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娱乐明星>

      凌晨闭着眼睛听完,冷声吩咐道:

      “你现在去把周家的人全部给我清出协会,然后以协会的名义,去查一下周家名下的所有诊所和那个中医院,只要找到一丁点问题,就给我封了。”

      陈芊芊听到这话,心里不由得为周家默哀,看样子他们得罪会长得罪的有点狠。

      她先是严肃的应下,随后又小心翼翼的问:“那我一会儿……”

      “你直接去处理周家的事情,对了,记住告诉周家的人,这些都是因为周伟光那个狗东西做下的好事!”

      说完,凌晨直接离开了。

      陈芊芊开始打电话找人,去处理周家的事情。

      天香酒楼。

      安清玉跟在周伟光身后进了包间,看到包间里坐着的人,心里顿时一紧。

      谢家大少爷谢云,姜家大少爷姜天龙,林家二少爷林多多,还有一些湖州本地排得上名号的医药公司代表。

      在她出现的瞬间,所有人的视线也集中她身上。

      不得不说,在湖州所有的名媛小姐中,安清玉不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是顶好的,再加上她今天这身俏皮端庄的打扮,真是让在场的男人都眼前一亮。

      “哟,安总来了呀,欢迎欢迎。”

      谢云最先站起来,举着酒杯说。

      在座的本来就是谢云找来的人,眼下看谢云的样子,也都纷纷附和着欢迎。

      只有姜天龙一个人,暗地里咬牙切齿。

      因为上次在湖州会展大礼堂门口的事情,他现在的腿都没好利索,而且因为那天丢了人,现在家里的二弟三弟都蠢蠢欲动,想要和他争继承人的位置。

      要不是因为这样,他怎么会忍着腿疼来参加谢云组的局。

      不过想到谢云之前的吩咐,姜天龙就觉得心头舒畅不少,嘿嘿,等会要这女人好看。

      “来来来,清清你坐我身边。”

      周伟光已经坐下了,连声招呼着还站在门口的安清玉,目光里的邪色几乎都要藏不住了。

      “哈哈,安总不要拘谨啊,我是林家林多多,安总果真是大美人,今天可算见着真人了。”

      林多多坐在对面,笑嘻嘻的像是看着猎物一样看着安清玉。

      其实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多多少少都带着垂涎,安清玉被盯得浑身不舒服,不由得想到凌晨。

      凌晨每次看向她时,眸光那么温柔清澈。

      “好了,我先给陈秘书打个电话,问问她还要多久过来。”

      周伟光早把安清玉视为囊中之物,当然忍受不了其他人赤裸裸的注视。

      于是,他提出来给陈芊芊打电话,顺便环视一圈酒桌上的其他人。

      电话铃声响了好一会儿都没接,周伟光尴尬的笑着说:

      “这样,我们先喝点,陈秘书可能是有事,我一会儿再给陈秘书打。”

      这满桌子的人,除了安清玉都是男人。

      谢云早就提前说过,要把这个女人灌醉了,一喝起来,其他人都是热情的朝着安清玉敬酒。

      大家都是生意场上的老手,经常会有酒桌上的推杯换盏,劝起酒来当然也是十分熟练。

      安清玉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这种场合,但是在场的其他人段位又高,又人多势众,就算她百般推脱,也还是免不了多喝几杯。

      她精致的俏脸上,已经浮出醉酒的红晕,有些迷醉的眼神里眼波流转,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朦胧的美感。

      其他人不由得看呆了。

      这样轮番的敬酒,让安清玉心里有些害怕。

      她知道自己现在应该离开,但是陈秘书还没有来,她如果就这样走了,那今天的这些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清清,来,我敬你一杯,希望益丰可以发展的越来越好。”

      这时,一直没有敬酒的周伟光才端起酒杯。

      他看着醉眼朦胧的安清玉,心头一片火热。

      “伟光,谢谢你,我也敬你一杯,感谢你对我这么多的帮助。”

      安清玉强忍着醉意与周伟光喝了一杯。

      周伟光见她差不多醉了,才又拿起手机,还温柔的关心道:“清清,你醒醒酒,我现在再给陈秘书打一个电话。”

      见他真的拨通电话,安清玉才放心不少。

      这时,姜天龙突然笑了起来,阴阳怪气的说道:

      “嘿嘿,安总不打算给我敬酒吗?毕竟,这里面身份最低的就是你了吧。别人是给周少面子,才主动敬了你两杯,我可不想给这个面子!”

      听到姜天龙的声音,安清玉酒意都散了一些,心里面咯噔一下。

      她知道姜天龙和自己不对付,现在这么说,摆明了是要找麻烦。

      但是于理来说,在这群人中间,她确实是算不得什么。

      为了见陈秘书,她当下也只能举着酒杯站起来:“姜少,那我这杯酒就当是给你赔罪了。”

      等她一饮而尽,姜天龙才不屑的开口:

      “你这是看不起谁呢?老子这两条腿,就值你这一杯酒?安小姐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说着,他从自己面前拿了一瓶白酒,放桌子上转过去。

      “安小姐要赔罪,怎么也得把这一瓶干了。”

      这可是一瓶高度白酒,这喝下去,安清玉一定会醉得人事不知。

      席间的气氛有些凝滞,其他的众人纷纷坐看好戏。

      毕竟这安清玉喝多了,可不就是便宜了他们?

      安清玉为难的说:“姜少,我真的不能再喝了,还希望姜少不要强人所难,日后我一定登门道歉。”

      “啪嗒!”

      姜天龙直接把酒杯掷到她面前,一脸不爽的呵斥道:

      “少他妈整那些虚儿吧唧的,你现在给老子喝,不然这事儿就永远没完!喝多了也没事,这么多人呢,难不成还会把你丢在这里?”

      “是啊,这楼上就有房间,我们怜香惜玉,总不会看你在这里吹冷风。”

      林多多接下了姜天龙的话头,神色贪婪,垂涎的目光在安清玉身上划过。

      在场的都是谢云拉拢的人,再加上他们自己也对安清玉抱着想法,自然是纷纷站在姜天龙这边:

      “安总,这姜少都这么说了,你还不给一个面子吗?”

      “是啊,安总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得罪了姜少,对你有什么好处啊。莫不是信不过我们的人品,担心我们会把你怎么样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