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武侠修真>

      夜幕苍山下,几处零落的灯火与天空中璀璨的星光遥相呼应。

      两个少年、两只狗在冷风中疾跑。两人身上单薄的衣物已被汗水打湿,衣角和裤角处不时有豆大的水珠落下,顺着两人奔跑的方向连成一条线。

      正月初十的早上,天还未亮。莲溪村还被新年的气氛笼罩着,各家各户关门插锁,村子里一片安静祥和。李彩虹背着一个大行李包,裹着一件绿色的军大衣,站在山头,望着半山腰处的一处瓦房,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兄弟两人在山里夜跑的情景。

      山腰处的瓦房就是李彩虹的家。此时,哥哥李一彩还在熟睡,父亲李扁担昨夜又是彻夜未归。

      “哥,好好读书,争取今年高考考上一所好大学,跳出“农”门!”

      望着家的方向,对着空气留下一句话,李彩虹转身朝着山外的方向走去。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自从懂事起,李彩虹便将它写在桌上、挂在床头、记在心里。这句话是母亲离开家时留给兄弟俩的。

      五岁的时候,李彩虹亲眼目睹母亲被父亲打出家门。

      从那天起,家就不再是以前的家。

      少了欢乐,少了温暖,少了亲情。

      父亲变成一个酒鬼,还沉迷上打牌。没过多少日子,原本还算殷实的家境变得家徒四壁。

      李一彩和李彩虹也成为村里孩子们欺负的对象。有一次,李彩虹在学校被一个同学拦住,让他从胯下钻过去。李彩虹不依,与同学打起来,愤怒的他用石头把同学的头砸出一个包。那位同学的父亲知道后,在校门口拦住李彩虹,让自己的儿子打他。这一幕,被放学回家的哥哥李一彩看见,他冲过去一脚踹开那位同学,拉着自己的弟弟就往家跑。

      那位同学的父亲一直追到家,狠狠地揍了兄弟两人一顿。

      那一晚,李扁担没有回家,他先在牌桌上,后在酒桌上。

      那一晚,兄弟俩饿着肚子躲在家里,一听见外面有人说话,就惊恐的抱在一起。

      随着年龄的慢慢长大,两兄弟开始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打架打不过,锻炼身体。每天晚上,兄弟俩一起冲进山里,在山里跳跃狂奔,直到累得迈不开腿。

      吃不饱,两兄弟自己借钱买猪崽!养大了就有肉吃!

      自己借钱买鸡养,养大了就有鸡蛋吃!

      家里的地,两兄弟能种的都种上!

      就这样,靠着自己,兄弟俩慢慢长大。

      2000年春节,兄弟俩高三,再过几个月就要高考,他们相约一起考大学,走出“农”门,靠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兄弟俩踌躇满志的时候,李扁担在一夜之间输光家里最后压箱底的钱,还欠下一屁股债。

      当晚,债主来家里逼债。李扁担将兄弟俩的课本当做废品卖给了村里的废品收购站。

      父亲的行为激怒了哥哥,他和父亲大吵一架。吵完后,父亲又出去打牌。

      沉默一夜的哥哥在第二天一早对李彩虹说:“书,我不读了!你好好上学,我跟着村里的叔叔们出去打工挣钱,高考,你一定要努力!这是我们家最后的希望!”

      说完,哥哥哭了。

      李彩虹没想到哥哥会作出这样的决定!读书考大学是哥哥最大的心愿,无数个夜里,哥哥对自己说:“在这个家里,读书才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以后,去城里读书工作,还有机会找回我们的母亲!”

      现在,因为父亲的不负责任,哥哥居然要辍学。这些年,哥哥那么认真读书,可到要高考的时候,哥哥却要辍学!哥哥是在把未来的希望留给自己。李彩虹心里也清楚,眼下家里的状况,无法保证兄弟俩同时读完大学。

      不行,不能让哥哥辍学!那一刻,李彩虹下定决心,自己要站出来承担家庭的责任。

      哥哥计划是在正月十五以后,跟村里的叔叔们一起到南方打工。

      李彩虹担心说出自己的想法哥哥不答应,于是正月初十那天,他起了个大早,将一封早已写好的信放在桌上,不辞而别。

      离开家门,下一步将去何方,摆在了李彩虹的面前。为了不让哥哥找到自己,再将自己拉回学校读书,李彩虹不敢和村里的人一起出去。

      其实莲溪村的人出门打工,多是老乡带老乡。一则出门好找工作,二则老乡在一起抱团,在外也不容易受人欺负,但现在李彩虹不敢去找村里的人带自己,他只能靠自己。

      去哪儿呢?

      从未出过远门的李彩虹不停在脑子里问自己。

      在施南市汽车站候车厅待了半天,李彩虹想到以前的同校好友吴成,他现在在省城读书,听说经常在外面勤工俭学,说不定到他那儿可以找到工作。

      李彩虹没有手机,也就没留吴成的手机号码。好在还有吴成的QQ号,李彩虹在车站附近找了一间网吧,在QQ里给吴成留下信息。

      等了几十分钟,吴成的头像亮了起来,一声消息提示传进李彩虹的耳朵里。

      李彩虹迫不及待打开对话框,将自己目前的状况和想法向吴成说了一遍。

      吴成也挺耿直,在确认李彩虹要离家外出后,把自己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发了过来,让李彩虹去省城找他。

      那时施南到省城还没有通火车,去省城得坐长途卧铺。李彩虹在车站买了票,等了3个多小时才坐上车。

      一上车,李彩虹就遭遇尴尬处境。司机大哥递给他一个黑色塑料袋,告诉他把鞋脱下装进袋子里。

      “坐车还要拖鞋?”李彩虹不明所以的接过袋子,按照司机的吩咐把鞋脱下放进袋子里。

      一股难闻刺鼻的味道瞬间在车厢内散开。一些乘客开始抱怨起来。

      李彩虹的脸瞬间红到脖子根。他知道这股味道是从自己的脚上散播出来的。

      好在李彩虹看见每个铺位上都放着一床被子。他迅速找到自己铺位,纵身一跃跳上,扯过放在铺尾的被子,将自己的脚盖得严严实实。

      一路上,李彩虹害怕脚上的味道再次传出来,硬是十几个小时没动过被子,连厕所都没去,硬生生的一路坚持到省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