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岛狼人

      中平元年的冬季,比往年更加寒冷难耐。

      整个东方大地,皆覆盖在冰雪治下,天寒地冻,分外煎熬。

      中原战事僵持,大战不休小战不断,各地盗匪四起征伐不休,无数底层百姓流离失所食不果腹。

      就算是一些世族,也不得不紧闭大门,瑟缩在乌堡中艰难度日。

      司隶乱如一锅粥,黄巾肆虐,汉军攻伐,你争我夺,血流不休。

      西部羌胡叛乱,肆虐边境,攻略城池,百姓凌难。

      南部山越混世,南蛮出山,四处劫掠,肆虐州府,世道艰难。

      北方大战刚刚消弭,唐军东征西战,兵疲民乏,在默默的舔着伤口,静待时机。

      中原在乱,天下在乱,北方民众得以稍微喘息。

      .....

      时间轮转,风雪飘摇。

      北地并州,晋阳首府,此刻一片喜庆之景。

      因为并州之主,征北将军,李唐,李子民,打算在十二月,迎娶云和公主,将和亲礼仪补全。

      届时,也将正式成为,所谓的皇亲国戚。

      为了此次庆礼,并州文武上下,是一番忙碌。

      武将们欢天喜地,积极准备礼仪所需物品,文官则借着这个机会,广发喜帖向四方世家大族交好。

      就连与唐军心有龌龊的匈奴人,也接到了请柬,同时随之的还有一箱箱金银绸缎,用于采购战马。

      希望匈奴人,能在年后将这些战马及时送到,好为接下来,再次攻伐幽州做准备。

      匈奴人对此自然欢喜至极,而且为了让唐军放心攻打幽州,于夫罗表示,年后还会多送些战马作为支持。

      对于匈奴人的想法,唐军高层知之甚详,想再一次渔翁得利,那也要问问唐军如狼似虎的将士们。

      栾提于夫罗想坐山观虎斗,李唐等人也乐得如此,甚至他还派人特意弄了份厚礼表示感谢,也希望河套方面能派出使者前来参加礼宴!

      作为一州之主,与朝廷公主的婚礼,自然要大半特办,不能有所寒酸。

      人一生之中,有四个非常重要的礼仪:出生、成人、婚礼、乃至归尘!

      婚礼是这四个礼仪中的最重要的一个里程碑,亦被被称之为“合二姓之好,上事宗庙下继后世,君子之重”。

      由此可见,婚礼在这个时代的家族中,是一件非常大的事。

      这个时代姬妾虽然是男人的附庸之物,但有些女人的地位却又不同,至少现在的女人还没有经过所谓的朱程礼学阉割,一家之中妻子的地位还是很高的,不会出现所谓的姬妾小三打脸正妻的现象。

      虽说嫁人随夫,但出于对妻子的尊重,迎娶新娘需要三书六礼,按传统的礼法。

      三书指的是礼聘过程中来往的文书,就像领证一样,分别需要聘书、礼书、迎书,作为凭证。

      而六礼是指由求亲说媒到迎娶完婚的手续,可细分别为纳采、问名、纳吉、亲迎等等繁琐流程。

      对于这些陈规礼俗,李唐这位新时代的正主虽然不耐,但为了尽快完礼,最后也不得不尽力配合。

      再加上迎娶的乃是皇家公主,其中礼仪萧索繁杂,直教人昏昏欲睡!

      “仪礼士昏礼谓,昏礼下达!”

      当世北海道儒经学大师郑玄注曰:“士娶妻之礼,以昏为期,因而名焉,阳往而阴来,日入三商为昏,”

      “主人爵弁、裳、淄,从者毕玄端,乘墨车,从车二乘,执烛前马”

      晨迎昏行,男女双方几乎都是在黄昏举行婚礼仪式,古人认为黄昏是吉时,所以会在黄昏行娶妻之礼,婚者,谓黄昏时行礼,故曰婚,等到繁杂的礼仪结束,时辰已是晚间。

      久汗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和亲封侯时,正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春宵一刻值千金!

      然而本该是人生美好的新房,此刻却充斥着孤寂的愁绪,淡淡的檀木香在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映入斑斑点点摇曳烛光。

      细细打量番,柔软的木床精致的雕花装饰的是不凡,一床大红锦被,侧身铜镜置在木制的梳妆台上。

      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流苏,卧榻是悬着葱绿双绣花卉草虫纱帐的拔步床,粉红色的帐幔下,一道披着红盖头的身影枯寂独坐。

      夜色微凉,新婚流苏随风轻摇,不适的动了动却发现身下的床榻冰冷,即使繁复华美的云罗绸如水色荡漾的铺于身下,在这寒夜却显得单薄无比。

      “吱呀!”

      门帘轻轻打开,身着喜庆红裙的侍女走了进来,她手中端着一盆温水,轻手轻脚的放到床榻前。

      见公主孤身独坐,心中不免多愁善感:“小主,天凉了,早些休息吧!”

      云和公主没有出声,只是流苏下双目垂泪,无声的诉说着独守空房的哀愁。

      有道是嫁人随夫,尔新婚之夜夫家却远赴他方,这怎能不让独守闺房的女子愁苦。

      眼见公主伤心落泪,侍女不由上前安慰道:“小主不用担心,唐候身经百战,身边又有大将护持,必安然无险!”

      “我等只需在后方静等些时,想来不日便会传来捷报!”

      闻听此言,刘颖擦了把脸上的泪水,她不想让人看出她的心事,便轻声道:“我没事,想一个人静一静,兰儿你下去休息吧!”

      “那小主早些休息,奴婢就在外候着.....”

      灯火摇曳,烛照孤影,最是寂寞新夜,怎叫人寒蝉凄切。

      即为人妇,思想自然随之改变,这个时代的女人很有特点,虽然婚姻不自由,婚前抗拒,但是当成亲完礼之时,便又是一个新身份新的开始。

      正所谓合二姓之好,刘颖此刻便不由关心起李唐的安危,不管怎么说已经是名义上的夫妻了,若其有个三长两短,她该如何是好,路途何方?

      歌管楼台声细细,秋千院落夜沉沉,花有清香月有阴。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

      与此同时,本该洞房花烛夜,春宵刻千金的李唐,却早已悄悄带人北上右县。

      右县是位于管涔山下的一个小城,因为地理偏僻,所以不被人所注意,此刻这座小小的县城内却驻扎着三万多名,漳河大营训练出来的骑兵。

      大军集结,在臧霸周仓等人的督促下,迅速列阵出城,走关山小道迅速往定襄行军。

      管涔山,属于太行山系吕梁山脉,海拔两千七百多米,其中沟壑纵横山势险峻,将定襄与汾河平原隔开。

      这也是为什么,匈奴人拿下定襄却不能进攻晋阳的原因,大军辎重难行。

      此刻唐军早有准备,他们早已将山中道路摸清,全军放弃辎重轻装疾行,直接走小道进入定襄腹地。

      如果匈奴人在山道中设伏,李唐这三万大军很有可能步入当初朱儁后尘,骑兵入山道,其中艰险可想而知。

      可惜匈奴人已经被唐军三番五次麻痹的放松警惕,于夫罗甚至还想着坐山观虎斗渔翁得利呢,自然不会想到有人已经磨刀霍霍,准备对他出手了。

      夜深人静,山林间野兽鬼魅横行出没,然而此刻大军过境,兵戈犀利肃杀之气积聚,即使是深林虎伥也要避行。

      “快,让士兵加快速度,必须赶在寅时之前抵达定襄与子义将军会和!”

      长长的行军队伍中,臧霸手牵战马一身玄甲健步如飞,他不停的督促士兵加速前行!

      “将军有令,加速行军!”

      命令一遍遍传达,士兵们套着寒入骨髓的铁甲,只得硬着头皮负重提速,努力克服山道的崎岖不平,同时还要安抚身边战马的情绪!

      夜色深沉,寒风刺骨,金属甲胄更是冷若寒冰刺激着士兵的大脑,加上脚下积雪凝冰,湿滑无比,道路并不好走。

      北方雁门,数万骑兵迅速出城,顺着官道逐渐消失在夜色中。

      西河郡,黄河边塞,徐晃带着一万骑兵与三万多步兵陆续过河,然后进入茫茫的河套雪原中。

      此时正值寒冬枯季,黄河很多渡口地段都已凝结出厚厚冰层,人马渡河无需准备船只,方便不少。

      以李唐为首的集团军高层,早已对匈奴人失去耐心,此前多番忍耐憋屈,不是因为唐军不敢打,而是因为并州连番征战,府库空虚士兵疲敝,若不能短时间覆灭匈奴,战事拖下去对双方都不利。

      而唐军刚刚打下并州,地盘不稳人心不服,李屠夫自然极力隐忍,哪怕匈奴人三番五次折辱,他都得忍着!

      实力不如人,别人骑在头上拉屎,你都没办法反击,而且对方拉完屎还要你捡起来吞下去,含着笑吞下去。

      经过长期积蓄,此番万事俱备,唐军上下决定不再隐忍,大军三路出击,徐晃所部从西河兵进河套,李唐率漳河大营主力从右县进军定襄,太史慈张辽等人率领大军从雁门出发,准备在定襄汇合!

      李唐打算先拔掉定襄这颗钉子,然后进攻匈奴美稷老巢,这一次,几乎动用了手中全部力量,哪怕是与自己离心离德的雁门将士,也被毫不犹豫的派出作战。

      徐晃所部三万多青营兵,加上漳河大营调出的一万多铁骑,太史慈率领的两万多狼骑,李唐手中三万多漳河骑兵。

      合兵九万众,决心要一战灭了匈奴,解决身边这颗不安稳的钉子。

      其实凭借九万多人,就想覆灭部族百万众的虎狼匈奴,无疑是矛击铁盾,消磨锐气!

      但有些事不得不为,其中困难李唐自然明白,在出兵之前他未尝没有想过借力抗敌,可惜无论是鲜卑人还是西羌人都对匈奴不敢兴趣,或者说都不愿在此时招惹实力愈发强盛的于夫罗。

      在几番试探下,唐军上下也绝了借助外力的心思,打铁还需自身硬,所以并州上下在忍辱负重的这段时间,苦练内功,埋头练兵。

      鲜卑人虽然不愿结盟,但在金铁交易之下,唐军所急需的战马却从来不曾克扣,就信义方面来说,这些牧族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

      战马不缺的情况下,漳河骑兵大营经过扩充,几个月来已经陆续训练出四万多名还算及格骑兵。

      虽然有些人还很稚嫩,但至少他们掌握了一骑双马奔驰开弓的技巧,已经可以上战场了。

      在军队的分治上,李唐也没有吝啬,徐晃已经用行动证明了其内的忠心,调拨一万多骑兵扩充实力也在情理之中。

      三万步兵,加上一万多骑兵,徐晃统帅的西河大营总兵力几乎占据唐军的三分之一,而且其中三万多人是经过大战洗礼的老兵,此行任务不容出现纰漏。

      对于一介炮灰营出身的徐晃独自统军,唐军上下多有微词,就算是逢纪这个平时不怎么关心军中事物的文士,也曾侧面向李唐进言。

      战功卓越的太史慈之前统帅的军队,也没有超过三万数,徐晃统帅的西河大营便显得鹤立群鸡了,如今又添一万骑兵,其中实力可想而知。

      若是徐晃中有异,恐怕唐军上下好不容意打开的局面,瞬间便会分崩离析

      增强西河大营实力,李唐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此番进军河套面对的敌人是匈奴,河套平原作战没有骑兵作为助力,徐晃所部三万人便很难打开局面,完成既定战略目标。

      李唐虽然多疑,但是他观人用人也有自己的一套原则,那就是不管其想什么,也不听其说什么,只看你了做什么。

      思想看不见摸不着,语言具有欺骗性,行为也具有迷惑性,但有些事只要你做了,便是做了,便有了定向性。

      一个人忠诚与否,行为会比言语上表露出更多的东西,在这方面,李唐有着自己一套的见解。

      当初攻略并州时,孙雍叛逃,唐军局势凶险,而徐晃在在面对丁原主力大军强攻压迫时,却凭借一座小城坚守数日有余。

      那么艰苦的条件下都坚持了下来,如今李唐集团的形势比当初不知好了多少倍,自己又有什么理由不信任他。

      用人有疑,疑人可用,其意自明.....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