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夜撸在线视频网站

      走道忽然变窄,穿过两个数百阶的看台,这便是此次祭祀的会场了。那是一个被观礼台半包围的祭坛,正前方是四个直抵穹顶的女神像,其分别是:

      头戴桂冠,身材高大,长有双翼,手持马鞭的塞勒涅。得益于她与某位英雄之间被广为流传的爱情故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便拥有了生育与放牧的神权。

      其左侧,是与塞勒涅长相极为相似,身材娇小的女神是潘狄亚,据传她是塞勒涅与某位神祗生下的女儿,有些地区却也流传着她们是姐妹的说法。

      黄衍怀疑这种传说的源头,可能是在描述,月亮被某些天体撞击,从而分成两半的事情。因为众所周知,这两个月亮的行进轨道实在过于接近。

      持弓,衣着暴露的“巨凶”女子是阿尔忒弥斯。她与某个猎人的故事也广为流传,因此她也拥有狩猎的神权。

      当然,黄衍表示:我不关心这个,我只关心到底哪个狼灭这么狠,西北望,射月亮。

      也不怕溅到自己嘴里。

      最后一个与其他三位打扮风格完全不同的神祗是娥。她也是有史记载,且唯一可以追溯根源的月神。

      据“那位大人”所书,这是人类封神的一个真实例子。

      一行人走到看台最上方,在被半人高石制矮墙包围的“卡座”里各自落座。

      祭台两边没有标号的地方,是给家里没有孩子需要接受洗礼,单纯过来看戏吃瓜的群众准备的看台。

      在几个长辈给黄衍教授各种注意事项的时候,镇民们便全部到场了,座无虚席。

      好一会,白袍牧师从两侧鱼贯而入,喧闹的会场也变得安静下来。

      最后出现的是。一个气度不凡,手持节杖的白袍老者,他是陈礼轩的父亲,地区主祭陈天翔。

      “四月重聚之日,也是四月女神陛下们重聚之日。相传这一天...”

      一段长长的开场白,讲述了传说起源,仪式流程以及注意事项。

      后面就有点在传教的味道了...

      全场寂静无声听他讲完,然后由孩童组成的唱诗班开始歌唱赞美诗,修女们向天上播撒花瓣金粉,牧师们抬上来羔羊和乳猪,鲜花与美酒。

      好一通流程下来之后,终于到了第二个环节。足岁儿童上台祭祀献祭和洗礼。

      到这个环节,就没那么庄重严肃了。看台中,穿着钱有商会制服的零售员,在观众席各处游走,售卖手里的零嘴饮品。

      所以钱有商会还是承包商或赞助商?

      向镇民们兜售物品是小头。大头就是正常祭祀下来,神殿的花费。

      你特娘的真是个商业鬼才!

      其实仔细想想,虽然仪式很庄重,但毕竟大过年的,图的是个轻松与喜庆。毕竟第二个环节,本质上还是一群家长吃瓜看戏与拼娃的活动。

      陈家目的是在传教,是整个【和城地区】中唯一被允许存在的神殿——【四月神殿】供奉家族。

      罗家么,老保安了。此外也会趁机招收几个好苗子培养。其模式是:我供你家孩子十三年的学杂费,孩子毕业后给我打工,直到还清所有债务。

      年祭+传教+新年茶话会+新品发布会+业务推广+人才招募!佩服,佩服。

      “一生...钱叔,我觉得你还能搞一轮慈善晚会,再包个场子搞拍卖会。别老割老百姓的韭菜啊!咱镇子上的土财主们,富太太们的钱包又肥又好榨油。”黄衍适时建议道。

      钱富甲一听,顿时双眼放光,一副直到今天我才真正认识你个小子的样子。

      “以前你爹说你聪明,我还不相信。现在,和我学做生意吧。你这就是天生做生意的料啊!”

      这波啊,这波是臭味相投,狼狈为奸。

      一旁秉持优雅的陈叔也放下茶杯,仔仔细细,从上到下,又好好打量一番黄衍。

      道:“老钱,你这不把多多介绍给他认识认识,真是可惜了。说这俩小鬼合作,能制霸全大陆的商场我都信。”

      黄衍有些不解,这个多多是谁?听起来像个妹子?

      还没等他问询,罗叔就解释道:“多多是老钱的女儿,比你大七岁吧。别看她年龄小,早就是咱【和城】有名的天才少女。不但长得漂亮,天赋好,还有头脑!那做起生意的时候,跟个魔鬼一样。不把油都给你挤干,坚决不罢手。”

      十二岁...龟龟,本来还想认识认识呢。那还是sua...请务必介绍给我认识!萝莉养成计划回去就给安排上!

      罗叔没有听到他的心声,继续介绍下去。“你看这一连串的商业策划,包括打横幅,贴标语,新品发布会,豪华限量版之类的点子,全是她想的。还有我们和你老爸这些年合作模式,也是多多提的。”

      黄衍这才明白,原来他的一生之敌,其实是这个叫做钱多多的少女。

      “还有最近在城里热卖的玩意...”

      淦!原来那些总抢先他一步的发明,也是她弄出来的。

      黄衍暗自腹诽:好你个小姑娘,竟然屡断小爷财路。这你不肉偿...口胡,口胡,哈哈哈。本少爷身为一个老绅士,怎么会如此之龌龊。没有证据的事,可别乱说,咱们再熟,我也要告你诽谤的。

      就这么一会,在几个大人口中,他已经和钱多多被冠上“卧龙”“凤雏”之名了,商业上的。至于为什么他们会知道“卧龙凤雏”,那可真是得多亏了“那位大人”啊~~

      发明被人抢先也就算了,连文学名著和二次元都有人抄袭,妈的你们这些剽窃怪是真的不给后来人留活路啊!

      黄衍已经百分百确认,这就是俩穿越者了,不然他直播曰五档电风扇。

      反正又没有直播,又没有电风扇,有了也不一定有五档。

      “献祭者登台!登台的顺序按照座位的号码,孩子们上来吧!”陈老爷子大声说道。

      如此,猴戏...哦不,拼娃大会就正式开始了。黄衍的排号靠后,这是陈叔特意安排的。

      渐渐哄闹的气氛中,一个身着白色棉布袄,鞋子也是净面棉鞋,抱着绸带的幼童登场了。

      一个出身普通家庭的寒门弟子。

      虽然已经在开场就教过一遍,但陈老爷子看他十分紧张,便再次嘱咐道:“孩子,把东西放上祭台,然后跪在棉垫上,向女神虔诚祷告。要心诚,千万不要想一些不敬的事情。”

      儿童闻言照做,解开袋子,那是一条不知名生物的大腿,其上还有被箭矢洞穿的伤口。

      他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低头躬身,结结巴巴地念道:“赞美伟大的女神陛下,请女神们陛下保佑我,请女神们陛下保佑我。”

      显然分不清祭祀和祭拜的区别。

      孩子没念多久,便有一道光柱穿过天窗落下,照射在他身上。躬身连连的孩子,被压的拜倒在地。不再是紧张的发抖,而是类似伸懒腰那般轻颤。祭台发出微弱光芒,照出两个同色光环。

      这代表有一位神祇陛下降下了神赐,并且价值不菲。

      黄衍眼睛都看直了。这大白天的,光线强度可并不低。即便如此,光路清晰显眼,且并未给人带来刺目感,如同月光般柔和。

      丁达尔的棺材盖都要压不住了!

      这是黄衍第一次直观的“看见”【神力】。

      约莫十几秒后,光柱收缩,光环散去。

      陈老爷子看了看还在祭台上的大腿,朗声说道:“女神陛下仁慈!两色双环洗礼,亮度中等!孩子,两位女神陛下怜悯你的穷苦,并未收下那后腿,拿回去吧。”

      “一上来就是双环?这小子福源和天赋都不错嘛。”人群中有懂哥开始科普。“往年的仪式里,双环基本上就代表这个孩子,是所有人里最出类拔萃的。”

      “两色双环,说明有两个女神陛下都承认了这个孩子的天资。光环量度不弱,光柱持续时间也不短,表明这孩子收获了莫大的好处。”

      他一通说明过后,做出了结论。“也就是说,他值得这家人倾尽家财送进城里上学!未来前途无量呀。”

      “恭喜啊,恭喜啊”,“把孩子供出来,他们家就能享福了呀”,“你看有没有时间,让我女儿和你家孩子交流交流?”...

      道贺声与说媒的话,在某片区域响起。孩子的父亲已经乐坏了,同时也暗自下定决心,说什么也要供孩子进城读书。

      “谢谢女神陛下,谢谢祭司爷爷。”

      跪伏在地的孩童起身道谢。黄衍发现,原本瘦小的他,竟然长高了不少,体型也变得强壮,从火柴棍变得像个小牛犊。原本他费老大力气才能拖动的布袋,此刻就这么单手拎了起来。

      孩童先是连连道谢,然后又眼泪汪汪地说道:“这是俺爹为了俺打回来的,为此他还受伤了。所以,俺想把它卖了,给爹换点伤药。”

      见状,钱有商会的工作人员立刻走到他面前,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出了一个超过市场价的价格,把这腿收购下来。

      此举赢得观众们的一片叫好,广告算是打的很成功。

      这孩子又从牧师那领了一个铜牌,上面登记了他的信息和洗礼情况,这两项是他入学考试时,重要的评分指标。

      又是连连道谢,孩子就回去了。

      黄衍见此,心想:这熟悉的既视感...也就是开场白有点尬,演技有些浮夸。建议再整些什么父母双亡,惨遭遗弃的可怜出身,然后原地出道成为偶像。

      “多多教给老钱的招”罗叔低声提醒道,又骂了一句:“靠女儿赚钱的无耻老贼。”

      “我能生出一个商业鬼才女儿,说明什么?说明我基因好,培养的好。你不就是对我羡慕嫉妒恨么,有本事你也生一个,养一个出来啊。”

      虽然在心里吐槽“情节烂俗”,但好在还没到,请编剧量身订做悲惨身世,然后博取流量出道的地步。

      他对着孩子是抱有同情的,毕竟不依靠角光环和金手指,要在一个高武世界里混出头太难了。

      理解理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