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娱乐明星>

      那男子回忆起之前的倒霉事,真是有泪哭不出。

      他先是上了房顶,本来打算扒开房上的砖瓦,偷偷的朝里面监视,但是房上有钉,没走几步就扎到了脚底板。好不容易忍着剧痛拔出钉子,一瘸一拐的准备下房,却被黄油拌马蜂窝滑了个大跟头,落下的位置则是被拓跋俊预先算计好的地方,那里摆着的都是些带刺的植物,只要掉进去,铁定成刺猬。

      幸好那人会些功夫,算是躲过了它,可是毒蜜蜂却不肯放过它,群起而攻之,没办法,他只能逃到院中的水井里躲过一劫,弄得浑身湿哒哒的。

      出了水井后,他只能找带火的地方烤身体,于是来到了厨房,趁着家丁们都出去的间隙,烤了一会火,算是暖了身子,偷了一些食物和酒来享用。

      但是没想到的是,那些吃的东西都是拓跋俊提前让奶娘布置好的,对外人而言,那都是给老鼠准备的,为了毒死老鼠,但实际上都是掺了泻药的,专门对付贼人,这男子吃了那东西,肚子里叽里咕噜的,差点死在去往茅厕的路上。

      好不容易找到个茅厕痛快的方便,却被拓跋俊最后一到机关,弄得生无可恋,家丁们都知道,那间茅厕是专门给疯子二少爷用的,所以没人敢去那里入厕,也正因如此这里被拓跋俊改造了一番,入厕前需要扭动门上的机关,否则会掉进粪坑。

      这男子就硬生生的掉了进去,而且还触动了报警机关,好不容易爬上茅坑,就发现家丁们都围在外面,这脸面算是彻底的丢没了。

      “你到底是何人?偷偷摸摸的来我们府上有何贵干?”拓跋鸿一脸横气的指责到。

      那男子哭唧唧的说道:“你杀了我吧!今日之事我还有什么脸面在江湖上混!”

      “哎呦!不就是掉茅坑里了嘛!哭什么嘛!”拓跋鸿急到。

      拓跋俊此时笑着与他说道:“既然阁下如此在意自己的名誉,想必也是在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主,今日之事我可以让家丁们闭嘴,但是作为交换,你得告诉我点什么才行!”

      “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你还是杀了我吧!”那人态度急转,冷冷的说到。

      拓跋俊见他如此顽固,笑着对他说:“我的方法你也见过,死对于你来说可能是种解脱,我当然不会让你这么享受,我会好好的折磨你,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俊爷的‘十大酷刑’。”

      这句话一出,那男子被吓的紧张了起来,拓跋俊吩咐十几个家丁一拥而上,狠狠的按住那人,拓跋俊掏出一只羽毛,用险恶的眼神看着他,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他抬起那男子的一只脚,脱下了他的鞋子,用羽毛慢慢的刮他的脚底板,尤其是那扎了钉子的那只,重点照顾,弄的那男子又痛又痒,一会哭一会笑,几乎要疯掉了。

      家丁们被拓跋俊的酷刑弄得浑身痒痒,脚底板使劲的摩擦,似乎那种挠脚心的感觉就发生在自己身上,每个人都强忍着笑,死死按住那贼人。拓跋鸿倒是冷汗直流,他从没想过自己的二哥居然是这样不择手段的人,这种阴损的招也能用上,着实令人佩服。

      软刀子杀人最痛,那男子实在是忍不住了,于是便开口求饶道:“我说……我说,快放开我……”

      拓跋俊有些失落,其实他还想试试别的,没想到第一招就制服了他,着实无趣,于是回到了座位上,冷漠的看着他说道:“那你说吧!你是谁,为什么监督我。”

      那男子看了一眼众家丁说道:“这里说话不方便,能不能把他们……”

      拓跋俊招呼了一下家丁,让他们都出去,只留下了拓跋鸿在屋中,只见那男子用手捋顺了一下头发,装作很潇洒的样子说道:“在下名为吴千手,江湖人称千手蜈蚣!”

      “啊?你就是我哥那手下败将!”拓跋鸿突然有了兴致,笑着说道。

      “你……你哥?”那男子一时间不知所措,看着眼前这两人,很是疑惑。

      “两年前,你和我哥打赌,结果你输了,这江湖第一赌徒的名号便归了我哥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