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阴影视tv破解版

      虞姝在场就不可能让江词自己上药。

      “我来上吧,你不要乱动。”

      她一把按住江词想要抽回去的手,将解开的绷带暂时放到一边。

      “你不会,嘶……轻点。”

      江词被她的举动给弄得倒吸一口凉气,林虞姝这个大小姐哪里给人上过药,他多少也有些心理准备。

      “弄疼你了?抱歉,那我慢点。”

      虞姝有些不好意思地冲他笑笑,又只好放轻上药的动作,小心翼翼地在那道狰狞的伤口上涂药。

      她的动作尽量放轻。

      江词的脸色也好看不少:“嗯,就是这种力道。”

      虞姝闻言也松了一口气,“好,那你忍着点,我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不太熟练。”

      “没事。”

      两人的声音在房间中相继传来。

      在房间外,跟随着纪年安而来的众人面面相觑,神色里是掩不住的尴尬,偶尔有几个还在幸灾乐祸。

      大白天的。

      这么刺激吗?

      “那个,会长,想要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带点绿。”

      旁边的副会长语重心长地拍了拍纪年安的肩,满眼的同情和怜悯。

      实惨。

      互相绿。

      “咳,看来咱们的副队是不用我们瞎操心了。”

      校纪检队这边的人老脸一红,尴尬轻咳一声。

      也幸亏之前那喜欢江词的女生没跟来。

      不然这场面得多劲爆。

      他们也没想到,看着性冷淡的副队长,居然会……在下。

      而且他们更没想到。

      林虞姝这么一个和江词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人,竟然藏得这么深,真是瞒得他们好辛苦啊。

      校纪检队的人在疯狂憋笑。

      学生会那边的人不敢吭声。

      时不时还瞄向他们那已经脸色沉到整张脸都垮下来的,学生会长纪年安。

      也没人敢上前安慰去了。

      “呼——”

      纪年安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眼前的房间内还时不时传出那两人断断续续的声音,一下又一下刺激着他的耳膜。

      旁边的人静悄悄地看。

      没敢吱声。

      纪年安重新整理好情绪,拿出自己房卡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不管看到什么不堪入目的场景。

      他都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可以接受了。

      “哔”的一声。

      房门开了。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屏息起来,如同即将上战场临危不惧的士兵,带着赴死的决心,去迎接这足以令人大跌眼镜的真相。

      学生会的人更是如此。

      林虞姝在可是出了名的纪年安的头号追求者。

      现在竟然和江词在一起。

      这是什么?就是对我们学生会长赤果果的背叛啊!明明之前还表现出一副和会长和好的样子,结果转头就跟校纪检的副队做这种……

      这能忍吗!

      当即就有学生会的人先站出来。

      声音洪亮,中气十足:“里面的人听好了!你们已经被——呃…”

      话说一半卡壳了。

      一窝蜂的人全部涌进来,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却忽然愣住了。

      江词和林虞姝分别坐在椅子上。

      旁边有个小药箱。

      江词的手臂放在桌上,一道狰狞的伤口几乎将他手吞噬。

      而林虞姝手里拿着镊子夹着朵小棉花,似乎正在涂药的样子,而他们一窝蜂的全部闯进来,好像也吓得林虞姝一个手不稳,力道重了些。

      江词也因此蹙紧眉头看向他们。

      “你们来干什么?”

      最先冲进来的那个人愣住了。

      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又一阵红,跟变戏剧一样别提有多滑稽了。

      几次开口欲言又止。

      结果在江词凌厉的视线注视下,愣是涨红了脸尴尬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呃……我,我们。”

      也不止是他的反应这么失态。

      所有人都做好心理准备要来一场史无前例的捉x大戏,结果……?

      学生会的人打着哈哈尴尬赔笑。

      纪年安垮下来的脸色也渐渐变得微妙起来,到最后他看见林虞姝清澈的双眸里满是茫然。

      显然一副没搞懂现状的样子。

      纪年安:……

      忽然觉得很愧疚怎么回事。

      他到底还是领头的,那些跟过来的其他会员和校纪检队的,都是跟着来凑热闹看的。

      抓了个寂寞。

      “好了,没你们事了,都出去吧。”

      纪年安转身摆摆手,赶走身后那一群尴尬赔笑,又有好奇探头看热闹的一群人。

      “会长加油!”

      “会长,别输了!”

      学生会的人心领神会纷纷给纪年安打气,前前后后的相继出去。

      校纪检这边有人不怕死的又回头嚷嚷一句。

      “副队不要怂,抄起家伙就干!”

      结果马上就换来校纪检队长给他来了个爆栗,怒骂一声。

      “你丫还嫌不够乱是不是?”

      话音刚落,校纪检队长像是想起什么,回头又赶忙嚷了一句。

      “能把人带回来我给你放三天假!”

      “好走不送。”

      这话说得纪年安忍无可忍,额头隐隐青筋暴跳,他直接甩上房门送人。

      江词也收回视线。

      他默不作声地缠上一圈圈绷带,虞姝在一旁帮忙递上衬衫,江词也直接穿上,一颗颗纽扣系好。

      纪年安在一旁站着。

      像是还在平复自己的情绪。

      虽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场面。

      但是林虞姝和江词的举动太过亲昵,还是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还疼吗?”

      虞姝没有在意纪年安的存在。

      她看着江词的手臂,隐隐还有些担忧。

      江词稍微活动了一下,他沉吟片刻:“没事,不疼了。”

      这两人旁若无人的亲昵。

      更是触动到了纪年安的底线。

      好歹昨晚他还在担心林虞姝是不是在外面迷路了,一整晚都没有休息好,给她打的几个电话都被莫名其妙挂断。

      本来纪年安也是想着在她房间陪林夕然。

      顺便等林虞姝回来。

      结果呢。

      一整晚没回来不说,不接电话也没有一句解释。

      “小姝,你过来,离那个人远点。”

      想到这里,纪年安的语气也重了许多。

      什么时候林虞姝这么在意江词了?

      如果是怨他这段时间向着林夕然对她有误会,那么她现在也已经成功了。

      纪年安也道过歉了。

      可林虞姝却还不收手,非要拉江词故意气他。

      甚至还说出什么对他没有一点想法,也不会再来找他这样的决绝的话。

      纪年安知道这次她在闹别扭。

      但是她也不该和江词走太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