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直播五岁

      经过几个月的开发,巨潮BP机的最后一块拼图终于完成了。这一次,公司内部一片沉寂,上上下下透出一股邪气。

      “你说咱们公司的基站到底还能不能建?”生产部门负责人鲍家成递给现任技术部负责人一支烟。

      几个月前,技术部门主持汉显技术研发的副职刘一鸣升职当了部门负责人,原负责人调任生产部门负责人。

      “还不明朗,也没想到技术难度会有这么大。”

      江奕下过封口令,对任何人不得泄露技术开发进展,尤其是对那些与摩罗公司有过交集的人。

      “汉显技术不就是我们开发的么,我们几个人都参与了,你这不是白说吗?”

      刘一鸣没吭声,他在琢磨着鲍家成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看华科院的专家们都撤了,这是告一段落还是终止了?”生产部门继续追问。

      看到技术部负责人疑惑的眼神,鲍家成解释道:“你们得给生产部门准备的时间啊。”

      “你这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华科院那边还要请他们指导下一步的工作,”技术部负责人赶紧回办公室里打电话了,不过他的电话不是给华科院,而是给了江奕,“江老板,还真让你说中了,真有不少人打听我们的研发进展。”

      一帮子人就在公司同事的眼皮子底下,大家有点儿好奇也是正常。“只要没透露最终通过技术鉴定的事情就行。接下来的流片、量产,最多只能由你和另一位同事知道,其他参与研发的人都集中起来,封闭式培训、开启新一代产品研发。这次的研发工作,一开始就让大家签订保密协议,三个月封闭期内对外打电话需要有其他人相互监督。”

      拥有了汉字显示技术之后,寻呼机的功能也丰富起来,由最初单纯的电话呼叫接收装置变为信息服务中端。江奕说的下一代研发计划就是中文股票寻呼机,明年将会有很大的股票行情,也是股票寻呼机的一次重大机遇。前世的中文股票寻呼机是在1995年研制成功,这次要提前出世了。

      数字寻呼机时代是摩罗公司的天下,汉显是自家的传统阵地,一定要在这个领域彻底地甩开摩罗公司。

      刘一鸣想了一下:“要是准备好批量的基站编码器,大概需要两到三个月的时间。中文股票寻呼机的外观设计要不要同时启动?”

      这帮子家伙早就在想着有女设计师参与进来了,不能全是一堆男同胞天天耗在一起啊。人家摩罗公司不是还有加强型、捷进型和时尚型等好几个机型么,咱们这不也是为了体现“技术也要考虑销量”的最高指示么?

      摩罗公司的加强型数字寻呼机外型就有十几种,袖珍日记本、卡片、圆珠笔、胸花、项链等形状层出不穷,有的和手表合为一体、带在手上。这些古怪的形状特别受到女生喜欢。由于外观的改变还会涉及电路的排兵布阵,所以需要双方携手推进。

      “你们先找一下。”江奕知道他们的歪心思,但是更清楚他们会有更大的失望。工业设计领域不像服装、珠宝等行业,在这个功能为主的行业里,女士最多提提要求、发表一下感觉方面的意见,真正动手设计的还是男同胞啊。等你们发现精美的大餐背后都是男厨师在掌厨后,你们会不会骂死那个提建议的家伙?

      嗯,放松了。自己手里也有了BP机行业的终极武器,可以不再害怕敌人手里的核弹了。这种感觉还真是好啊。

      拥有了自主技术之后,从研发到产品量产到基站布局,再到日常维护,基站的铺设不到一亿元。可就是这个门槛挡住了华国的寻呼机企业,让大家心甘情愿地去做加油站、车辆驾驶员,却把高速公路的铺设、收费和道路行使权交给外资公司。

      江奕把今后三十年最急需的半导体产业园也放在了任城,对外就号称半导体研究所。任城寻呼台已经接纳了大量转业军人,就让任城分担今后与西方的封锁与反封锁、制裁与反制裁重任吧。

      大湖城管委会终于建立起来了。有了任城的让步,管委会最终按照“4321”模式确定了委员分配比例,任城、兰陵和彭城分别按照3:2:1的模式推荐委员,最多的是独立专家、商界和社会界人士。

      专家类人士提高了发展的科学性、长期可持续性,也可以视为政府尊重科学、放权搞活的思路。

      第一届管委会主任委员毫无悬念地落到了杨红星头上。他正在联系自己想到的第一个商界人士。

      “江奕,这个商界人士非你莫属。那就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杨书记转性了,知道跟江奕先商量一下。

      “杨伯伯,我还是未成年呢,适合出道不?”

      “你要是不说我还真想不起来了,你这是真的人小鬼大啊。你们在兰陵这边的投资不是一位刘女士吗,那就报她的名字了,你可以代表她来出席。”杨书记迅速回归了本性,也不再跟江奕多商量了。

      “三市有两个高校的知名度比较高,孔子师范大学和华国地质大学的校长,但是只能选一个。我想听一听你的意见。”其实差别不大,差异主要是体现在两所高校的所在地,如果是孔子师范大学的校长,那么他很可能会倾向于任城的立场。

      “杨书记,您是不是担心他们偏向本地?我觉得可以将讨论会纪要定期公开,这样会对专家们有一些约束。”

      定期公开讨论会纪要是借鉴了美联储的模式,每个人的发言都会让研究者仔细推敲,这样会促进每个参会专家无比提前进行研究,防止偷懒和偏袒。

      “政府的人没有那么专业,如果公开会议记录,他们会不会不敢说?”

      “如果他们不专业,那就不应该参加管委会呀。”江奕一语提醒梦中人。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有办法。”杨书记开心了,最后一个人他也有充分的依据了。

      魏公知现在开心了。他被杨书记从兰陵这样一个缺少本科院校的地方提了出来,人家现在知名度高了,又能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一下江家,何乐而不为呢?

      “魏教授,恭喜恭喜。”一堆人来打招呼,就像是对待一个即将结婚的新郎官一样。

      “客气客气,也是瞎忙,杨书记信任。”

      “以后可要多照顾兰陵啊。”师专的校长专程找上门来跟魏教授沟通。“魏教授虽然暂时离开了咱们师专,但永远是咱们师专的教授嘛。”

      教务主任赶紧跟上:“魏教授,根据校务会讨论通过,您正式被聘任为我校教授职称。恭喜!”以前魏教授努力跳了几次都没解决的职称问题,竟然以一种莫名其妙的形式解决了。

      后勤处处长也来了:“魏教授,您现在是正教授了,房子肯定不能住原来的小房子了,这个是三房两厅的新房,就在咱们学校家属区。你放心,一切都符合政策和学校的规定。”以前的规定好像是离职了就不能再占着学校的房子吧。

      魏教授刚想笑纳,忽然想起一张时而微笑、时而严肃的脸。那个连做自己学生的资格都没有的少年,却好像能够看透自己的内心一样,让他不由得不紧张。

      “校长,两位处长,谢谢学校的好意。我最近这些不值一提的成果也是学校多年培养的结果,于情于理我都非常感激学校的帮助和支持。只是现在我在纯净水公司担任办公室主任,很多事情都要遵守公司的规定。”

      说到这里,学校几位领导的脸上就挂不住了。咋地,这么快就看不上咱们这个小庙了?后勤处处长赶紧打个圆场:“这些规定还不都是你这个办公室主任定的嘛。”

      “现有的规定里面的确没有禁止,只是江家多次提醒我,不要在这些方面犯错。校长,我也不瞒您,现在我一个月的收入,加上奖金和稿费的话都块赶上以前半年拿的了。”

      作为一个区域级的名人,魏教授的稿费水平也比较高,虽然自己拿的有些惭愧。那些报告都是江奕找人定调、修改,数据也是整个江家系统帮助收集的,有时候看着被修改地面目全非的文章,自己都觉得脸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