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黄蝶大王

      “阁下好大的口气,不知道的还以为阁下在这勿忘林只手遮天。”空中传来兽族雄浑的传音。

      厉沉渊一手捏着茶杯,另一手上缠着白色布带,傅浔还在打着结。

      傅浔手上顿了顿,有些怀疑,这兽族是不是脑子抽了,修为不怎么高,底气倒是足,看样子来的应该是猛虎王。

      厉沉渊:“孤可没有只手遮天,只是提醒你们,还有,孤不喜欢有人站在我头顶说话。”

      “砰”话音刚落,一道身影从空中坠落下来,砸在了沈知行三人面前,发出巨大的声响。

      众弟子:自己摔的话,不可能这么重,反而像被人捶下来的。

      沈知行:看着就感觉疼。

      轩辕殿主:听着好刺激。

      程长老:到底是皮糙肉厚的。

      轩辕西被眼前一幕惊到,怔在边上,也不再要辟谷丹。

      猛虎王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的骨头随着它的动作咔嚓咔嚓得响个不停。

      众人齐刷刷看着站起来的猛虎王,格外佩服:不愧是你,厉害了。

      厉沉渊轻酌了一口,平淡地说道:“孤从进入你们这个位面就是在这空间薄弱的地方,你们若想孤换地方,也该找个孤喜欢的地,拿出点诚意来。”

      身为混沌族,对于空间屏障薄弱的地方,并不友好,会不断吸收这的空间之力,导致这部分空间开始崩塌,这还不是本人可以控制的。

      猛虎王不敢再轻敌,这谁能想到一个看不见的瞎子这么厉害,他被拍的时候不是没有反抗,只是压根没用。

      猛虎王看了眼沈知行三人,有些迷惑,有些轻视,哼,这几个人族还能伤成这样?不是挺厉害的吗?

      沈知行瞟了一眼猛虎王,闷哼了一声,高声说道:“前辈,在下是傅浔他师父。”

      厉沉渊感受到人员十分众多,被这浓郁的人气熏得有些难受,面上有一丝不悦,说道:“进入孤领域的人可真多,若是半刻钟内还这么多人,孤让你们永远出不去。”

      傅浔:“......”真性情。

      沈知行:“前辈,这。。。”

      轩辕殿主:“......”比我还任性。

      程祁:“......”不至于吧。

      猛虎王:“......”是我惹到她了????

      厉沉渊见众人仍然没有作为,放出了一丝威压和神识,众弟子顿时感觉胸闷恐慌,脊背发凉,仿佛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般,格外头皮发麻。

      沈知行三人合力释放出各自的灵压,抵抗着,众弟子才感到轻松些,看到各自领队人的指示,都原路退了回去。

      厉沉渊颇有些玩味的感觉,又继续加了一丝威压,想看看这些人能抗多久。

      见几个人还能抵抗,威压继续加,继续,继续,再加点。

      厉沉渊见那几个领头的撑不住了,终于收了威压,感觉这个位面的人也好弱,优雅地翻了个白眼。

      傅浔有些想笑,感觉她有些可爱怎么说,这白眼,是真的可爱。

      如果别人知道他有这想法,一定会说:竖瞳已经够恐怖了,还双目空洞无神,能觉得可爱也是品味够独特的。

      厉沉渊神识探查到了一个问题人物,心中有些复杂,放下手中的茶杯,用意念在食指上割开一道小口,快速将血点在眉心。

      原本空洞无光的竖瞳变得圆润,墨绿色逐渐变为赤金色,视线望向轩辕殿主。

      沈知行不动声色的往身旁人那边挡了挡,轩辕殿主心跳有些快,手心冒出冷汗。

      厉沉渊看着她,温和地说道:“你过来。”

      轩辕殿主有些警惕,慢慢的走了过去。

      厉沉渊伸出手,扶着桌角站起身,不知为何桌角发出一声声响。

      厉沉渊面上淡定,心里:嘶,jio好疼。

      傅浔嘴角挂起一丝微不可见的笑意,憋笑好艰难。

      轩辕殿主嘴角抽了抽,看着眼前人面上温和的笑意,越发警惕。

      厉沉渊收了浑身的威压,仿佛普通人一般,拿出一颗水蓝色的珠子,大约荔枝大小,举在轩辕殿主身前,示意让她接着,

      轩辕殿主半信半疑地看着她,接过了珠子。

      珠子发出了两声轻响,让人感到十分悦耳。

      厉沉渊轻笑一下,说道:“想知道孤为什么只叫你吗。”

      轩辕殿主中规中矩的说:“还请前辈直言。”

      厉沉渊有些感慨:“因为孤曾经见过你的前世,那时你不过是个普通人,心性却是难能可贵。”

      轩辕殿主被勾起了心中的好奇,规矩地说道:“愿听前辈细言。”

      厉沉渊被这真(假)规(死)矩(板)的言语搞得有些想笑,语气十分平和:“不必拘谨,你们不信孤,孤能理解,等你们信任孤了,孤再告诉你吧,不然孤不等于白讲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