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儿子妈妈都是你的

      第二天!

      夏家别墅!

      中午,临近饭点!

      “我回来啦!”梳着马尾辫,热裤小背心衣着清凉的杨绫小仙女,刚进别墅大门,就开始大呼小叫了。

      “好啦黿好啦。”早听到你停车声响啦。

      迎接杨小仙女的是个温柔的大姐姐。

      ᇢ “蜜蜜姐,我好想你好想你啊。”杨小仙女摇晃着马尾辫,向温柔大姐姐身上扑了过去。

      在紧紧环住温柔大姐姐腰肢的那一刻,杨绫觉得真是幸福死了,好柔软的幸福。

      想着,脸蛋还使劲在大姐姐的伟岸上蹭了蹭,嘴巴뺅里还娇憨的哼哼唧唧:“蜜蜜姐,你有没有想我啊?”

      “去去,才离开一天,哪有那样想啊。”大姐姐嫌弃的伸手掌,推了一下杨小仙女脑门,娇笑道:“演的太假啦。”

      “哈哈,夏青呢。”被拆穿的᜺杨绫哈哈大笑着,就开始四下来回ㄣ寻觅起来。

      掴 “书房,刚给你弄一首歌,到书房춰雕琢去了。”大姐姐摆摆ᄜ手。

      ല “我去揣看看。”说着,杨绫蹦蹦跳跳就往书房钻。

      大姐姐好笑的摇摇头,真还衕是个小孩垂子的脾性,活力四射的。

      “夏青~!”刚进书房,杨绫就大叫一声,张牙舞爪的往夏青身上扑。

      “夏青,你写啥呢!”扑在夏青背上,杨绫贴着夏青脸颊探出头,大眼睛闪亮亮的盯着夏青,写写画画的小黑板一眨不眨。

      “给你写歌啊,刚和蜜蜜姐聊天呢突然来了灵梯感,写出来感觉还不错呢。”夏青没管杨绫的调皮,左手环向身后兜住杨绫,右⬯手依旧拿着书记笔,在小黑板上偶尔修改一下。

      “是吗,我看看!”杨绫痴缠的身子,从夏青身上出溜下来,凑到小黑板跟䴑前照㺻着已经有点样휶子的五线谱,慢慢的开始了哼唱。 ;

      “咦头?旋律很美啊,歌词有些像小男孩小女孩谈恋爱的感觉。”

      唱了一遍后杨绫欣喜的看向夏青。

      “嗯,我们就是说到初恋时才偶然捕捉到的那丝丝一晊闪而现的灵感。”夏青点点头,算是确认了她的说法。

      “啊셁?蜜蜜姐还有初恋啊?”杨绫忽然睁大了眼睛,用略带些可怜的目光看着夏青。

      “想啥呢ⲋ!欔”夏青没好气的在杨绫小屁股蛋上拍了一巴掌。

      解释道:“蜜蜜姐说她当初在片场看到我第一眼时,那才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心动。”

      “切,夏青我偷偷给你说啊ꑔ,蜜蜜姐没准是骗你呢,你堹想啊,哪个女人三十了还没搞过对象,这不是骗人是啥……哈哈哈哈,不要挠我了,我不说了,蜜蜜姐救命啊……”

      对这个小丫头算是没办法了,真的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活泼的有些过分了,夏青气的够呛。

      ꮗ“吃饭了”岑蜜朝书房喊了一句,打断两个小冤家的打闹。

      “呜呜,蜜蜜姐,夏青欺负我~~”杨绫抹着泪盜,哭哭啼啼跑到岑蜜身边一副要告状,伤心欲绝没人要的小可怜模样。

      “瞎说。”岑蜜笑瓌着在她脑门㸌上轻轻弹了一下,小丫头演技越来越厉害了,眼泪说来就来,表情动作都很到位。

      “唔~蜜蜜姐你㒭也不帮我㫘,还打我,我告诉夏青去。”

      这操作真给是岑蜜弄的都想揍她了,屋里一共就仨人,告状还能带往返的?

        没忍住,岑蜜也是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唔唔,蜜蜜姐你还笑,你也不疼我了,我好可怜,呜呜呜……”

      “好了好了,快去洗手吧。”岑蜜笑着从后面推了推杨绫ꈷ的双肩,把她往洗漱室里撵。

      真是个活宝,有她在家的时候保证,让人想寂寞都寂寞不起来。

      “蜜蜜姐,你做的ℙ菜已经得夏青几分真髓了,就是这个色上还差了那么一丢丢。宵”饭桌上,乃杨绫吃着桌面那几盘精美的菜肴,咽下去后,用大拇指在小指头上掐了那么一个小尖艖尖,摇头晃脑的说。

      “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夏青拿筷子的大头在桌面上敲了敲。

      杨绫小脑袋一缩,对夏青皱皱小琼鼻,赶紧低下头刨自己的饭,䩔不再搞怪了。

      夏青这家伙虽然平时看起来脾气好好的,但严肃起来时,在家里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威严,嗯,也就是蜜蜜姐能牢牢制住他,自己可不行,要是为这个挨顿揍可揋就亏死了。

      吃饭归吃饭,但想要她杨小仙蜇女安生下Ჯ来那是不可能的。

      没多一会儿,夏青就觉得自己脚面上踩了一只小脚丫,真是好气又好笑。

      夏青也不理她,继续吃自己的饭。

      杨绫踩着夏青的脚仿佛自己赢了一样,洋洋得意,吃着饭的嘴角都翘了起来,夹菜也更欢快了一些。

      柔软후的脚尖在夏青脚面쪪上一点一点的。

      “对了。”杨绫忽然从自ᛄ己饭碗中抬起脸来,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瞟向夏青瘠,严肃道:“我爸妈昨晚在电视中见到你了。”

      夏青一顿!

      然后没事人一样点点头,问:“然后呢?”

      “什么然后,你一点都不吃惊吗?”杨绫瞪大了眼睛。

      “吃惊什么,上电视节目不就是给人看的么,看到我的人那么多,我吃惊吃的过来吗。”夏青理所当然说道。

      ꏂ杨绫惊讶了,“不是Ἰ,我爸妈怎么能和其他人一样呢,那可是你的未来岳父岳母啊,你这拐走人家闺女的小贼,居然这么胆大的么,还是你已经想到对付他们的办法了?”

      鿿

      馬屁!

      我要想到了对付他们的办法,我还会忍着放你这么个小美人,在嘴边不吃吗。

      夏青心里的碎碎念都快要冲破天际了。

      不过这话夏青当然是不ᐍ能这么说的。

      嘴硬道:“哈,这叫什么话,难不成我还应该怕得要死吗。”

      那对父母㫫可是不像蜜蜜姐母亲那样温和。

      从杨绫口中得来的消息,那对未来的老丈人老丈母娘,对女儿的管教是很严的。

      杨햼绫不止一次说过,要是廱被他们知道她在和他뗤谈恋爱,绝对会杀过来打断他的腿。

      被吓了这么久了,夏青哪还能不害怕猽的。

      窅“啊,你就没有一点心虚的感觉?”杨绫见夏青那平淡的表情,微微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䴊

      ◄ “䐀没啊。”夏青道。

      “蜜蜜姐,你看夏青。”杨绫真是被夏青的厚脸皮给打败了,摇晃着小身子向岑蜜不依的撒娇。

      岑蜜无奈的看着两ⵆ个小冤家,真是,杨绫年纪小闹腾也就算了,夏青还陪着眬她一起玩。

      真是没点消停的时候。

      “吃饭!”学着夏青的样子,岑蜜也用筷子重重点了点桌子。

      “是!”“Ắ是!”

      这下两人都不说话了,开始乖巧扒饭。

      果然权威什么,还是家里最做主的那个人说了算。

      吃完饭,杨绫主动负责刷碗,其实没多大工作量,就是将碗筷扔水池里,锅盆里的汤汤水水倒掉,然后再统统放进洗碗机。

      最后洗洁精一加,按钮一点,就啥都不用管了,锅碗㌢瓢盆自己就变得干ừ干厁净净,出来连消毒都给处理好了,只需摆쁻放一下就ㆅOK。

      虽然很轻松,但这毕竟是个态度问题。

      既然是家庭里的一份子,那就不能只索取,该干活的时候也是得主动的。

      不能打马虎眼。

      ⇺ 큍客厅里!

      夏青斜倚ꌸ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在修饰新歌的词曲。

      在外人看不到的空间里,夏青初步完成那首歌的词曲,就像立体画一样緷悬挂在空中。

      词曲通体呈金黄-色。

      更쥼玄幻的是那些词曲仿佛都是活动的一般,在夏青精神力的加持下,自行跳动着对词曲进行更换修补。

      一个音符又一个音符更替、挪移、交换。

      一个词句消失,一个词句又补上。

      경 歌词曲谱之间的衔接更加邶契合,更加协调,更加旋律优美。

      随着时间推移……㞋

      整首歌的词曲在一点一滴的修饰下,颜色金光开始浓郁。

      而在歌词的下方,一个小号的夏青,正扯着张躺ⷼ椅悠闲的半倚在靠背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发生的一切。

      随着整首歌词的金光浓度越来越厚,小号夏青和空间外面的夏青嘴角同时挂上了一抹得意的微笑。

      풠对夏青表情很熟悉的岑蜜知道,这읆是有收获了。趁间隙将早准备好的葡萄熉剥了一颗,轻柔的喂到夏青嘴边。

      韜就好像开了天眼一样,葡萄还ರ未碰触到嘴唇,夏青嘴巴就已经张开。

      一口将葡萄含进嘴里。

      务 顺便还咂啵了一口,岑蜜那根伸进来的纤纤手指头。

      岑蜜白了他一眼,继续给他剥第二颗。

      真是长不大的孩子气,那么幼稚的小游戏总是玩不够。

      说起来,这个家里岑蜜年岁是最大的,已经三十了。

      夏青次之,二十二岁生日刚过。

      杨绫年岁最小,才十八岁年龄,属于刚刚成年。

      三个人虽然都是娱乐圈里混的人,但各自所在的圈子却又都不太一样。

      杨绫是练习生出身,十三四岁췚被选进公司,十六岁出道,现在刚经历高考,开学就是中音的썠大一新生。

      走的是唱跳路线,清纯气顥息十足吸引了不少讘粉丝,目前属于介于二线三线之间的小流量艺人。

      岑蜜十八岁出道,在电影学ꛖ院大됑一的时候,被一部主题青春校园的电箣视剧组看上,出演了那部戏的女二就此走上演艺事业。 嬩

      䰻 现在混的是演艺圈,但因为性子原因됍戏路一直很窄,十来年演艺事业加ﴀ持下还是个半温不火,拍戏大多是配角之类角色,很少的几部主角,也没形成过什么话题,自然也火不起来。

      对岑蜜的总结套句常说的话,就是컷宝宝尽力了,但实力か不允许啊。

      想想也是。

      一个不拍恋爱剧,不拍露戏,不拍吻綟戏,连牵手都不行的各种不拍女演员,导演和经纪公司没直接封杀她,还得是沾了她长得好看的光。

      温柔大姐姐形象,不用演根本就是刻在骨子里的,几乎뱓每锷部戏都是如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