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淘宝2020最新免费

      一眨眼便过去二日。

      这两天内,林克皆住在医馆里,生活规律而充实。

      白天,赵老头在前堂救死扶伤,他便在后房专心练功。

      而晚上,两人则在一起捣鼓克制脏东西的物事。比如制作符纸、外出收集棺材钉、黑驴蹄子.....

      偶尔林克还会问一些关于鬼怪之类的问题,赵老头都会悉心解答。

      之所以林克现在对脏东西会这么感兴趣。

      其一,自然是为了早做准备。

      既然如今已经知道世上有脏东西的存在,说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

      但光恐惧是无用的,最要紧是了解敌人情况,方能克制它,消灭它。

      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至于其二,那一切当然是为了.....元点。

      呼~

      微微出汗长吐气息的林克,步子一回,收势停功。

      “心意拳第三层之上的功法,应该是涉及到关于气的蕴生。可惜,只有上篇,却没有下篇。即便是师父他老人家,估计也是停留在这个阶段寸步不进。”

      “不过还好自己有另一办法可突破,不然真得和大师兄一样,需要外出游历,搜寻心意拳的下篇秘籍,或者是另择一门上乘武功。”他心头不由感叹。

      旋即。

      心念一转,透明面板突兀浮现在视线前方。

      姓名:林克

      年龄:17

      武功:心意拳(第三层)+回旋腿(第二层)

      战力:3.3

      元点:5.2

      《心意拳》之后,闪耀着熠熠生辉的“+”。

      而《回旋腿》却是没有。这门腿功正处于灰暗状态中。

      “看来回旋腿这门腿功档次很低阿,只有两层,再上面就没有可进步的空间。”林克目光闪了闪,心中顿时了然。

      自那夜将脏东西打得魂飞魄散,心脏口随之汩汩涌入熟悉无比的诡异寒流后,本消耗殆尽的元点忽然大增。

      直变至5.2为止。

      这面板上的神奇变化,让林克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除了元点与古董有联系之外,更与脏东西有关。

      甚至他有个大胆猜测,脏东西和古董之间也应该存在某种必然关系。

      只因那只脏东西在被打爆前,有喊出一句镯子,玉镯子的话。

      要知道。

      林克迄今为止,一共只吸收过三样古董,分别是玉镯、战刀、玉簪。

      而和脏东西所说物事契合的只有第一件的玉镯子。

      其上雕刻的小字,林克至今还印象深刻,赫然写着“孟女丽蓉”四个大字。

      再一比对脏东西的性别,基本可以确认是原物主人。

      也难怪他会被怨鬼缠身。

      估计那只玉镯子是脏东西的执念所在吧。

      说来,林克还是做了一回恶人,居然把原主给打爆了。

      但他心中依然毫无一丝愧疚,毕竟是原主先要加害于他,他只不过是在自保。

      更何况原主还是只脏东西。不早点打爆,难不成留着一起过年不成?

      思及此。

      这事情的来龙去脉总算理清。

      林克深深叹息一声后,便直接选择提升《心意拳》!

      毕竟没有第四层的密法,再练下去武道也不会有丝毫寸进。

      不如还是早早用掉吧。

      轰!

      一股庞大至极,中正平和的暖流,从心脏口爆发出来,犹如迅猛湍急的河流,瞬间冲刷全身各个器官部位,洗涤四肢百骸,不放过任何一丝死角。

      进化。

      强化。

      蕴养。

      这一次与以往变化不同,简直是有一个质的飞跃。

      不仅仅拳骨、手肘、膝盖这种常用的拳法攻击部位,增大、增粗、增硬之外。

      甚至明显能感受到在两肾的器官处,隐隐各有一道丝丝热气蕴生而出,宛如贴着两只暖贴一样,不停散发出弱小温暖气息,在周身四处游走穿梭。

      同时。

      一道小人光影在脑海中一招一试打着拳法,铭记于心。

      甚至。

      连第四层的气劲有何妙用,都一一呈现出来。

      转瞬即逝。

      提升停止。

      林克眸光流转,往前轻跨一步,如游龙挺直的脊椎骨顿时发出噼里啪啦鞭炮一样的炸响声。

      身形忽然高大数公分。

      脊背又更厚了。

      身姿挺拔有型,再配合剑眉星目的长相,人当真是英武不凡,气宇轩昂。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哪里放鞭炮了?”在前堂休息的赵老头,猛然听到后房传来一阵鞭炮炸响声,以为是出什么事,于是一脸懵逼连忙跑来问道。

      林克嘴角含笑:“赵老头,没事,刚才是我在练功而已。

      “噢。”

      一头雾水的赵老头打量了几眼林克后,随之转身回去。只是眉头微皱,心中有些好奇,咋感觉这小伙子好像变高了一点,还变得更有气质了?

      如今。

      二者关系不错。恰是忘年交一样。

      林克不再叫他赵医师,而是厚着脸皮称作赵老头。

      而赵老头同样不罢休的怼回去,叫林克小兄弟,暗示他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美好祝福。

      “继续练功!”林克见赵老头走后,喝下一碗虎骨虎鞭山参汤,便开始第一次的运气修行

      ·········

      夜间八时二十分。

      水丽晶公寓。

      三楼。

      303号房间。

      这是一个独立二室一卫的套房,其内住着一家三口。

      父亲,李钟,是一家外贸公司的高级会计。

      母亲,杨梅,家庭主妇。

      他们结婚多年,共同育养一个可爱活泼的小女孩,李慧。

      本该幸福和谐的家庭,此刻,夫妻俩之间正发生着一场前所未有的争吵。

      还时不时传来锅碗瓢盆的摔砸刺耳声。

      “李钟,我问你,你和那狐狸精是怎么一回事?”围着素色围裙的杨梅,眼眶含泪,怒声质问向坐在沙发的李钟。

      而穿着可爱小熊短袖睡衣的李慧,一手倚靠在洁白墙壁,只露出半只身子,探着圆圆小脑瓜,用那双纯净无暇的眸子,眼巴巴楚楚可怜地看着父母间的争吵。

      每当父母有一方语声提高时,她那幼小脆弱的心灵便会不由一颤。

      乖巧懂事的她强忍住哭意,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这么做,只本能的觉得在这个时候,不应该给父母增加任何负担。

      “吵够了没有?什么狐狸精,狐狸精的,那是我同事。只是单纯吃个饭而已。”李忠低沉回道。

      杨梅一听,立马情绪激动起来,一边呜呜哭泣,嘶吼道:“还狡辩,还狡辩,吃饭用得着靠的那么近么?”

      说着。

      人上前就是两尖尖指甲手掌爪挠。

      李钟一开始并没有还手,而是不停躲闪,后来许是看妻子愈来愈疯狂,恶气胆边生,随即动手还击。

      两夫妻彻底厮打成一团。

      越打越激烈。

      从客厅直追打到外头走廊。

      在旁亲眼目睹父母打架的李慧,无声落坠晶莹剔透的眼泪珠子,懂事的用手背擦擦后,迈着小短腿,便追到门外去。

      她用薄弱无力的小手拉扯着父亲衣角,希望二人能停下来。

      可惜两人已经打红了眼,根本无暇顾及女儿的感受。

      “李钟,我跟你拼了。”被打得披头散发唇角微微出血的杨梅,哭喊着冲进房内,直奔厨房。

      李钟赤红着眼,胸腔剧烈起伏,鼻孔冒着两股热气,杀气腾腾的紧随其后。

      在跨进门的一瞬间。顺手把大门关进。

      嘭!

      门扉紧闭。

      宛如将门内与门外隔着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彻底割裂出两个世界一样。

      孤身一人的李慧立在门外,无声哭泣,哭着.......她能清晰听到从里传来的桌椅打翻声、茶杯摔坏声、菜刀碰撞声........

      与之同时。

      幽暗、静谧、深邃的三楼走廊深处尽头,是一堵雪白平滑的墙壁,壁上正挂着一副栩栩如生的肖像图。

      画中是一位头戴圆形官帽,身穿大庆年间直统深色官袍的年老官员。

      观其约莫六十来岁,面容枯瘦、死板、僵硬,脸颊皱纹遍布,沟壑纵横。

      其紧睁着两只渗人大目一动不动地直勾勾的盯视向前方,颌下还留着一撮小山羊须,不由给人一种阴森森之感。

      忽然。

      骨碌碌!

      画中官眼珠子一转。

      贪婪、嗜血、凶恶的目光死死盯住静谧无声走廊一个孤零零的小女孩上。

      “嘎嘎......嘎嘎......”

      空气中回荡着一阵无形的阴毒、猖狂之笑声,但令人诡异的是,整个楼层的人都并未发觉这点。

      只有乖得令人心疼可爱聪慧的李慧似乎有所察觉,她下意识的转头望向走廊深处。

      那是一幅画。

      一幅老爷爷官员的肖像画。

      蹙紧秀眉的她,仔细盯着画像........

      忽然。

      纯洁无瑕如天然钻石的美眸子陡然浮出恐惧、害怕之色。

      樱桃小嘴长得极大。

      仿佛见到什么极度不可思议令其非常恐惧的事物。

      咚!咚!咚!

      一边用尽全力拍打房门的李慧,一边眼眶坠泪看着走廊尽头画像中那老爷爷官员伸来的愈来愈近手臂。

      人带着哭腔,连忙哭喊道:“呜呜呜......爹,娘,快开门呐。”

      敲门,不应。

      里头还是拳打脚踢之声。

      脸色煞白的李慧越来越绝望,粉嫩小手锤得一片通红,但面前希望之门依然没有打开。

      咔!

      枯瘦修长的手掌紧紧扼住小女孩的脖子。

      随后。

      嗖的一声。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拖拽往画像之中。

      咔哧!咔哧!咔哧!

      静谧深邃的走廊,传出一道道富有节奏的咀嚼吞咽声,宛如有人在吃着可口红烧牛排,是那么得津津有味,乐在其中。

      这时。

      滨海市的夜穹,忽有一片黑云不知不觉地遮盖皎月。

      夜色变得更加深沉了。

      水丽晶公寓。

      三楼。

      那副老年官员画依然还是原先的姿态,面容狰狞,怒目圆睁。但若有人细心观察的话,便会发现画像里的人嘴角仿佛残留着一丝殷红鲜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