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田爱女教师在线

      晚上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竹林的沙沙声,静静的想着心事,今天自己到底为什么莫名其妙的生闷气?

      我真的爱上了那丫头?

      其实本质上叶康是不相信爱情的,因为叶康在地球上见过太多自诩是爱情的东西,如果那也是爱情的话,他宁肯不相信爱情。

      除非将爱情这一概念重新定义,虽然他也不知道爱情该如何定义。

      叶康更倾向于将爱情划为人类繁衍的附属产物,随着人类意识的不断觉醒,这时候就需要一个抽象概念来解释我们为什么交配,企图掩盖我们作为动物本能的事实。

      没有注意到想歪了的叶康,继续分析下去。

      历史的某个进程,为了将情感用于区别,家人之间叫亲情,朋友之间叫友情,夫妻之间就叫爱情。

      但随着时间的演化,爱情却变为玄而又玄的东西,导致很多青年人薅掉无数的青丝,思索着爱情的真谛,到头来却是一场空,因为从来没有这种东西。

      但怎样解释自己对滕欣的情感呢?不是爱情那会是什么?叶康自嘲的想,自己可不想被划分为什么狗屁动物本能。

      叶康突然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这是扯哪里去了,那今天自己为什么生闷气呢?

      静静的思索着,突然叶康灵光一闪,他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了,是失去的感觉,随即叶康也就安然了。

      有得必有失,不是所有失去的东西都能挽留,都应该挽留,顺其自然就行,因为他知道他和可人总有分别的一天。

      想通之后,叶康终于可以安心的睡个好觉了。

      ...

      之后几天,万礼一直很忙,而且暂时也不想叶康参与他的事,叶康在府内逛了逛后,就做自己的事了。

      这天傍晚,正在吃晚饭,一名侍卫将一张捕快的委任状交给了他,并通知他这几天去府衙报道。

      第二天一早,叶康拿着那张委任状来到府衙,可能是因为走的是万礼的关系介绍来的,得以被京兆尹李大人亲自接待,两人客套着。

      这位李大人明里暗里都在套叶康的话,打探他和万礼的关系,叶康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得知只是普通朋友,也就兴趣缺缺。

      不一会又来一人,身着捕快装,是位不胖不瘦的中年男子,和叶康一样,是那种扔到人群中没有任何特色的普通容貌。

      唯有一双眼睛比较奇特,在打量他时稍纵即逝的迥异目光,让叶康不寒而栗。

      “卑职参见大人,不知大人召唤卑职来所为何事?”

      “是这样的,你们八组张林不是殉职了吗,这后生就是补缺的,以后你带着他”

      “这...”

      “哈哈,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虽说捕快是从军队与衙役中自主考核选拔的,但我敢说选的人不一定比这后生好,在武力上你都不一定打得过这后生”

      捕快委任状上有些基本信息,所以李大人才如此说,随后顺手将委任状递给眼前的那位捕快。

      捕快在接过委任状后看了眼,随后道:

      “既然是大人介绍的,想来不会差,小兄弟,以后合作愉快”

      “不敢,有劳前辈多多指教”

      “好好,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叶贤侄跟着李捕快了解了解情况,李捕快也要不吝指导啊”

      “遵命,卑职先行告退”

      “卑职告退”叶康也随着李捕快的模样说着。

      李大人笑着点点头,两人自行退下。

      ...

      两人退下后,行走的街道上。

      “小兄弟好本事啊,竟能让李大人亲自安排职务,不知小兄弟有何来头?”

      李捕快戏谑的问着叶康,按道理捕快的职位是由总捕来安排的,而京兆尹就是总捕的顶头上司,况且一向还算公正的李大人带人走后门,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叶康没到到这位李捕快问话如此直白,随即道:

      “在下与执法令万大人有点关系”

      李捕快一脸恍然的模样,随后在没有搭理过叶康,自顾自的往前走,叶康只得跟着。

      两人来到一处建筑,上书‘巡捕房’。

      “老大,早啊”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着捕快服的魁梧汉子,说话犹如洪钟,身长两米有余,两人在他面前宛如孩童。

      “早”李捕快笑着应道。

      随即那壮汉看向叶康,打量几眼,接着满脸询问之色的望向李捕快。

      “这位是过来接张林班的,叫叶康,从别的部门调过来的”

      叶康有些诧异,李捕快并未说出实情。

      “哈哈,那挺好,原以为还要等上一段时间,今年加上韩崖那小子,咱们十人组算是全了”

      壮汉笑了笑,接着憨厚的挠了挠头又道:

      “瞧我这记性,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张甲,组里人都叫我大力”

      “你好,大力哥”

      李捕快见寒暄的差不多了,带着叶康向院内走去,一路上遇到不少组里人。

      但和几个人认识的过程中叶康却感觉有些不舒服,因为他感觉和他交谈的人在仔细的打量着他,虽然会以交谈作为掩饰,甚至他感觉所谓的交谈也是种窥视手段。

      在见过大多数组员都是如此时,叶康也就释然了,猜测这可能是当捕快的一种职业病。

      叶康也见到了大力哥说的新组员韩崖,是一位和他年龄相仿的年轻人,看和李捕快的熟络程度,倒是一点也不像新人。

      最后两人来到一处阁楼,进入阁内,李捕快随手将腰上的佩刀挂在墙上,嘱咐叶康找把椅子坐下后,李捕快进入里屋。叶康猜测这里应该是李捕快平时办公的地方。

      不一会,李捕快拿出一堆东西交给叶康,口中公式化的喃喃道:

      “捕快服饰两套,一洗一换,佩刀一柄,当然也不是非要用刀,不过那就要自己解决了。

      《捕快公册》一本,里面有些捕快守则,系统体系,历史纪要等等,在正式上任前最好先看看。

      《快攻刀法》一本,溪阳派以刀法著称,想来也不屑于去学的,接下来就是...”

      叶康连忙打断他,因为他从来没说过他来自溪阳派,顾义卿的报道中对他也只是一笔带过,也没有画像,毕竟只是小人物。

      倘若真有画向也只会在刺客组织里,以万礼的能量查到他的过往叶康不稀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