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污视频旧版

      铠风审问完几个闪焰队罪犯,满脸倦容。他叼起一根巧克力棒,打开了自己的手机。

      手机信号灯不断闪烁,想都不用想,是妻子木子的短信:

      “小铠以后怎么办?当训练师吗?你快回来一趟!”

      未尾是亲切的“混蛋”二字。

      他仰身倒在椅子上,陷入沉思:木子三个电话后,他才相信小铠病好了。他很高兴,但又有些焦虑。对啊,儿子今后该怎么办呢?虽然自己是一名实力强劲的训练师,但他并不希望小铠踏上跟自己一样的路。

      训练师这个职业名利与危险同在,任何人都可能一战成名,也可能无意间闯进霸主宝可梦领地就此丧命。

      小铠患病多年,心理脆弱,身体素质差,虽对宝可梦热情异常,但这又有什么用呢?这份热情只会在一次次战败中熄灭……

      他已见过太多梦想破灭的少年,这些孩子认清了对战的残酷,忍受不了苦难相伴的生活,选择了半途而废,更有甚者抛弃自己的宝可梦,灰溜溜地回到家乡。而小铠,很可能失败。

      “唉……”他长叹一口气,摸出了口袋里的精灵球,按下球上按钮,放出了自己的第一只宝可梦——尼多王。

      “老尼,你怎么看?”

      向宝可梦询求意见看似毫无意义,但实际上,几乎每个训练师都会这样做,因为宝可梦与训练师相处的时间是最长的,他们相互间知心知底,没有秘密。

      尼多王眨着并不算大的眼睛,思想简单的它话语也很直接:“尼多!!尼多!!(还用想吗,老铠?肯定要啊!不当训练师,妄为常磐人!)”

      “哈哈,你说的有理!”铠风咬掉最后一截巧克力棒,大笑。

      试问,在这个中二的时候,谁还不想去冒险呢?

      “尼~”尼多王轻哼一声,嘲笑主人问了这么一个弱智的问题,甩甩尾巴缩回了球中。

      “那好……”铠风拨了上司的电话,准备请假。

      “喂,老大,我要……”

      “我同意了!你赶紧走!”电话那头比铠风还焦躁。

      铠风瞪大眼睛:“卧槽!我还没请假呢,你怎么知道的?”

      “还不是你老婆!电话都打给我好几个了,硬逼我给你个长假。靠,我快被烦死了!你要再不请假我都准备要你滚蛋了!”

      “……”

      铠风挂掉电话,哭笑不得。

      只要是关于小铠的事,木子就会做好万全准备,比自己这个不称职的父亲强多了。

      叮——

      手机突然响起提醒声。

      “您已订购飞往关都的飞机,请于今晚11点至卡洛斯机场登机。”

      铠风木愣几秒,说:“木子,不愧是你。”

      ……

      就在这天夜晚,小铠家。

      小铠硬拉着小火龙一起看电视,意欲培养感情,却完全没注意到小火龙的一脸嫌弃。

      他先调台到动物(宝可梦)世界: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宝可梦也以宝可梦为食,据统计,每年被鸟类宝可梦吃掉的绿毛虫可绕关都地区一圈……

      “啊?你是香飘飘吗?”小铠黑着脸换了台。

      这竟是一场比赛:

      “耿鬼,使用舍身攻击!”

      耿鬼听到主人的指示,咧嘴大笑,身形一闪,用肩膀撞向它的对手——尼多力诺。

      尼多力诺早就做好了准备,后肢踩住地面,站起来用前肢接下了耿鬼。

      “尼多力诺,毒针!”

      随着一声大喊,尼多力诺头部长角一甩,飞出一枚紫色长针直戳耿鬼面门。

      “快躲开!”

      耿鬼反应迅速,立即向后一跳,轻松躲开,并迅速在手中捏了一个暗影球,将其甩向尼多力诺!

      轰的一声,暗影球击中了尼多力诺,爆炸开来,扬起一片烟尘。

      “毒击!”

      尼多力诺从烟尘中跃出,全身冒出毒光,凶猛地撞向了耿鬼。

      耿鬼还是那幅嬉皮笑脸的样子,它双手一挥,漂浮着飞上空中,一颗黑暗的能量球在它嘴中迅速成形。

      由于它突然上浮,尼多力诺撞了个空,擦着耿鬼的身体而过。

      暗影球又一次击中了尼多力诺,将它打下了场地。

      裁判挥下旗子:

      “我宣布,胜者是耿鬼!”

      ……

      “还是耿鬼强啊!”小铠感叹一声,关掉了电视,抱起小火龙准备回房睡觉。

      小火龙奋力挣扎,欲逃魔爪,失败,终泪奔。

      走到妈妈房间,小铠照常去跟她道晚安。

      妈妈此刻正在贴面膜,心不在焉地说:“明天我要把小火龙还回去了,大木博士急用。”

      “啊?”小铠不自觉地抱紧了小火龙。

      小火龙也心里一紧:看来白嫖时光结束了。

      “今晚是你们最后一晚,你多跟小火龙聊聊天吧。”

      “妈,明天我也要去!”

      “你明天还要上……”

      “明天是周末,放假。”

      “嗯?”木子顿了顿,考虑一会,“可以。”

      带孩子去真新镇玩一天可增进母子感情,没什么不好,而且小火龙也算半个家庭成员,小铠送一趟还是有必要的。

      离开妈妈房间,小铠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已认定小火龙为自己的初始宝可梦了,虽然小火龙对自己有些偏见,但是没有关系!这可以慢慢培养。

      小火龙也有些泄气,并不想走,这个家庭还是很好的,温柔的妈妈,负责任的管家,还有一个天天给自己送零食的笨蛋。我为什么要走?

      “唉\/吼~”他们皆叹息,之后迅速对视一眼。

      “小火龙?”

      “吼呀~”

      他们,第一次,达成了小共识。

      第二日,清晨。

      吃完早餐,他们一家人就准备出发了。恰在此时,白按响门铃。

      原来,今天她父母外出有事,她一个人呆在家里太无聊,便来找小铠玩。

      听到他们的计划,她立刻表示要加入。

      而小火龙见到白,果断从小铠身边离开,跳到了白面前。

      “小火龙!”白轻轻握住了小火龙的爪子,满心欢喜。

      一人一龙,很快亲密交流起来。

      “哼……”看着这两货关系那么好,小铠很不是滋味,狠狠咬了一口手中的面包。

      木子也注意到小铠的酸味,苦笑:这孩子,真是可怜……

      “行了,我们走吧。”

      1号路,阳光明媚,波波站在树干上,倾情歌唱。草丛不断摇晃,仔细一看,原来是土老鼠——小拉达。恶霸烈雀因为前段时间被木子教训了,近日也安份下来。

      原本这是个休闲的散步时间,“意外”突降。

      一黑影从树上跃下,落在大路中间。

      “逮!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此路过,留下……”

      “你谁家小孩?”木子冷声打断了这小屁孩的台词。

      小铠虚着眼:“兄弟,可以啊!小小年纪就学会打劫了?”

      “呃……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这个捕虫小子扔下了手中虫网,可恶!刚才蹲累了休息了一下,见有人过来便跳了下来!没注意竟有一个大人!

      “哦?让我听听你的狡辩!”小铠大笑。

      “小铠!”木子轻轻“抚摸”了小铠的脸,“你好好说话!”

      “……是!”捂住半边红肿的脸,小铠眼沮哗哗。

      “咕。”捕虫小子咽了口唾沫,深感害怕。我去!自己人都打?那我不是……

      他赶紧将借口说出:“我是来宝可梦对战的!”

      这个借口,的确合理。

      在这个世界,一方提出挑战,另一方是不能拒绝的。所以,当你很尴尬的时候,不妨喊上这么一句。

      “好。”

      木子拿出了高级球,你个小屁孩,在我面前装憨?不让你体会一下对战的魅力,我会很不甘心的。

      “等等,我没跟您打!”捕虫小子双腿颤抖,直接跪了下来,倒霉,我这撞枪口上了!

      “妈,我来。”小铠突然上前一步。

      他早就想尝试一下对战了,奈何上学一直没有机会。

      “你?”木子与白异口同声,极度怀疑小铠的能力。

      见状,捕虫小子立刻站了起来,机会!他猛的一声吼:“你小子谁!我不怕你!”

      “呵,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小铠吼得比捕虫小子还大声,“我——宝可梦理伦大师,未来的联盟冠军,未来的世界冠军,常磐萌新一枚!小铠!”

      “……”

      捕虫小子张大了嘴巴,脑子一片空白。

      木子与白差点气晕,这家伙在瞎说什么啊?

      小铠见效果已达到,得意至极:“你又是谁?”

      “嗯哼,”捕虫小子清了清嗓子,你不要脸,那我也不客气了,“我是……”

      “我管你是谁!小火龙,上!对这家伙使用利爪!”

      “吼????”小火龙懵了,攻击人类?

      “你他喵的!”捕虫小子握紧了拳头,竟敢玩我!

      “烈雀,我们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