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视频怎么设置清晰度

      对于世界上大多数的事物来说,破坏总是比建设容易。这道理在这个世界也是通用的。

      那天,善存道士在假山上一副指点江山,胸藏丘壑的模样,何等的意气风发。可等做完动工方案,落到实处就变得困难重重,把个一副仙风道骨的风流人物,愣是给逼成了一个乡下落榜失意的落魄教书先生,木木愣愣的。

      他的整个计划分三步走,第一步:立青牛,引活水,善存道士利用八卦玄学确定好青铜牛立放的风水位置,以这方位为坐标厘定溪流的流经线路,指挥着仆人刚挖到青铜牛这,偏偏挖穿了暗藏着的一眼泉眼,不知道蓄积了多久的泉水猛然就冲了上来,顶着牛头下巴,一气儿顶飞了半丈高。落下后把泉眼附近咋了个坑,还好没砸着人,只是把首当其冲的善存道士喷了个落汤鸡。还仙风道骨?那是个啥?

      经过这一下,也不用引活水了,这泉眼就是现成的。接下来第二步,伐青竹,植秋枫。

      人多好办事,刘管家并着善存道士,指挥着众多仆人,风风火火的把万年松附近的竹林给砍伐干净,立起一座以枫木为主材的八角凉亭,凉亭檐下挂上七盏灯笼,秋枫主木中之火,灯笼用以勾连山上青松木属和山下金行。用时两天。技艺熟练的园艺老手亲自上阵指挥,丝毫看不出新近动工的痕迹,一切浑如天成。

      第三天,那棵万年松一夜秃了,就这么秃了,整棵树就片叶不沾身了,连树干都有种枯萎的感觉。看上去老惨了,真不知道这一夜它经历了啥。

      当善存道士背着手来欣赏自家的杰作时,突然变得又惊又愁,差点把那撮宝贝胡须给拔秃了。一副准备用胡子给万年松陪葬的架势。

      急吼吼的好不容易找出毛病,让人把凉亭往外移出两丈,又让园艺师日夜守候着万年松,两天后,这可倒霉松树终于是缓过了劲儿。

      善存这翻车道士心里狠狠的吁了口气,他终于算是把风水大师,修道高人的金字招牌给找补回来了。生活不易啊!就算是混道士圈的也一样。

      剩下第三步就是串联五行,让风水局运转流通了。这些简单的手续只需起坛,引符,掐诀做法就成。这是道士的基操,总是祖师爷给力,大庭广众之下没让这翻车道士再度翻车泪奔。

      全部工程完工后,假山上那股长久以来,让靠近之人心生烦躁,无名火起的莫名感觉消失了。为了防止生变,善存道士咬牙切齿在这里待了三天三夜,那几天,刘虾发现他明显沧桑了不少……

      这几天刘虾劝了劝管家爷爷,自己主动承担起为善存道士送斋饭的任务,主要理由就是为了消除因为管家爷爷的当面拒绝,可能造成的道士心里的不快。也正好顺势打起某些小心思。

      “道士先生,您来口豆腐,这清炖豆腐是以前我娘做给我吃的,滑嫩爽口,味道好极了。还有这瓶,这是果酒,我查了道律,喝果酒不犯戒的。”道士撇了一眼,这小混蛋穿着小黄褂,一手一个大鸡腿,一脸的销魂吃相。让自家这本来香甜可口的果酒到嘴里也变得没滋没味了。

      谁能想到这小破孩子天真的外表下是一副混不吝的熊样。跟你混熟悉之后,一点也不注意礼节。

      “你小子是不是有啥事情求我啊?在这儿缠了贫道三天,有啥事儿就说吧。”翻车道士牙疼,得赶紧把这小破孩轰走。

      “瞧您说的,小子这不是怕您因为小子的事对我爷爷有怨嘛。趁着有机会殷勤一番,好让道士先生消消气啊。”刘虾搁那儿装委屈。

      道士不屑的说道:“你赶紧打住吧,老道走南闯北,行走红尘几十年,还能被你糊弄了?”

      道士冷哼一声,“有事就老实交代,再给我些整虚头巴脑的,老道等会儿让你爷爷收拾你。”

      刘虾连忙道:“哎呀呀,您老行行好,一定要手下留情啊。真让我爷爷知道我烦着您老,他不得把我皮给揭下来呀。”刘虾又是作揖又是讨饶。

      “哼,刘管家那么稳重一人,怎么会有你这个混不吝的孙子。说话说话还一套一套的。”

      “天桥下说书的挺多了,听得多了,自然就学了一些。至于是不是亲爷孙,这您问我爷爷去,我也怀疑我是不是他捡的。”好险,可算圆回来了,人设还没崩。

      “嘁,不用问了,老道对看相也有些心得,你们当然是亲爷俩。老实说,你到底要干嘛。”老道不耐烦了。

      “嘿嘿,您老见多识广,有没有那种不有用出家又能学本领的道观啊?给晚辈提点提点吧。”刘虾舔着脸问道。

      “哦?你这是不想去当书童了?不怕你家尚书老爷和你爷爷怪罪?”

      “怕呀,不过世界这么大,晚辈趁年轻想去看看。天桥下那个说书的老骗子曾说过“朝游北海暮苍梧,一剑光寒十九洲”,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刘虾此刻算是真情流露了,在见识到善存道士修改风水局的种种神异,不管是不是翻车,他都觉得他的心,躁动了,不安生了。这既是出于好奇,也是恐惧于,万一这个刘晋元就是那个他记忆里的刘晋元,那……

      “你小子是来拆台的吧,光问些我没谱的事儿。还净想好事,不想出家还能学本事,凭啥这天下的好事都让你占了?”善存道倾诉骂道,“要说这般大本事,大神通,我也没见过,不知真假,许是说书人杜撰的。”

      道士呷了口果酒,一脸遗憾的说道:“不过要说修行求道,却也是存在的。”

      “还真有啊,道长能给说说嘛,也好让晚辈涨涨见识。”刘虾一脸神往的道。

      善存道士被刘虾这模样给逗乐了,可能是那两句诗说中了他心中的某些东西,让他一股倾吐欲望被勾了起来。

      “要说这天下间,练武习文的地方自然是不胜其数,我大唐风气开放,国人自信,从草莽江湖,到庙堂军武,从村郭私塾到官学书院,种种流派,种种学说,可谓是百花齐放,争奇斗艳。”

      道士此时道髻散开,凭栏而坐,此刻已是黄昏时分,夕阳照在微风拂起的灰白华发上,风韵自成。

      “然而,以吾观之,此等不过是红尘世俗,忙忙碌碌,蝇营狗苟所在,虽然是构成人道文明的主体之一,但是终究与逍遥长生无缘,与生死烦恼羁绊。”

      “若是真有心修行,想要寻仙问道,还是要往深山大泽,人烟不存的福地洞天找寻。只是,若想如愿,那机缘,天资,气运这几样东西一样不可少。这其中的艰辛,惜哉……痛哉……”善存道士越说越惆怅,到最后似乎忘却周围事物,一个人自言自语。

      “道长,您也是问道修行中人吗?”刘虾下意识的给了善存道士一个宣泄的渠道。

      “我?呵,贫道虽有心,也邀天之幸,寻得机遇,却独独没有那份天资,只能在这万丈红尘里与一群蝇营狗苟之辈抢食吃。可恨,可恨啊!”

      善存道士眼睛都红了,神情似癫,仿佛这大半生的记忆,不甘,愤恨都凝聚在这一句话里。

      这是被人生这个命题吊打了呀。刘虾吐了口槽,随即忙道:“道长还请节哀,有道是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人生无不已,未来自可期呀。”最后还拉着腔学说书人唱上了。

      “哼,一边去吧,老道还要你个毛头小子来安慰我?”善存道士老脸暗自一红,慢慢恢复到风轻云淡,强行挽回道:“老道漂泊大半生,唯一知道的有可能修行问道的也就属蜀山了。”没办法,不来点干货,镇不住这小子。

      刘虾也的确被镇住了,那小心脏差点被吓得骤停。嘴里讷讷道:“蜀山?”

      “对,蜀山,据我所知,你无论是想学点本事,还是想修行问道,这都是你的最合适去处,更妙的是,他还不用出家!”老道士有点向往,不出家好啊,贫道在全真教这个大坑里被害惨了。

      “唔,今天在这小小的假山小亭子里,在你这小毛孩子面前纵情放肆一回,虽然颜面大失,但心里好受多了……既如此,这亭子就叫纵情亭吧。”

      刘虾失魂落魄的掂着食盒走在园林小路上,也没心情送还食盒了,径直往小楼走去。他进了房间,扔下食盒,裹着被子蜷缩在床上,夕阳的余晖终于收敛,房间里彻底晦暗下来,也晦暗了人心。

      蜀山,修行问道,尚书府,刘晋元,一系列元素组成一副拼图,拼图上还出现几个晦暗的,本不在他考虑范围内的名字:李逍遥,赵灵儿,林月如,酒剑仙……

      就当他还抱有一丝侥幸吧,对于神魔的世界,刘虾是抱着叶公好龙的吃瓜心态的,虽然羡慕,但他确实不想参与,看看就好!

      只是这拼图上还少了一个佐证支柱,以上任何一个暗淡的名字被点亮,仙剑奇侠的世界,就彻底映射在他心中了。到时候留下大概会说:终究意难平啊!

      错了!打住啊!刘虾心想的是赶紧快逃命。这世界是仙剑啊,这是刘晋元啊,这大宅园是尚书府啊,不知还有多久的未来,拜月就找上门来了。迎接尚书府的就是灭门!地狱模式,要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