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她直播下载安装二维码

      “江尘,那边的彩灯好漂亮啊。”

      一个淡蓝衣装,淡粉头饰的女子挽着江尘的手臂,指着不远处的灯市说道。

      “那是自然,灯市在青北了是很有名气的,那可是青北第一大族秦家的产业。”

      “走,思嫣,我们去看看,那边有很多好玩的。”

      “好。”

      江尘对魏思嫣微微一笑,拉着她向灯市走去。

      ……

      “江尘,这边怎么没有人呢?”

      魏思嫣,看着冷清的灯市,不禁有些紧张,挽着江尘的手臂粗不由的紧了紧。

      “思嫣,没事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灯市这么冷清。罢了,我们改天再逛灯市吧,青北还有一个特别好吃的小吃,我带你去吃。”

      “嗯。”

      魏思嫣点了点头,对江尘嫣然一笑,江尘如玉的脸庞不禁染上了几丝红晕,握着魏思嫣的手不由的紧了紧。

      他多么希望这一刻能够是永恒!

      “你怎么还脸红了。”

      “啊?咳咳~,没什么,没什么,我们走吧。”

      魏思嫣一句话让江尘好不尴尬。

      哔哔~

      嘀~

      “怎么这么多车啊。”

      看着数十辆车,整齐的朝灯市西面飞快驰去,好不壮观!

      “这是修罗会…,是修罗殿的车。”

      “修罗殿?那是什么?”

      魏思嫣头一次听说修罗殿的名头,并不了解修罗殿的在青北的能量,好奇的问道。

      “修罗殿,那可是一个了不得的地方,修罗殿可是青北最大的地下势力,可是能够与秦家比肩,能与市府抗衡的存在。”

      “这么厉害啊!”

      魏思嫣这回可是深深的震惊了一把。

      “你怎么知道那么多?”

      江尘对魏思嫣坏坏一笑:“你让我亲一下,我就告诉你。”

      “你好讨厌,不说就算了。”

      魏思嫣别过头去,红晕布满了脸颊。

      “好了,我跟你开玩笑的,我告诉你还不行吗?”

      江尘把着魏思嫣的肩膀轻声说道:“那修罗殿的殿主是我和林易的兄弟,也可以说修罗殿是我们的人。”

      魏思嫣又是震惊了一把。

      “好了,我们走吧。”

      江尘轻抚了一下魏思嫣的秀发,心里有种满足感。

      “等一等。”

      江尘正要拉着魏思嫣离开,却被魏思嫣拉住了。

      “怎么了。”

      “你闭上眼睛。”

      “闭眼睛干什么?”

      江尘感到一阵狐疑。

      “哎呀,叫你闭你就闭啦。”

      魏思嫣急得跳脚,俏脸微红。

      “好好好,我闭,我闭。”

      虽然弄不懂魏思嫣要干什么,江尘还是照做了。

      这是…

      好暖,

      好轻柔,

      好舒服的感觉,

      一触即逝…

      江尘感到的心跳陡然加速,血液升温,整个身体都处在兴奋之中。

      她…,她亲我了,虽然只是脸颊,但是这种莫名的激动却是停不下来。

      江尘轻轻摸了一下脸颊,睁开眼,魏思嫣早已转过身去,红着脸。

      江尘上前一步,一把从后面抱住魏思嫣,脸颊间的摩擦,魏思嫣的脸更红了。

      江尘嗅着魏思嫣身上的香气,心跳更加快了。

      “好了,别闹了。”

      魏思嫣感受到后面热血的气息,赶忙挣脱了江尘的怀抱,耳根上已经布满了红晕。

      “好了,不闹了,思嫣,修罗殿这么多人都往那边去,想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我们跟过去看看。”

      “思嫣,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功夫。”

      说着,江尘一把抱住魏思嫣,向着车辆行驶的方向飞掠而去,竟是一直跟在车辆十几米外,不拉一步。

      “啊~”

      魏思嫣闭上眼睛一阵尖叫。

      “思嫣,你睁开眼睛,没事的。”

      看魏思嫣情绪平稳了下来,江尘轻声对魏思嫣说道。

      “啊,这…,好神奇啊。”

      “这就是你修炼的武学吗?速度都能赶上汽车了。”

      魏思嫣缓缓睁开了眼,渐渐也不再害怕了,反而感叹起了武学的神奇。

      “呵呵,这才哪到哪,这只是身法而已。”

      “江尘,我也想学武。”

      “好,以后有机会,我教你。”

      ……

      与此同时,林易正御剑飞行往青北赶来。

      “大哥,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我马上就到。”

      林易刚治好曲定山的伤,就接到了黑虎的电话,得知了青北这些天发生的事。

      ……

      灯市西广场。

      “方鸿,你已经落入了下风,你撑不了多久的,你一个初级大师能与本座交手百余招,足以自傲了。本座看你是一个人才,不如归降本座,你依旧做你的修罗殿殿主,而本座做青北的霸主,如何?”

      “放屁,何老狗,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方鸿一拳向何秋生袭来,劲气滚滚。

      “冥顽不灵,看来今日留你不得了。”

      何秋生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使出了绝招。

      “玉阳遮天。”

      何秋生真气汇聚于右手,整个手掌宛如白玉,一掌印在了方鸿的胸膛之上。

      吱嘎~

      “噗~”

      方鸿吐了一大口血,伴随着骨裂声重重摔在了地上。

      “你服不服,本座了可以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臣服或者死~”

      何秋生死字拉的老长,凶狠之气侧漏无遗。

      “狗贼,你不得好死。”

      方鸿虽然声音有些虚弱,但是目光仍然恶狠狠的盯着何秋生,恨不得饮其血,啖其肉。

      “好好好,既然你非要找死我就成全了你,先杀了你,再去取了秦老头的性命。也算是为我儿少阳报仇了。”

      何秋生面露凶气,真气汇于掌上,一掌向方鸿命门击来。

      方鸿目光透过一丝不甘,难道我就要这样死了吗?

      大仇未报,我不甘啊!

      天荒不老,

      天荒不老,

      对了,荒芜,不老,荒芜…

      方鸿神色陡然一变,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方鸿一掌拍地,大喝一声:“大荒芜手。”

      一掌向前拍出,形成了一个若隐若现的掌影,透着荒凉的气息。

      尺许大小的掌影向何秋生飘去,何秋生面对缓缓飘来的掌影,没有任何办法,连躲闪都是做不到。

      “不,怎么会这样,你不过是一个大师,怎么能真气外放。”

      “不~”

      一声惊呼中,何秋生被虚幻掌影洞穿,泵出一摊鲜血,跪倒在地上没有了一丝气息。

      生死关头,方鸿对《天荒不老经》的理解有了一丝明悟,悟出了这一招。

      但用了这一招,方鸿也是耗尽了全身的真气与气力,疲软的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