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茄子视频网站下载免费直播app

      “大王,臣有负重托!”

      恶来单膝跪地,朝着叶辛行礼,脸色羞愧,刚才的骄傲早已消失不见。

      鲁雄却是猛地上前,怒视郑伦,然后朝叶辛拱手:“大王,这匹夫以邪术伤人,末将请战,必将这妖人斩杀!”

      雷开也同时上前:“末将也请战!”

      “暂且退下!”

      叶辛摆手,然后看向郑伦,淡漠不语。

      此时,只见郑伦脸色复杂,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迎着叶辛的目光,他最终低声一叹,走上前来。

      鲁雄和雷开三人俱是一惊,连忙挡在叶辛身前,喝道:“匹夫站住!”

      “再上前一步,斩!”

      “无妨。”叶辛拦住三人,目光却是看着郑伦。

      只见郑伦径直走到叶辛身前,看也不看旁边虎视眈眈的鲁雄三人,突然单膝跪地,拱手道:“末将郑伦,拜见大王!此番多有得罪,还望大王恕罪!”

      见状,鲁雄三人都愣住了。

      叶辛看着郑伦,淡淡道:“孤知道你有报国之心,却为何故意藏拙,不愿随孤征战北海?”

      郑伦脸色复杂,道:“大王勿怪,末将虽入得军中,但多年来寸功未立,常言道:无功不受禄,末将身居督军一职,已受恩典,岂敢再入大王麾下受封!”

      闻言,不仅叶辛怔住,就是鲁雄三人,还有另一边的苏护都愣住了。

      诸人看着郑伦的目光,怪异无比。

      无功不受禄?

      世间竟然还有这般“淳朴”之人?!

      回过神来。

      叶辛看着郑伦,皱眉道:“以你之修行道行,想要立功不过反掌之事,既不愿无功受禄,那便立功之后再行封赏也就罢了,为何非要如此偏执?”

      郑伦摇头道:“大王有所不知,末将原乃东鲁人士,曾与现今陈塘关总兵李靖一起拜入西昆仑度厄真人门下学艺。”

      “可那李靖自诩将门世家,一向看不起我,学艺归来后他于东海平贼立功,直接被先王封为陈塘关总兵要职,而末将却是晋升无门!”

      “不忍他多次欺辱,末将便于他面前立下誓言:吾郑伦虎卧山林,猛虎下山,当震天下!吾入军中,第一次立功受赏,必不比他差!”

      “因而末将投入冀州多年,虽蒙苏侯厚爱,官任监军,却一直无要紧战事,所以七年来寸功未立,有负苏侯厚爱!”

      说罢,郑伦转身,朝着苏护躬身一拜。

      而叶辛等人听完,却都是完全明白了。

      难怪这郑伦有此实力,却一直藏拙不显,原来竟是因为这个原因!

      “想不到你与李靖还有这层关系……”

      叶辛看着郑伦,神色有些诧异。

      郑伦与李靖的关系,的确是他没有想到的。

      他只依稀记得,在原著中,李靖破坏哪吒法身,被哪吒复活后追杀,途中遇到燃灯道人,赐其七宝玲珑塔镇压哪吒,然后便拜入了燃灯门下。

      最后燃灯叛阐归佛,李靖也就成为了佛门之人。

      没想到在这之前,李靖竟然也曾拜入度厄真人门下,而且与郑伦还有这等恩怨!

      难怪在原著里,西岐伐商前,郑伦一直声名不显,直到武王伐商,冀州众将束手无策之际,他才果断站出,先擒黄飞虎,再擒黄天化和土行孙,一战成名!

      此等战绩,若是上报,别说一关总兵,就是封侯拜将都足够了!

      毕竟黄飞虎之前便曾为大商武成王兼兵马大元帅,却都落败郑伦之手!

      想明白了一切,叶辛看向郑伦,道:“此次你随孤出征,孤命你为一军主将,只要成功平叛,孤亲授你为吾大商上将,你可愿意?”

      郑伦肃然行礼,拱手说道:“承蒙大王厚爱,郑伦无以为报,必为大王征战沙场,开辟国土!”

      叶辛微笑点头,心中颇为满意。

      因为这一刻,他发现郑伦的忠诚竟然提升了,直接提升到了90!

      这才是真正的忠臣啊!

      就算在原著里,面对西岐招安,郑伦也是誓死不降,最后还是在苏护的劝解下才投了西岐。

      想到这里,叶辛看了眼旁边脸色不停变幻的苏护,心底冷笑一声。

      虽然原著的确是因为帝辛不仁在先,才逼反苏护。

      但叶辛心里却仍是对苏护生不起好感。

      毕竟,现在自己就是帝辛!

      如今原著剧情已经改变了很多,也不知道未来,这老小子还会不会投西岐。

      不过目前叶辛不准备动他,一是师出无名,二则是因为妲己的原因。

      虽然此妲己已非彼妲己,但毕竟是九尾狐占据了人家女儿的肉身,这算是一个因果,不得不接下。

      不过迎着叶辛的目光,苏护此时却有些心不在焉。

      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郑伦这么厉害,他还让其做什么督粮官啊!

      他不就是想要立功吗?

      此次远征北海,自己若是提前向大王请命,让他前往北海平反,立功后也足以封侯了!

      到那时,他就会拥有一个忠心耿耿的顶尖武将做属下,而且郑伦还是一个炼气士!

      但此刻,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苏爱卿!”

      就在这时,叶辛忽然开口。

      苏护回过神来,连忙答道:“臣在!”

      叶辛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冀州鼎是在你这儿吧?”

      闻言,苏护顿时一愣。

      紧跟着,他连忙拱手道:“是,大王!九鼎自当年禹皇下旨铸造之后,便分置九州,如今虽然九州细化,但九鼎依旧还是安置在九州城府供奉,我冀州内供奉的,正是冀州鼎!”

      叶辛点了点头,心中稍微松了口气。

      此次出征,除了平叛赈灾之外,还有收集九州鼎一事,他当然也没有忘记。

      “如此便好!你即日便派人,将冀州鼎送往朝歌!”

      “啊?”

      苏护再次一愣,有些疑惑地看着叶辛:“不知大王要冀州鼎何故?”

      叶辛双眸一眯:“寡人需要向你解释吗?”

      苏护脸色一变,连忙拱手:“臣不敢!臣立即便派人,将冀州鼎送往朝歌!”

      叶辛淡淡道:“寡人凯旋之日,若是没有看到冀州鼎,你应当知道后果。”

      九州鼎干系重大,但此行乃是外出征战,而九州鼎体积太大不好携带,为免除意外,还是先派人送回朝歌比较好。

      说完,不顾苏护难看的脸色,叶辛转身道:“时候也不早了,北海情况紧急,寡人便先行离去了,这冀州城,就交给你了!”

      苏护脸色发黑,却只得拱手道:“微臣恭送大王!”

      叶辛点点头,然后看了眼恶来三人,随后又看着郑伦,道:“走吧!”

      “遵旨!”

      四人恭敬行礼,旋即跟随叶辛,一起朝院外走去。

      府邸中,苏护脸色阴沉无比,看着此刻这满目疮痍的院子,脑海中又想到刚才郑伦一事,心情顿时更是恶劣了几分。

      不过想到叶辛交代的事,却是不得不强行压下恶劣的情绪,朝着外面喊道:“来人!”

      两名家将快步小跑进来,朝着苏护行礼道:“侯爷!”

      苏护脸色难看,咬牙吩咐道:“立即派三千人马,将冀州鼎送往朝歌……”

      离开冀州城后,大军继续北上。

      而这一次,多出了一个郑伦,还有他手下的三千乌鸦军。

      这七年来,郑伦虽闲任督粮官职位,却也没有闲着。

      这三千乌鸦军,就是他这七年来的成果,每一人都可一以当百!

      不过令人无语的是,郑伦进军后,却坚决不肯担任叶辛任命的主将职位,反而继续当他的督粮官。

      声称在不立功封侯,官拜总兵之前,绝不升职!

      叶辛无奈,却也没有再坚持。

      既然他愿意如此,那就随他了。

      这样的人虽然固执,却也是最可爱的!

      只要自己不死,基本不用担心他会背叛!

      至于升职……

      待到了北海,立功的机会有的是!

      叶辛骑着紫玉麒麟,身边跟着恶来和鲁雄二将。

      走出冀州地域,看着前方层层山脉,叶辛忽然道:“改变路线,往西北,去一趟青龙关!”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