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任我橹精品视

      邹后晴缓了缓才接着说道:

      “我推荐你选一门公选课来代替这门课的学分,不过仅限人文社科类的,如果你愿意,我会帮你同教学科打招呼的。”

      范伟进一阵晕乎,什么情况,这未免也太离奇了点吧。

      就范伟进了解到的,在京大,每门课的优秀达标率是有人数限制的。

      这也很正常,就京大里大部分学生的智商,即使不怎么上课,考试前突击两周,拿个好成绩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专业英语能免试拿到优秀,还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范伟进倒不是因为又出了次风头,京大教务处有规定,学生的GPA,也就是平均绩点必须达到2.0以上,差不多相当于平均分70分以上,否则就会被学业警告。

      范伟进还是很危险的,关键就是公选课缺课太多。

      每次的作业有严沁帮忙,他每次都能按时交上,考勤的成绩就不用指望了,仔细想想还真有点担心。

      范伟进心里很有点庆幸,得亏念的不是水木大学,他可是听说过,就在几年前,五道口的学生每年寒假还得带着成绩单找家长签字。

      可以想见,范伟进要是把敢成绩单带回家,肯定能让老妈唠叨一整个假期,想想他就感觉有点不寒而栗。

      刚下课,范伟进没多耽搁,起身就准备走人。

      “范伟进。”

      范伟进被人叫住了,他回头一看,发现喊自己的是黎晓琳,他有点好奇,也不知道她这会儿找自己干什么。

      他止住身形,随口问道:

      “找我有啥事?”

      黎晓琳眉毛微蹙,心里有点不高兴,说道:

      “我们是同学吧,没事就不能找你?”

      范伟进也感觉自己的态度好像有点不合适,便笑着说道:

      “哪能呢,有事你就说话。”

      “严沁呢,她今天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

      黎晓琳并没有说正事,反而问起了严沁,倒是把范伟进弄得莫名其妙,他也弄不清楚她的意图,实话实说回答道:

      “她一个上午都是专业课,就没跟着一起过来。”

      说实话,严沁进出光华还真是熟门熟路,元培没固定的教学楼,她没事就跟着范伟进过来,很多老师都眼熟了。

      稍微缓了下,范伟进又问道:

      “你找我有事吧?”

      黎晓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里很是不忿,这人还真是,一句话都能问两遍。

      看着她嗔怪的模样,范伟进有点恍神,还真是乱花迷人眼,当然,他心里压根就没生出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以他的审美眼光来看,黎晓琳绝对是极合眼缘的,个子高挑、肤白貌美,在光华也算是很出挑了,妥妥的美女一枚。

      范伟进绝对没别的心思,他清楚,黎晓琳可不是善茬。

      在光华新生里她也是数得着的风云人物,连宿舍老大那么耿直的性子都被治得服服帖帖的。

      范伟进可不想自讨没趣,话又说回来了,严沁二指禅掐人的功夫日益精进,闹出乱子受伤的还得是他自己。

      “后两节没课,你准备去哪?”

      黎晓琳没理他的话茬,直接问道。

      范伟进一时也摸不清她的意图,只得顺着她的话说道:

      “我准备去图书馆看看。”

      “那正好,我也准备去图书馆,咱俩正好顺路。”

      范伟进又不傻,自然不会相信她的说辞,他是真不想再耽误时间,只得无奈地说道:

      “有事您就直接说好了,你这样弄得我很没安全感啊。”

      黎晓琳忍不住又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问道:

      “范伟进,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我发现每次跟你打交道,感觉你都很不耐烦。”

      范伟进心说,这还真是个精明人。

      可问题的关键在于,精明人一般都很容易惹出麻烦,而范伟进又是最怕麻烦的主,对黎晓琳自然而然地就会敬而远之了。

      这话自然不好当面讲,他笑着说道:

      “看你说的,我这人就是比较懒,平时都不好意思跟美女打交道。”

      这话很假,黎晓琳明显是不信他的说辞,不过也没再深究。

      她盯着陈乔山说道:

      “我就是想问问,你的经济学是什么时候学的?”

      范伟进有点意外,她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他不想跟人聊这个话题,尤其还是班里的同学。

      他稍一琢磨,随口敷衍道:

      “我的经济学水平很一般的,你不要看我专业英语成绩好,这个代表不了什么的。”

      “是吗,你都把张领导挤兑得住进医院了,这水平还是一般?”

      黎晓琳没给他反驳的机会,又接着说道:

      “你还不知道吧,张领导又出事了,他不久前在报上发了一篇支持DL系进行金融创新的文章,结果前几天又住进医院了。”

      范伟进这次是真的有点惊讶,这事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张领导的那篇文章他读过,怎么说呢,就是一次赤果果的吹捧,全篇内容概括起来就一句话,DL系的融资很健康!

      这事要是放在平时,或许就过去了。

      可现在的问题是,DL系牵扯了十多万的中小债权人,如今正闹得不可开交,张领导这次进医,想来是迫不得已吧,范伟进心里很不厚道地腹诽着。

      “没发现,你这人还挺记仇的,人都进医院了,你还笑得出来,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黎晓琳看不过眼了,忍不住出言讽刺道。

      范伟进也没在意,直接说道:

      “这事和我没关系,那文章又不是我写的,就现在这情形,张领导要是让DL系的那帮债主碰上,就是没病估计也得躺进医院。”

      他还真不是危言耸听,这可是有先例存在的。

      《货币战争》的作者,曾经公开帮泛亚站台,后来泛亚出事以后,他在太原的酒店里出席活动,被闻讯赶来的泛亚事件受害者围殴,闹得颜面扫地。

      相比较而言,被打的这位充其量也就算是个金融界神棍,机会主义者,连个学者都算不上。

      张领导可是货真价实的著名经济学家,本身还兼任京大的校长助理,影响力自然不容讳言,现在DL系出了问题,对他的声誉打击可想而知。

      范伟进知道,这事还远没到结束的时候,竞争无处不在,这次张领导的麻烦小不了。

      “你在想什么,你还没回答我呢!”

      黎晓琳旧话重提,直接催促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