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圈套2014在线播放

      “唉?小花,你看前面那人是不是沐二哥?”

      小花顺着顾青葶手指的方向看去,眼神略过一个又一个行人,是见着了一身着简单的湛蓝襕衫公子,就站立于人来人往的画春堂外。

      “是了!”小花答道。

      顾青葶三步并做两步的往前跑去,却不小心撞上一行人,顾青葶慌忙道:“对不对!对不起!”

      顾青葶抬眸一看,那人生得高大,未下雨的天依旧带着斗笠,面容看上去有些苍老,那人瞥向顾青葶,不过一眼,平淡如水!世家沧桑一眼望尽!

      “公子!没事吧?”小花赶过来扶住顾青葶。

      那人转身离开!身后跟着一个老仆牵着一头干瘦干瘦的毛驴!咧嘴一笑,露出缺了一半的门牙,黄的发黑!

      顾青葶良久才缓过来,道:“没事!”再次往画春堂看时,发现沐长风早已经离开。

      “罢了!我们去茶楼看看吧,说不定能遇上南大哥。”

      两人顺着街道往前,没走多久便到了悦南茶楼,门口立一拍子,上写道‘今日休息,恕不招待。’

      顾青葶瘪了瘪嘴,想着来都来了,于抬步去了对面的小茶楼“七月茶楼”,刚走进去,这一楼已经是人满为患,只有一角落还有个位置,中间的说书先生讲得是面红耳赤,下面的人也是议论纷纷。

      “什么稀奇热闹?”顾青葶边走边看的到空着的角落去,小二但也眼尖,赶紧上了好茶过来。

      “嘿!你这老头说得玄乎,那宫刀藏有那么厉害吗?不过是桑屿刀客罢了。”

      那白胡子说书先生急了,说话也是泡沫星子横飞,语气及其肯定道:“您还不信?宫刀藏在江湖中可也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号。”

      下面懂些消息的人说道:“那宫刀藏我也有所耳闻,这天下不知有多少高手死在他那鬼魅一般的刀法之下。”

      说书先生一声醒木拍桌,继续道:“这宫藏三年前进入中土,靠着一把普普通通的横刀,却是比任何神兵利器都强,宫刀藏主动找各路武林高手挑战!听说是无一败绩!”

      “那不天下无敌了吗?”

      说书先生道:“是也!宫刀藏自称人间无敌!最近听说他过了江南,准备来京都挑战一人!”

      说罢故弄玄虚道:“你们可知那人是谁?”

      “谁啊?”

      下面的人纷纷竖起了耳朵。

      “且听我下回分说!”说罢,人收了场子。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扫兴的诶的一声,这胃口已经被吊了起来,本是做着吃茶的人聚在一堆众说纷纭,谁说得都有理。

      顾青葶在其中听见了镇南王三个字,那不是凌霄舅舅吗?

      “宫刀藏?这名字,一听就是小……日子过得不错的……桑屿人。”顾青葶一口饮净杯中茶,看热闹的听着众人分说。

      “镇南王可是大南战神,弱冠之年便打退匈奴,活捉单于王。”

      有人反驳道:“那镇北大将军也是神功盖世,不输于镇南王!”

      “你这不是傻吗?镇北大将军不是在西北边关嘛!这说京都城中事,肯定是镇南王没错了!”

      “镇南王都受伤养老了,肯定没了以前的威风。”

      “你懂什么!你……”

      渐渐的,茶楼里的人散的散走的走,看来都是些听说书的。

      顾青葶也觉着该走了,起身,小二赶紧过来,道:“客官,上好的西湖龙井,四百文。”

      “哦!”顾青葶一摸荷包,顿感不妙。

      糟了!钱全给许青云撂下了……

      小二笑意盈盈的等着,顾青葶收回手,道:“我们没打算走,还得等一个朋友,这坐久了腿酸。”

      “小的明白!”小二因顾青葶这身装扮对她没有怀疑,赶紧离开。

      顾青葶看着小二走远,这才对小花小声道:“花,你带钱了吗?”

      “没……”

      “嘘!小点声!”

      小花明显有些慌乱,顾青葶瞥向掌柜,发现掌柜的正往这边看,顾青葶故意放大声音,对小花道:“你去外面看看人来了没有?”

      “回去找人拿钱!”顾青葶对着小花使眼色。

      小花点点头,赶紧小跑着出去,而顾青葶依旧装作如无其事。

      御街牌楼口,于正阳街交错处。

      小花好巧不巧的撞见了沐长风,还有凌云,小花一愣,规矩的服身,“世子安,沐公子安。”说罢不等凌云开口,小花就求救道:“世子,我家小姐没钱,在茶楼被扣下了。”

      “什么?”凌云瞬间变得紧张,二话不说得就要小花带路。

      而这时,其魏叫住了凌云:“世子,王爷让你立刻归府,不得有误,若世子不听,属下便可强行带世子回去。”

      “我……你……”凌云一时间气得语塞,其魏身后还有四人,也不知出了什么事非要他现在回去,想了想便看向沐长风站着的方向,却发现早已经没了人影。

      “长风哥哥呢?”凌云四处张望。

      “世子殿下,您该走了。”其魏再次提醒。

      凌云把钱袋子递给小花,道:“拿去救葶儿。”说罢对着其魏当中的一人道:“你们拿一人跟着小花!”

      ————

      七月茶楼。

      顾青葶度日如年的坐着,时不时的回头看看外面,又坐好品茶,再次回头往外看时却发现沐长风出现在门口,当即喜笑颜开:“沐二哥!”

      沐长风腰间带有一把不凡的配剑,此刻看起来颇为侠义,他瞥向顾青葶,见她没事后径直走向掌柜,面无表情的往柜台上放了一张一百两面额宝钞。

      顾青葶也走了过来,沐长风对其道:“走吧!”

      “哦!哦~”说罢跟在沐长风身后离开茶楼。

      掌柜的顿时松了一口气,小二道:“掌柜的,我还以为是来砸店的。”

      “净瞎说,明明……”掌柜拿起那一百两宝钞,笑道:“明明是来送钱的,是个大财神。”

      ————

      顾青葶看着一身冷气的沐长风,问道:“沐二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啊?”

      见他似乎像是没听到一般,再次提问道:“沐二哥?”

      “自己注意安全赶快回家!”说完这句沐长风像是脚底生风一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顾青葶回头看了看茶楼,刚沐二哥给的是一百两

      ……

      “喂,找零啊!”顾青葶将手一伸。

      掌柜的一愣,心里颇为不满,还是带着满脸不高兴找了零,道:“一共九九两六百文,公子您收好。”

      “嗯!”顾青葶点了点,没错,装好后就离开茶楼。

      小花已经带着人赶过来了,见顾青葶大摇大摆的从茶楼里出来,一时间有些欣喜又有些……

      “花!”顾青葶快步过来。

      小花满脸疑惑道:“小姐,你怎么出来了?掌柜把你给放了?”

      “对啊!”说着顾青葶亮出鼓起来的荷包,道:“还赚了九九两六百文。”

      凌云身边侍卫面无表情的给顾青葶拱手作揖,道:“既然表小姐无恙,属下告辞。”

      小花赶紧将凌云的钱袋交给侍卫,让他带回。

      顾青葶今天是满满的收获,大街上搂着小花就往回走。

      一路上都有人奇怪的看着顾青葶与小花。

      顾府。

      顾青葶回来时已经过了午时,匆匆的吃了些糕点就拿出了自己的宝刀观看,想起茶楼说那宫刀藏拥有一鬼魅刀法,天下无双。

      当即下定决心,一定要练好筋骨!

      此刻。

      镇南王府。

      大厅之中气氛冰冷,上坐的镇南王凌霄一身正气的盯着凌云。

      凌云坐在一旁是敢怒不敢言。

      王妃开口缓和道:“爷,云儿是个体贴的孩子,爷你就别气了。”

      “哼!”凌霄盯着凌云喝道:“这些日子你那都不许去,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府里。”

      “哦~”

      “大点声!没吃饭啊?”

      “是!”

      凌云离开后,王妃看着凌霄柔和道:“爷~”

      “唉!得了消息,最近这几日想来是不太平的。”说罢拉过王妃的手,又柔又硬气道:“你也是,好好在府里待着。”

      “我听爷的。”

      翌日。

      顾青葶从安合院出来,在必经的长廊中见一管事的押着一小厮。

      顾青葶眉头一皱,小花上前去问道:“越管事,怎么回事?”

      越管事赶紧过来对着顾青葶作揖,恭敬道:“大小姐,这狗奴身上有一贵重的金丝软蝶钗,奴想着是必定是家里主子的东西,这狗奴说是主子赏的,又说不出是那位主子,奴想着定是这狗奴偷盗。”

      说罢,越管事把那“脏物”呈了出来。

      金丝软蝶钗?顾青葶恍然想起自己昨天掉的钗子,便道:“这金丝软蝶钗是我的。”

      “大小姐的?”越管事问道。

      顾青葶点头:“嗯。”

      越管事当即开口道:“来人,将着狗奴打二十板子,找个人牙子发买了。”

      那被绑起来的小厮口中塞了布,一时吾吾的说不出话来,眼神里全是求救。

      顾青葶连忙道:“慢着,这钗子是我昨日早晨掉的,想是他捡着了。”

      越管事恭敬道:“大小姐,可着狗奴说谎,还捡了主家的东西不交还,奴看就找个人牙子发卖了好。”

      “唔~唔~”那小厮拼命的摇头,用了吃奶的力气才将口中那块抹布吐出来。

      看来大小姐是个好心肠的,小厮灵机一动,起了坏心,喊道:“那是大小姐送于奴的,奴先前不说,是怕……是怕……”

      那小厮故意的欲言又止,让众人脸色微变,谁也能猜到几分,且大小姐刚又护着……

      此话一出,便是顾青葶有些惊诧,奇怪道:“我何时送你了?”

      小花咬了咬唇,都怪自己昨日里将这事给忘了……

      “大小姐!您最疼奴了,您救救奴呀,奴可是和大小姐你私定了终身的,你舍得把奴发卖了吗?”那小厮哭得可怜,似乎真有其事。

      顾青葶愣住了,这……

      小厮见此刻已无人动他,顿时面色一喜,自己那发小与李府庶女私通,便成了李尚书的女婿,虽被赶到了远庄子,可也是风光的,现如今,想必自己的好日子也来了。

      小厮更加卖力的哭诉,一盆又一盆的脏水往顾青葶身上泼去,听得周围侍女管事是面红耳赤。

      顾青葶也是勃然大怒,自己好心救他,不曾想竟被恩将仇报。

      “你**有病是吧?”顾青葶直接来了一段问候。

      小厮一愣,后委屈道:“大小姐你不疼奴了吗?”

      “疼你**”顾青葶拿起一旁的茶盏就扔过去:“老娘昨天就丢了这钗子,老娘好心救你,你还咬上老娘了?”

      顾青葶的言行举止把众人惊得睁大了眼睛。

      越管事见这事大了,便道:“大小姐,如今只怕是要到夫人那里分说了。”

      安合院。

      顾夫人就在上头坐着,听那小厮满口的哭诉是气急了。

      彩月欲上前,却被顾青画眼神拦了下来。

      顾青葶道:“你放屁!老娘啥时候和你私定终身了?你怕是有那大病?”

      “大小姐~你不能不承认呐!”

      此刻,顾青书也闻讯赶来,听见顾青葶对其破口大骂,也是没见过他的场面。

      “葶儿!”

      “大哥哥!”

      顾青书越过跪在地上的小厮,走到顾青葶跟前,示意她坐下,后又对那小厮问道:“你说那金丝软蝶钗是大小姐送于你的?”

      “是啊!大公子,奴不敢说谎呐!”

      顾青画看着顾青书的脸色,这才缓缓开口道:“我记着姐姐昨日里还带着这钗子呢,想来是掉了被这刁奴捡到了。”

      彩月也道:“奴婢想起来了,昨日还见小花姑娘来寻呢。”

      有了两人作证,小厮有些心虚,只要自己咬口不认,顾家一定会为了名声把大小姐许配给他的,想着这里,道:“大小姐,你难道不疼奴了……啊!!!”

      话还为说完,一茶盏当场飞过去打烂了那小厮的嘴,小厮痛苦的倒在地上抽搐。

      只见顾青书眉宇间闪过杀意,眼神不在如往常那般柔和,变得冷冽又可怕,沉声道:“拉出去,交给夜羽!”

      “是!”越管事赶紧将痛得苦不堪言的小厮带了出去。

      顾青葶此刻的气也消下去一大半,又微木讷的看着地毯上的血渍,顾青画更是直接别过头捂住了眼。

      整个大厅里鸦雀无声。

      顾夫人缓缓开口道:“葶丫头,可吓着了?”

      “没……没有。”

      顾青葶也不知道那小厮交给夜羽了会怎样,反正没他好果子吃就对了。

      顾夫人对顾青葶道:“以后丢了东西告知一声府里的管事,知道了吗?”

      “嗯嗯!”

      ————人散了后。

      顾青葶被顾青书叫到了世安院。

      此刻,顾青葶有些不安的坐在椅子上,顾青书过了良久才与她说话。

      “老娘一词,葶儿从何处学来?”顾青书面上没有一丝的情绪,这让顾青葶猜不透顾青书的想法。

      过了片刻,顾青葶才道:“我……自学的……”

      “如此粗鄙之语,以后不可再说,若是被我听一次,你便抄书一次。”顾青书的语气不容置否。

      顾青葶点头如捣蒜,道:“嗯嗯,我不说了。”

      说到此处,顾青书语气有些疲累道:“回去吧。”

      “哦!”

      顾青葶离开后,顾青书对门外唤道:“夜羽!”

      回了兰葶院的顾青葶也没把今天这当多大的事,换了一身行头,就要出府。

      昨日的说书还未看完,心里总是不踏实,小草今日又请了假,顾青葶只好带小花出门。

      出了正阳街,顾青葶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原本空旷的御街广场,摆了擂台!擂台两旁已经搭起两层凉棚。

      “三妹?”

      顾青葶能跑回头:“南大哥!”

      “三妹也是来看热闹的?”南旋温润一笑。

      “发生什么事了?”顾青葶好奇道。

      南旋温声道:“跟我来。”说罢,南璇带着顾青葶在凉棚二楼的简单的雅间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