个未经风雨的十五六岁少年,或许一切都还早吧...

      “想啥呢!?”

      耳旁突然传来偌轩的声音,惊醒了恭姬。

      “没什么。”

      另一旁,明珠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见恭姬回过神来,这才道:“我们这样瞎找根本不是办法,那个湘择在这里似乎有些名气,不如找些人问问。”

      恭姬白眼一翻,还以为明珠想出了什么好办法呢!

      “我们刚才不是问了吗,听那孩子的语气,湘择在这里跟英雄一样,随便就能打听到的话,刚才那孩子也不会这么坚定。”

      讨论到这,三人的思绪视乎立马有了进展。

      偌轩上前道:“对啊!那湘择竟然被这里的人敬为英雄,那我们可以打着志同道合的名义去打听.....”

      偌轩的话也正是恭姬想说的,两人一拍即合,扭头看向明珠的位置,想问问她的意思,但却惊讶的发现,身旁的明珠早已不知所踪。

      且看右前方不远处的巷口中,一声闷哼声传出伴随着还有手打牛肉丸制作过程中敲打肉排的声音。

      两人一惊,感觉不妙,立马跑过去一看究竟。

      然而刚到巷子口,就见明珠一手拖着瘫软在地青年,一手掸去身上的灰尘,朝后看去,是满地的哀鸣,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看样子像是些地痞流氓。

      “两个大男人,磨磨唧唧地!找些痞子,大刑伺候,害怕问不出消息吗?”

      明珠霸气地说到。

      恭姬闻声,陷入无声的尴尬。

      半小时后,被打得哭爹喊娘的地痞委屈地将三人带到了一个院子门口。

      这个院子不大,也不知道名字,院子里的房屋都是木头搭建,呈环形坐落在院中。房檐,梁柱,有着不少发霉的地方,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楼房有两层,院内因为环形建筑而不被阳关照射,因而凉爽舒适,大热天的这里倒是个好地方。

      但不知为何,这个院子很是安静,鸡不鸣,狗不吠,四周一楼,二楼的门窗都紧闭着。

      待得三人到达目的地,那个地痞哀鸣道:“三位爷爷,湘择就住在这里...”

      说完扭头就跑了出去,一刻也不愿多留。

      明珠相信了那地痞的话,于是没有阻拦,偌轩就是个配角,也没多吱声,而恭姬,自走进这个院子就感觉不对劲了。

      方才扭头逃离的地痞一出院门,就将那大铁门重重地拉上,铁门闭合的脆响响彻整个院落。

      再听见“卡啦”一声,院子大门被锁上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