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香蕉线电影院

      从那天之后,巴石每天吃完后,就去找那个小女孩,除非下大雨出不了门,否则他一定会去陪她坐在那看风景。

      并且巴石还会带一些东西去找她,刚开始女孩并不吃巴石带的东西,但是明显的,这女孩子家里吃的并不是很好,所以对于巴石带过来的肉食,每次都会暗暗吞口水。

      这个时候,巴石就会把东西掰成两半,自己先吃两口,再把另一半,递给女孩。

      有了前些日子的熟悉,两人或多或少地说过几句话,确认了东西没有问题,小姑娘还是没能抵住食物的诱惑。

      接过巴石递来的另一半肉食,小女孩轻轻撕下一些肉条,放进嘴里,她的眼睛微微眯起,活脱脱一个吃到美味的小猫咪。

      老头说他是这里最大的地主,村子里的地绝大部分都是他的,所以吃喝不愁。

      虽然那天吃完鱼汤之后的事情,巴石已经记不得了,但是他知道,这个老头绝对不是普通人。

      所以巴石也不跟他客气,除了偶尔跟老头一起去海边钓鱼,其他时候,都是吃喝玩乐,老头就让巴石喊自己老头,一点也不介意。

      看着小女孩跟着自己吃了一段时间,本来消瘦的小脸蛋,开始变得圆嘟嘟的,巴石咧嘴啧啧有声,自己这是把一个未来的大美人,给养成小胖子了。

      小女孩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脸上没有了见到美食的开心,反而皱着眉头,对巴石说道:“圣锤,你说我是不是变得不好看了,要变成胖妞了。”

      巴石自从发现自己这个少年身子天赋异禀后,就给自己取了个号:圣锤。

      所以他就这么自我介绍了:我叫巴石,号圣锤,随你怎么喊我都行。而最终就是小女孩一直喊他圣锤。

      巴石暗想,难道女人喜欢瘦是刻在基因里面的?没想到到了另一个世界了,都有这样的想法。

      他顿了顿说道:“不会的,这样,今天晚上我回去准备一下,从明天开始,我们一起玩游戏,保证你很快就会瘦下来。”

      巴石趁机捏了捏小姑娘已经圆润的脸庞,这才笑嘻嘻地跑了,不跑不行,这小姑娘很不喜欢这样的动作,她觉得这是对待小孩子的手段。

      第二天,巴石就要带着小姑娘,去昨天准备好的东西那里了。

      见面后,巴石说道:“走,哥带你去跳皮筋。”

      小女孩一脸的呆萌,圆润的脸庞一脸的疑问,说道:“什么是跳皮筋啊?”

      巴石拉着她的小手,说道:“很简单的,你肯定一学就会。”

      到了村子里面大树林附近,这里有不少十几米高的大树,这些大树都有人腰粗细,大概四米远的两棵大树中间,正有两根皮筋连着,皮筋的高度大概是离地十几厘米。

      两棵大树中间的地方,已经被巴石用铁锹铲干净了,地面也用大木槌夯实过,确保不会在跳皮筋的时候崴脚。

      巴石开始讲解:“跳皮筋有挑、勾、踩、跨、摆、碰、绕、掏、压、踢等,就像这样。”

      巴石一边讲,一边跳,不要问巴石为什么会跳皮筋,孤儿院长大的,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所有能玩的,他都会玩,而且他还玩的很好。

      果然,这是一个适合女孩子的运动,小女孩学得很认真,而且学得非常快,只是两遍,就已经把基本动作学会了。

      “还有个口诀,小皮球架脚踢,马兰花开二十一,马兰花开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四五六,四五七,四八四九五十一,五五六,五五七,五八五九六十一,六五六,六五七,六八六九七十一,七五六,七五七,七八七九八十一,八五六,八五七,八八八九九十一,九五六,九五七,九八九九一百一!”

      然后就是这些动作的排列组合,皮筋高度不断地提高,到最后,巴石已经跳不过她了,没错,巴石水平已经教不了对方了,他只能跟着跳几圈,其他就只能坐在一边喊666。

      当巴石跟小女孩跳了三天皮筋后,晚上正在冲凉的巴石,听到老头轻咦一声。

      然后巴石就被老头一把放倒在地。

      “老头,你干嘛?”巴石顿时大感不妙,双手一前一后捂住。

      “你修炼了?”老头疑惑的摸了摸巴石的胸口。

      “什么修炼?”巴石也是一脸的懵逼。

      过了几分钟,老头才疑惑道:“这气机有点意思,你这些天干嘛了?”

      “没干嘛啊,就跟往常一样,在村子里面转转。”看老头没有其他动作,巴石也安心了一点。

      “明天我跟着你转。”老头毫不犹豫地说道,说完就再次走出了院子。

      巴石气得跺跺脚,起来继续洗澡。

      第二天,天气不错,巴石继续跟小女孩跳皮筋,老头则是在远处望着这里。

      随着跳皮筋时间越长,两个人的动作也越来越有难度,巴石虽然也在进步,但是相比小女孩,他就太菜了。

      老头眼睛前面有着丝丝光芒闪动,看得越久,他嘴角的笑意就越明显。

      等到巴石回到老头家里时,老头语气奇怪,但是异常肯定地说道:“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巴石浑身汗毛炸起,他不想暴露这个秘密,哪怕老头是他的救命恩人。

      老头摆摆手,说道:“你不用紧张,要是我对你有恶意,你在海上就没了,只是你跟那小丫头跳皮筋的时候,就像我们修炼的时候产生了类似的效果,而且效果非常的好,所以我判断出,你是其他世界的人。”

      巴石疑惑道:“为什么会这样?”

      他很想说:你?在逗我?!跳皮筋修炼?

      老头明显知道巴石的想法,说道:“这是来自天地的馈赠,每一个有益的创造出现在世界上,都会有馈赠,但是只有其他世界的人,才会出现你这样的状况,因为这样可以提升你的能力,让你有自保的能力,以便拿出更多有益的东西,来促进我们这个世界的发展。”

      巴石急忙问道:“那我岂不是很容易被人发现,然后击杀了?”

      老头突然自信地说道:“放心吧,这片大陆上,应该没有其他人能发现你的异状了,只要你自己不说,别人也很难发现的,不过你最好找信得过的人,跟他们一起做这些事情,这样他们能力提升,应该也不会对你怎么样。”

      巴石这才松了口气,说道:“没错,我是其他世界的人,来自地球上一个美丽的国家,只是突然受歹人迫害,被扔进了大海,不知道为何,我就到了这里,其实我已经是30岁的人了,而现在却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老头笑了笑,说道:“这一点我能感觉到,你的灵魂力量,远比别人强大得多,行了,你还有什么好玩的,拿出来跟我试试。”

      巴石想了一会,地球上的东西太多了,他也不确定这里又没有,说道:“我们那有一种很有意思的娱乐活动,叫象棋,棋子有三十二枚,红黑各半。两人对弈,红方以帅统仕、相及俥、傌、炮各二,兵五;黑方以将统士、象及车、马、炮各二,卒五。弈时双方轮流行棋,以“将死“或“困毙“对方将(帅)为胜。

      棋子活动的场所,叫作“棋盘“。在长方形的平面上,绘有九条平行的竖线和十条平行的横线相交组成,共有九十个交叉点。

      棋子就摆在交叉点上。中间部分,也就是棋盘的第五,第六两横线之间末画竖线的空白地带称为“河界“,上写有“楚河“、“汉界“。

      两端的中间,也就是两端第四条到第六条竖线之间的正方形部位,以斜交叉线构成“米“字方格的地方,叫作“九宫“(它恰好有九个交叉点),象征着中军帐。”

      等巴石讲完,老头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块白色玉石,随着他的手上冒出丝丝黑色光线,玉石先是形成一大块长方形平板,平板上出现了纹路,正是棋盘上的格子,刚刚掉落的玉石,全都变成一个个小圆块,上面分别出现了两边棋子的字迹。

      巴石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后,动手把棋子都摆好,就说道:“开局时红先,对局中的主动者,马走日字,象飞田,车走直路,炮翻山。士走斜路护将边,小卒一去不复返。大概就是这样了,我们先试一局。”

      作为曾经小学象棋第三名的高手,巴石决定要给这老头一点颜色看看,昨天他可是把自己给吓到了,这样的情况,不报仇发泄一下,巴石觉得自己咽不下这口气,没错,巴石是个小心眼的人。

      然而现实就是如此的魔幻,巴石刚开始还能借着一些记着的棋谱,处处占优,不过当老头真正熟悉了所有东西后,巴石就变得处处被动了,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就这样被一步步蚕食了优势,最终巴石被老头吃的只剩下一个帅。

      没错,巴石拿着先手,欺负一个第一次下棋的老头,然后~~输了……

      巴石不信邪,又跟老头下了几局,一局比一局输得快,最终巴石把棋子往棋盘上一丢,道:“不下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某一天,小女孩跟她母亲被一队马车接走了,来的人都是盔甲在身,武器装备都很齐备,让巴石感觉有种到了暴风城外,看到列阵骑士的感觉。

      小女孩哭着说:“圣锤,你记得要来娶我啊!”

      巴石在一边,对着车队摆手喊道:“放心,我肯定去娶你。”

      老头出现在巴石背后,啧啧有声:“你不害臊,忽悠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还我肯定去娶你,啧啧。”

      “这怎么能叫忽悠,我们这叫定娃娃亲。”巴石非常不要脸,这个小姑娘实在是完美,从小懂事,学东西又快,对自己又这么崇拜。

      “行吧,你要不要去上学?”老头也并没有太过纠结,转头问道。

      “不去,我可是读了十二年寒窗的人,肯定比你们这个世界的人,学识要广博的多,不过可以拿些你们这个世界的书给我看看,让我多了解了解风土人情。”巴石想了想说道,该了解的还是要了解的,否则哪天不小心犯了什么大罪,自己都不知道,那是太尴尬了。

      “恩,没问题,明天就给你,除了象棋、围棋、放风筝、陀螺,还有没有其他好玩的?”老头图穷匕见。

      “额,暂时没有,你先等我好好想想,我当时都已经生活艰难了,会玩的实在比较少。”巴石无语道,人说老小孩,这老头也不知道具体多少岁了,反正没事干的时候,就喜欢让巴石弄些新东西给他玩。

      象棋、围棋教完之后,巴石就下不过他了,这老头就自己跟自己下,下得有滋有味,之后的放风筝跟陀螺,巴石发现,这老头太变态了,哪怕不用特殊能力,也能玩的贼溜,还不如象棋跟围棋让老头更喜欢。

      之后五子棋这种玩法,巴石也拿出来了,还有暗棋的玩法,这种玩法,巴石倒是偶尔凭借能(运)力(气)赢了对方。

      之后巴石又把扑克牌弄了出来,老头玩了许多种类的玩法,跑得快、炸金花、抓乌龟等等,因为没有其他人,所以斗地主什么的,也就没有教。

      …………

      巴石十八岁的生日那天,这是老头给他摸骨,确认的年龄,至于日期,就是用的这个大陆的日期,6月6日。

      老头找到他,说道:“当年你吃了我的闇炎炎蚣豚,这些年,你的身体一直是我在帮你压制着,不过这对你并不是什么好事,有些东西还是得发泄出来,今天你跟我去一趟。”

      巴石:?

      巴石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老头揪着,直接往外走去,巴石只感觉眼前一花,就到了一间花楼前面,一股子很重的烟粉气息扑鼻而来。

      老头十分熟悉地走了进去,一个老妈子,化妆几乎变成了面粉抹脸的感觉,抖着一身的肥肉,扭动身子,一脸的笑意的迎过来,用一种奇怪的声调说道:“大老爷,您来了,今天咱们春怡楼可是就给您包下了,姑娘们全部在楼上等着呢。”

      “恩,行,小子去吧。”老头对着巴石说道。

      巴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随着老头在他身上拍了一把,巴石就感觉当年那种快煮熟的感觉又来了,眼睛几乎通红,气喘如牛,仅有的理智,让巴石感觉自己鼻子里面喷出的似乎是火。

      随着老妈子带着老头走开,巴石就被远处一个挥着红手帕的姑娘给带走了。

      巴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人也回到了老头的院子里,眼皮很重,废了好大力气,才睁开眼,巴石记得的东西不多。

      但是老头知道,春怡楼多了一个传说,一个小青年,把春怡楼众多姑娘,给直接挑翻了,没错,一个人挑翻了整个春怡楼。

      “醒了?去洗个澡吧,从明天开始,我教你一套功法,你这身子太虚了。”老头的声音从院子外传来。

      巴石看了看自己身上,歪歪斜斜地穿着昨天的衣服,身上还有一股子呛鼻子的味道。

      皱眉沉思了一下,发现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巴石就脱衣服洗澡了,洗澡的时候,发现身上隐隐作痛,火.辣辣的,这一刻,巴石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

      不过任他如何问,老头就是不说,巴石心里隐隐有猜测,但是上辈子一个纯种单身狗,愣是没有过经历,所以他只能暗暗猜测。

      当巴石学会老头教的太乙禁功后,老头又教了他一套简单的剑法,名叫虚虹剑法,算是有了自保的能力。

      这一天,老头找到巴石,说道:“巴石,我得走了,这十年,你应该已经习惯了我们这里的生活,神位大陆想要离开,只有传说中点燃神位之火的那位才行,或者等他点燃火焰之后,得到他的允许才可以,但是我劝你,最好在有真正的自保实力之后,才去尝试,否则你可能会有大危险。”

      “老头,你要去哪?”巴石语气中有着不舍,十年了,中途他试过离开这里,但是神位大陆很大,他根本没有实力离开。

      老头供他吃,供他住,教他修炼,简直是活脱脱的金手指,可是这金手指居然要离他而去了。

      “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我这有一条惊情艳燕鱼,你拿去献给依郡的掌权者,可以让你做个百骑长,这辈子基本吃喝不愁了,而我这里的农田,也都交给你了,以后我不在这里,没人给你压制体内的热毒,你自己看着办就行。”老头如同料理后事般的说道。

      巴石慌了,说道:“你不会是要去冒险吧?”

      老头笑道:“放心,只是一些小事,不过需要的时间比较久,我得走了。”

      老头就这么走了。

      巴石沉寂了一天,最终拿着那条惊情艳燕鱼,去换了个百骑长的职位,至于他之后过着什么样的日子,从传闻中,就可以知道了。

      每个月都要去花楼的百骑长,到处结交三教九流的人,遇到其他贵族骑士欺负普通人,上去就打,仗着有大人物赐下的福利,只要不打死人,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因此得罪了太多的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