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雕丝最新网站

      战斗最后还是以刃暗堂一方退走收场。

      对刃暗堂来说,这是一次完全失败的刺杀。

      刃暗堂出动人手不少,而徐府真正战力只有四人。

      可是付出更大代价的却是刃暗堂,丢下了六条性命。

      而徐府死的只有弓手,在这样的近身战中,弓手跟炮灰没区别。

      徐阔洋重伤,徐阔海和周玉衡轻伤。

      这场战斗,关键人物是徐伯。

      他简直是就是一个人形兵器,浑身犹如铜皮铁骨,刀砍剑刺除了几处要害部位,他根本不予理会,死在他手上的黑衣人就又五个。

      ……

      在一个山头上,有个黑衣人向徐氏屠宰场方向远眺,他站在这里已经有一个时辰,看到刃暗堂的人败逃后,又站了一会就突然消失了。

      ……

      离徐氏屠宰场很远处有座五层高楼,楼顶有个阁楼窗口敞开,有两个人站在窗边,这里刚好可以看到徐氏屠宰场。

      “院长,徐府里没有同道出现,单靠那个驼背的,根本无法做到那样隐蔽,会不会真的是凶兽所为,跟他们没关系?”

      说话的是个虬须中年人,他头发蓬乱,身穿土黄色长袍,灰布腰带上挂着一个酒葫芦,手提一根长棍,头发蓬乱。

      在他身边的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身穿灰色长袖宽袍,头盘道髻,手持玉如意,腰挂长剑,在夜风中飘飘若仙。

      “不是凶兽所为!我这几天也到事发之地看了,三处地方都残留一丝死气,应该是修炼了阴毒功法的邪修所为。他这次虽然没有在徐府现身,徐府各种行为还是难以让人释疑,其中真真假假又有谁分得清。”

      “是啊,他们这段时间行为的确可疑。”虬须中年人点点头,接着说道:“刚刚刃暗堂那位也在看着,不知道他这次来我们平远城,是不是专门为了徐府。”

      老人笑道:“京城周家现在虽然有些衰落,可只要他们家老古董尸体没有出现,京城有些人还是心里难安的。他们这次行动,看来主要还是试探,看看那个老古董是不是在徐府。只要老古董在徐府现身,那些事即使不是老古董干的,也是百口难辩,都不用他出手,杜统领可是带了军中强弩队过来的,那个东西对我们也是威胁甚大。”

      说道这里,老人皱起眉头,“那个驼背老头这一身硬功夫,不知道他怎么炼出来的,炼体境居然可以把身体练成这样,难以理解啊。”

      虬须中年也赞叹道:“是啊,我也是从所未见,像他这样无法进入炼气境的武者,如果把炼体修炼到极限,还真不可小觑,如果是近身相搏,我还不一定是他对手。”

      ……

      刃暗堂平远城分部只有固定的接任务地点,并没有固定的堂口,他们每完成一次任务都有五天放松假期,他们接取任务的方法就是在每天晚上亥时正,到接任务地点看看有没被安排出任务。如果有紧急任务,就通过暗号召集大家来到临时集合点。他们之间见面也是蒙面,除了负责人,他们在外碰面也相互不认识,当然自己暴露的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次刃暗堂平远城分部,除了正在执行其他任务的杀手,已经是倾巢而出了,结果,却遭受从未经受过的惨败,瘦小黑衣人带着残兵败将回到临时集合点,宣布取消了这次任务。

      郝善良当然大喜,命真好啊,这样的大难居然都可以跨过。

      “堂主,我们刃暗堂有观察员这样的人员啊?”郝善良见堂主要离开,赶紧问道,他非常好奇。

      堂主停住了脚步,疑惑看着郝善良问道:“什么观察员?你从哪里打听到的?”

      “就是我躲进你们下面的时候,我爬到横梁上,那里已经有人了,我问他是谁,他说是从龙国刃暗堂过来的观察员。是了堂主,我们刃暗堂在其他国家也有堂口吗?”

      堂主愣了一下,刚刚走得急,郝善良不说他都忘了躲在下面的家伙。

      那个家伙偷偷摸摸躲在下面,还伪装成刃暗堂杀手的模样,如果不是不想节外生枝,他早就把那个家伙弄出来拷问了。没想到,那个还真的冒充刃暗堂的人,还说是国外观察员,都观察到平远城来了,他自己就是靖安城总部派过来的,怎么会不清楚刃暗堂是个什么机构,怎么可能发展到国外。

      于是堂主郑重说道:“你把你们两个的话从头到尾详细给我说一遍。”

      郝善良就把当时情况说了出来。

      堂主听完,真想打郝善良一顿,别人不就是不想透露身份乱编嘛,这个家伙居然还当真了。

      在他眼中,郝善良非常神奇,无论他安排郝善良执行多艰难任务,最后都能逢凶化吉。这次他派三人刺杀,就有送菜的意思,不过他见多了郝善良的彪悍事例,对于郝善良可以逃脱有着迷之信任,就带人守在郝善良的回路观看。他让杀手带着弓箭,就是怕郝善良带回了炼气境的修仙之人,弓箭可以影响修仙之人的速度,方便他逃跑,剩下的就是总部来人的事了。

      郝善良真的逃出来了,还神奇的躲到他下面,他不出手都不行。

      他也选择最合适时机发动攻击,可是没想到郝善良没把修仙之人带出来,却把一根硬骨头带来了,把人手都给坑了一半以上,最后逃离时,除了他,就郝善良伤情最轻,因为郝善良已经把蛇毒解决了。

      ……

      古大康没想到自己的隐患居然解决得如此轻易和意外。

      他离开徐氏屠宰场后就直接跑回家,准备收拾点东西跑路。他都想好了,跑到野外躲起来,如果命好,可以撑到试炼日那天,他就回去参加试炼。

      对他来说,目前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平武城武学院里面。徐家人和周玉衡再厉害,也不敢闯进武学院搞事。

      就在他收拾衣物的时候,一条尾指大的小蛇溜进他房间,被他看个正着。

      这条蛇看样子明显就是对他很有兴趣,一进来就看着他,口中蛇信闪个不停,然后就慢慢爬向他。

      古大康慢慢从怀中拿出透脑匕,小蛇爬到他脚下,蛇信伸缩更快,好像他身上有什么吸引到它,一点发动攻击的意思都没有。

      古大康明白了,这条蛇肯定是寻着他身上的气味跟过来的,很有可能就是从他离开工房后就一直跟到这里。

      他身上特殊气味就只有周玉衡留在肩膀上的味道,而他又听到周玉衡说他灵嗅蛇咬到蒙面黑衣人,那就可以下结论了,这条蛇就是周玉衡所说的灵嗅蛇,而他肩上的气味对灵嗅蛇非常有吸引力。

      可以说,这条蛇就是他的心腹之患。

      古大康又从怀中掏出一把眼中钉,突然对小蛇散去,没有意外发生,小蛇虽然灵活,由于距离太近,十根眼中钉分散开形成范围攻击,它没法完全躲开,两根眼中钉把它定死在地上。

      古大康手中透脑匕一划,就把它的头割掉了。

      小蛇也就牙齿锋利毒性厉害,它可以偷袭到郝善良,不是它多厉害,而是是因为郝善良自己送上口。

      自从它咬了郝善良后,周玉衡也没时间管它了,平时它都会自己爬回周玉衡为他准备的睡觉地方,可是这次他它并没有。

      古大康肩膀上的气味,就是母灵嗅蛇动情时的分泌液,渗透性强,气味久久不散。古大康虽然在肩膀上刷了很多遍胶水,可是这个分泌液早已渗透进他的血液,他全身都散发出分泌液气味,气味当然非常淡,人闻不到,可是这个气味对于公灵嗅蛇来说,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杀死了小蛇,古大康如卸重负,自现身在这个世界以来就一直紧绷的精神,也松弛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