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兔子老虎直播

      “天浥尘,你和你们公司的全锦丽熟吗?”马杞终于想到了找天浥尘借什么。

      “不熟。”他的语气很冰冷,看来不仅仅是不熟,甚至他对她都不热情。马杞心里窃喜:这就好!

      “你们公司没有给你们俩凑CP?”她笑眯眯地凑上去,八卦又可爱的样子。

      “我不会和任何人凑CP。”天浥尘义正言辞。

      “那就算了。我本来还想找你帮忙,能不能找全锦丽借一把果绿色吉他。”

      “你认识全锦丽吗?”马杞的这个说法,显然有渊源。

      “很小就认识。我比她大、比她姐姐小,和她们姐妹俩小时候在一起玩的。后来分开了,联系就少了。”她很想告诉天浥尘,她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全锦丽抢走她的果绿色吉他后,就再也不和她联系了。

      “你喜欢吉他?”天浥尘的兴趣显然不在全锦丽身上,而是吉他。

      “是呀,我一直很想好好学,就是太笨了!”马杞来了精神。

      “那你现在要过来我这里试试吗?”天哪,居然是他主动邀请!

      “当然当然当然!”真是想不到呀,吉他冲破了我和他之间的这堵墙,我居然可以直接到他房间了!

      果然,好多乐器!可以说要啥有啥,一个人就是一个乐队呀!

      “天哪,难道这些乐器,你都会?”马杞两眼放光。

      “当然!”-还当然,这怎么能当然呢?我到现在为止,连吉他都没学会。

      她拿起这个、又掂掂那个,很怕弄坏了,又着实好奇。她醉翁之意不在酒地问着和乐器有关的问题,心里却期盼着天浥尘可以过来,手把手教她这个那个。

      没有,他甚至始终和她保持着两米以上的距离,虽然对她提出的每一个问题,都回答得十分耐心。

      她提出让他示范,他真是对每一种乐器都信手拈来,他的才华和她的景仰,如同漫天满地的飞花,在整个房间飞舞盘旋,让马杞幸福得头晕目眩。

      “天浥尘,我有点渴了,你这里有水喝吗?”她不断在咽口水,实在是唇膏舌燥,忍不住开了口。

      “啊,真是不好意思,你一来,我就应该给你水的。”天浥尘起身,走到大冰箱前,马杞偷偷望了一眼冰箱,全是清一色的水和饮品,似乎没有任何蔬菜水果肉食。

      不过也是,人家大明星,怎么可能自己做饭呢?

      她接过他拧开瓶盖递过来的水,在那一刹那,她故意触碰他的手,发现比上次在会所的时候还是温暖了一些。

      果然还是我会所的空调太差了。一定要再找爸爸要些钱,做冷暖气改造!-她立下目标。为了他,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谢谢!你喜欢上次去的我那个会所吗?”她昂起头,把脸凑到他面前,憨态可掬地问。

      她看到他目光中有一丝慌乱的闪躲。啊,天哪,他害羞了!他也一定喜欢我吧?!

      “还不错!”他的回答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就是,天浥尘是人,不是神,是人就逃不过喜欢,我马杞要啥有啥,他怎么可能不喜欢呢?看来有戏了啊!

      “天浥尘,你在这里练乐器,不担心吵着隔壁左右的人吗?”她眨巴着大眼睛。

      “我这里特意做了隔音处理,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投诉。”显然,他对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很满意。

      “那要不我在你这里打鼓,你到我房间去听听?看是不是真的听不见?”马杞提议。

      “这倒是个新鲜的想法。”天浥尘很感兴趣。

      马杞带他到自己房间,让他靠近中间的墙。

      “我去打鼓了啊,你看听不听得到。”她欢脱得像充满好奇心的小朋友,他们俩好像在一起探索历险的幼儿园小玩伴。

      “听不到。”这是天浥尘的结论。

      马杞说不信,她让天浥尘打鼓,她回来房间听。

      “不对呀,我怎么就能听到声音呢?”她一脸狐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