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少妇做爰视频

      “你们打算怎么扭转舆论?”

      容淇岸的话发出去,对方沉寂了好几分钟才回复。

      “首先,您要是在我们这签约直播,那我们自然是会帮您引流推荐的,首页推广、分区推广都不会少。

      “其次,我们会动用手上的资源,绝地求生分区里,也有不少做视频的主播,让他们帮您做澄清的视频,也不是什么难事。

      “最后就是,之前那些指责您开挂的视频,我们也可以在合适的时机删除处理。”

      首页推广和分区推广,曾经做过直播的容淇岸自然知道,这些推广位真的非常有分量了。

      至于澄清视频,他倒不太有感觉,自己都露手露屏直播了,但依旧没有什么澄清效果,其他人做视频还能比这更有效?

      但是最后这个删视频……

      容淇岸低头细细思考起来。

      自己当然是很恶心那几个视频,能删自然是最好不过。

      但删掉视频,对改善舆论真的会是一件好事吗?

      之前已经有一些视频被删过了,但大家不都还是回到现在这些老视频下面,再次声讨起自己来了吗?

      而且更有甚之,将之前视频被删归罪成NPC俱乐部发了律师函,说俱乐部高压打击“伸张正义”的UP主,自己的名声没变好不说,还把俱乐部拖下了水。

      要不……问一下教练?

      容淇岸拿过桌上正在充电的手机,在微信里找到李森。

      不过看到那个拨打语音的图标,又犹豫起来。

      这是自己的事,教练不是没想办法给自己自证,又是眼动仪,又是找艾羚联动,现在还去麻烦他,是不是不太好?

      再说现在是教练睡觉的时间吧?打扰他睡觉,是不是不太好?

      脑海里浮现出李森那永远带着浓重黑眼圈的面容,容淇岸摇摇头,又把手机放了回去。

      还没想好回复,屏幕上又跳出对方的消息:“除此之外,我们也能给您提供待遇丰厚的直播合同。”

      NPC俱乐部虽然是和虎鲸直播平台签的直播合同,不过当初的合同中,并没有限制队员只能和队伍同平台直播,容淇岸知道,自己签到V站,至少法律层面没有什么问题。

      当然,对俱乐部的直播号有没有影响,这个就需要之后再详细了解了。

      “您要是有兴趣,我可以把合同初步草案发给您过目一下,当然,这个不代表最终版本。”

      看着对方发来的信息,容淇岸摸摸下巴,回复到:“可以,那就麻烦先发给我看看。”

      对方很快发来几分PDF文件,容淇岸一一仔细翻看,终于在看到某处时,眉头皱了起来。

      “每周直播时长需要四十小时?平均每天得要六小时左右,我还要训练打比赛,这个时长是不是太长了?”

      这次对方沉寂的时间更久,不过再次发来的信息就比较长了。

      “容先生,接下来都是我这边的私人建议,不代表公司立场。

      “您现在还算在风口浪尖上,就像我之前说的,‘黑红也是红’,虽然目前网上骂您的更多,但至少您的流量还保持在一个高位。

      “如果您现在到V站来做全职主播,以您的技术,加上我们的推广,再加上现在的流量,塑造一个V站吃鸡区一哥出来不是问题。

      “不过您必须全职主播,因为我们会给您安排许多破圈的活动。

      “线上和其他大主播联动,这肯定是少不了;线下您要是愿意,也可以让您出镜一些我们举办的UP主活动。

      “如果您错过这个机会,等当前这个风口过去,再想开直播,我们肯定无法给您提供当前这些资源了。

      “职业选手看上去光鲜亮丽,实际上咱们都知道,不出成绩的话压根就不会有什么名气,您能保证自己在吃鸡上一定能打出成绩吗?

      “即便您打出了成绩,职业选手最多到二十多岁也就该退役了,又能风光几年?

      “可主播就不同了,您现在做主播,只要能趁着流量,把关注度和粉丝数抬上去,我这么说吧,只要您之后不作死搞什么触红线的操作,不出一年,就能实现下半辈子的财务自由。”

      “我们的资源投下去,肯定是要看到反馈的,但只要您肯配合,我不敢说全网,至少V站,我有信心把您捧成吃鸡区一哥!

      “这是个双赢的结果,不过也是个很需要您自己仔细思考的问题,我很理解,所以您也不用急着给我答复,多考虑几天再回复我都没关系。

      “只是希望您考虑的时候,能真正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去考虑问题。

      “有的时候我们需要求助别人,但有的时候,尤其关系到您自己一生的抉择时,别人是永远无法站在你的立场上思考的,我个人还是希望最后的决定,能是您自己独自思考后的结果。”

      容淇岸默默看着对方发来的这段文字,久久没有动静,直到楼梯间传来熟悉的脚步,他才恍然伸手,将笔记本屏幕合上。

      ……

      别墅三楼一共有三间房作为学员宿舍,其中两间较大的是四人间,魏江容淇岸住的则是较小的双人间。

      每天晚上十二点左右回到宿舍,经过近一小时的休息洗漱时间,近一点才会熄灯睡觉。

      然后魏江会在每天早上七点半准时起床,外出进行他早晨的健身锻炼,直到九点左右回到宿舍。

      魏江满头大汗地推开房门,颤颤悠悠走到自己的桌前,伸手拿起临走时冲好的蛋白粉,咕嘟咕嘟仰头灌进嘴里。

      喝完蛋白粉,他看着坐在桌前的容淇岸,挑了挑眉:“唷?狙神今天起这么早?”

      容淇岸心里暗叹口气,抬头瞥了他一眼,没有作声。

      “隔壁好像也起来了,走,我们去打牌!”

      “……不去。”

      魏江这人性格比较开朗,虽然其他两个房间的学员和两人不是一组的,负责的主教练和助教都不相同,但没过两天,他就和这些人打成了一片。

      相比之下,容淇岸就没什么存在感了。

      如果不是魏江常常拉着他一起打牌,甚至偶尔还打打麻将,容淇岸估计到现在也不会踏进其他任何一个房间一步。

      “那我换个说法,我们去练记信息,行吧?”

      “……”

      听到魏江这么说,容淇岸无奈地摇摇头,拿过手机,起身跟他离开了房间。

      直播合同的事,自己再好好想想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