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大菠萝官方网站免费

      轰隆隆……这雷震的房子发颤,好像要劈谁似的。

      当然整个洛家村,只有洛家的房子颤了。

      洛小翡心惊肉跳,如果不是这个世界不能修仙,她都要怀疑哪位仁兄在渡雷劫。

      话题一转,她问道:“洛家村的门槛有多高?”

      温日暖轻声说:“我温家自前朝开始行医,行遍天下,攒下的家当拿出一半才进了这洛家村。”

      洛小翡捂着嘴巴,“我们家看起来挺穷的,咋混进来的?”

      温日暖看着她,脸上是一言难尽,确定她不知道之后才没那么堵得慌。

      她说:“你刚回来可能不知道。你洛家就是在这里落户的第一户人家,那还是三百多年前,那时天下大乱民不聊生……这里成了一方净土。”

      洛小翡更惊了,她回头问道:“爹,我们先祖是什么人啊?”

      洛允没想到她突然问起这个,顿了一下才回答道:“先祖是前朝内侍总管。”

      洛小翡:“……”这个答案和她想象中的截然不同,“太监能生娃?”

      洛允轻声说:“先祖是养子。”

      洛小翡还有很多问题,多到她不知道先问哪个。

      这时门外传来了绿竹的唤声,“小姐,您快出来啊。”

      季如花忙给洛小翡戴上草帽,这么大的雨再淋病了。

      洛小翡跑出屋子,马车停在门口,洛家人陆续下车。

      有二叔、三叔还有小姑姑。

      她只能通过性别知道哪个是小姑姑,而那两名男子,她不知道哪个是二叔,哪个是三叔。

      绿竹站在雨中笑的灿烂,“小姐,您猜我把谁接来了?”

      洛小翡看向马车,车中坐着一个头戴面纱的女子,她突然笑了,“华裳姐姐。”

      华裳摘下面纱,起身下了马车,她站在洛小翡面前,还是那般美艳动人……

      马蹄声……

      洛小翡转过身。

      只见大雨中一人骑马疾驰而来,停在不远处……

      她的嘴咧得很大。

      “小翡。”被忽略的华裳出声轻唤。

      洛小翡回头。

      “小翡。”

      月御跳下了马走向她。

      然后将她拥入怀中,“小翡,我好想你。”

      洛小翡靠在他的心口,听着他的心跳,月御回来了真好。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西北的事解决了吗?”

      月御闻言愣怔,他的眼神扫向华裳。

      “小翡!”华裳语调高了一些,“我也要抱。”

      洛小翡被华裳拉了回去。

      月御垂眸看着面前相拥的二人,神色不明。

      洛小翡此刻被华裳抱在怀里,背对着月御。虽看不到他的表情,却感觉到了他的哀怨。

      于是她自华裳怀中离开,站在这二位中间。

      她右边是绝色美人倾国倾城,左边是风光霁月世间无双。

      而这二位正盯着对方,这气氛,好像要打起来一般。

      洛小翡小心地询问道:“你们也挺久没见了,要不也抱一下?”

      月御扫了她一眼,哀怨之气愈加浓郁。

      倒是华裳扬起嘴角,“也不是不可以。”

      “我也要。”绿竹挤了过来。

      洛小翡疑惑,“嗯?”

      绿竹不好意思地挠头,“国舅大人的拥抱很贵的,奴婢就是想捡个便宜……”

      “谁标的价?”洛小翡很是好奇。

      “华……呜……”只吐出了一个字,绿竹就被华裳捂着嘴巴往院子里拖。

      “别淋病了,快进屋吧。”

      即便大家都心知肚明,华裳依旧一副与她无关的模样。

      月御背起洛小翡,几步就进了屋。

      洛小翡站在那,在全家人的注视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月御,上前,作揖,“晚辈月御,见过各位前辈。”

      一片寂静。

      直到洛老太太的扇子掉在了地上,她才最先开口,“孙女婿?”儿子和儿媳妇的意思好像是碧儿抢了小翡的婚事,那这是怎么回事?

      月御扬起嘴角,“是的,奶奶。”

      洛老太太直呼,“我滴乖乖……”

      月御面上带笑,转向右边,“晚辈月御,见过外婆、外公。”

      季老头碰倒了茶杯,他忙擦着桌子。

      季老太太上下打量一番够,特别满意,“外孙女婿这模样……倒是勉强配得上我家小翡。”

      洛小翡闻言,鼻子一酸……

      有些人似乎还在眼前,有些事并未淡忘。

      外祖母……小翡想您了。

      月御听到这话显然很高兴,“是晚辈高攀了。”

      季如花和洛允对视一眼,总觉得这事不对。

      季如花忍不住问道:“月公子,我们洛家的女子,不做妾,夫君也不能纳妾。”

      她担心的是月御想要享齐人之福,毕竟碧儿也是很招男人喜欢的,十里八村一枝花。

      月御神色未变,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自然。月御能遇到小翡,已是三生有幸。”

      他顿了顿,轻声道:“敢问伯母,洛家只有女婿不能纳妾吗?”

      季如花懵了,她瞅了洛小翡一眼。

      这是怎么个问题?

      洛允回答了他的问题:“洛家男子不得纳妾,女子不得为妾。”女婿和儿孙自然是一样的规矩。

      月御说:“岳父大人,我想问……”他脸微红。

      “想问什么你说就是了。”洛允见他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语气冷淡了些。

      月御的事他也略知一二,如果他有别的心思,那即便他有副好皮相,小翡也是断然不能许给他的。

      月御听出了岳父的不满,忙说:“小婿想问,是不是洛家的女子也不可以纳夫?”

      “啊?”惯事云淡风轻的洛允也失态了。

      这……他清咳两声,唤醒被惊大嘴巴的一屋子人,然后他说:“那是自然。”

      月御松气,眉眼带笑,显然心情极好。

      洛小翡正在给华裳擦头发呢,“你说说你,这大雨天的,你身子单薄,你叫我去就是了,怎么自己跑来了?”

      华裳笑的很是得意,她冲着月御抬了抬下巴……

      月御的笑僵在脸上。

      屋内一片寂静。

      洛小翡感觉不对劲,回头一看,所有人都在看着她。

      月御说:“我也要擦头发。”语气里带着些许委屈。

      洛小翡扔了块巾布给他,然后继续给华裳擦头发。

      月御握紧了手中的巾布,盯着华裳,“你是故意的吗?”

      华裳笑了,“国舅大人是在跟我说话吗?”

      月御没吱声。

      华裳说:“小翡,后背也湿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