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恋视频苹果下载

      “痛煞我也!”剧痛把太玄从沉睡中唤醒。

      周围无数杂乱的黑气,像是蚯蚓钻地一般,一股脑儿的往他身体里钻去。

      意识恢复,只觉得头顶昏沉,浑身乏力,偏又周身疼痛难当,这痛处好如万针临身,锋尖齐入,当真是痛入骨髓!

      “你醒了……”

      一道苍浑有力的声音传来。

      就在太玄正前方不远处,有一白须白发老者盘坐在地,手捧拂尘,颇有几分道骨仙风模样。

      他疼的厉害,哪里能言语,只是惨叫,抱着身子满地打滚。

      老者见他痛得面目狰狞,难以自持,口中念念有词,“屏气凝神,排除杂念!灵台清净,磨难自去!”

      虽是轻言慢语,却一字不差落在太玄耳边。

      太玄痛得厉害,别无他法,只得按老者所说来做。

      他身上乏力,强忍着剧痛,硬扯着盘起腿来,开始凝聚神思。

      一开始心神不宁,依旧痛楚难当,可随着时间流逝,心念复于平静,身上痛感逐渐消失。

      当最后一丝痛楚离去,体内黑气消散,周围黑气也不再靠近,太玄缓缓睁开双目。

      “小友修为不错,这么快就恢复正常了。”

      老者面带笑意,瞧着他看道。

      太玄此时才看的清楚,这老者,一条金丝绦带系着大紫绣金八卦道袍,手执白玉拂尘,作道人打扮,颇有些玄之又玄的道意。

      心里想着,这老者看起熟悉,似是在哪里见过。

      三族争雄又称龙汉之劫,这时候能穿道袍的,该不会是……

      前世遍阅群书,虽然他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但所读内容大致都能记得一二。

      眼前这一位老者,无论年岁相貌以及着装打扮,都像极了那传闻中的玄门道祖鸿钧道人。

      老者见他并不答话,只是盯着自己看,笑道:“老夫道号鸿钧,不知小友怎么称呼?”

      果然是他!一道传三友的玄门道祖——鸿钧道人!

      “见过前辈!在下不周山盘古氏太玄!”

      太玄连忙就要起身行礼,奈何腿脚发软,根本起不来。

      方才能盘坐已是不易,现在想起身更是万难。

      “好了,你莫要乱动,辛亏你修行不浅,能够及时驱散煞气,不至于留下贻害。”

      “方才我这是……”

      “此处煞气浓烈,小友被封了法力神通,难免遭受煞气侵蚀,只要不再昏迷过去,也无事。”

      停了一停,鸿钧道人又道:“不周山盘古氏?十二祖巫和小友什么关系?”

      太玄恭敬回道:“十二祖巫是家兄,在下排十三,因为化形较晚,所以不在洪荒中显名。”

      鸿钧道人奇道:“十二祖巫乃大神盘古精血沾染先天阴浊之气所化,我观小友原身奇特,非精血所化,而巫祖以凝聚煞气提升实力,周身自然散发煞气,反观小友左右可没有一丝煞气,反倒隐隐约约有金光护体,这是为何?”

      太玄道:“不敢隐瞒前辈,在下确非父神精血所化,乃父神恩赐元神烙印,原身同几位兄长一地孕育化形,诸位兄长待我至亲至厚,故以兄弟相称。”

      “原来如此!小友来历非同寻常,日后前途不可限量!”鸿钧道人赞叹不已。

      “前辈,您可知这是何处?”

      太玄心里着急,自从醒来就没见到后土!

      左右瞧着,这里似乎是是个山洞,仅有些微末之光,勉强能看清周围事物。

      只记得被一团黑雾收进口袋,以后之事他全然不知。

      之前鸿钧道人问话,他不敢不答,这时有了空隙,他自然要问。

      鸿钧道人抬头,看了看上方漆黑一片,对太玄道:“西方大地之下,魔头炼器所在!”

      洪荒大地何其广阔,难以计量,洪荒生灵只得以东西南北中五方分之。

      太玄心想:“竟然到了西方?也不知我昏迷了多久……”

      他一直都是在中央之地不周山附近以及东方游历,并没有到过西方,这时也不禁有些踌躇,在想要不要捏碎帝江兄长送的石牌。

      “前辈,您可曾见有见同我一起来的,她穿一身黑衣,衣角上有土黄色纹印。”

      “你说的应该是那个小姑娘,在你醒之前被带出去了。我见她身怀煞气,应该是巫祖中人。土黄色花纹?她可是后土?奇怪!她似乎也有金光护体,不过比起你来要淡上很多。”

      见他态度恭敬,举止有礼,鸿钧道人也愿意同他讲话。

      “是我后土阿姐!她有没有受伤?前辈可知她被带去哪里?”

      太玄提及后土,言辞间饱含急切之情,不由得声音变得响亮起来。

      “被魔头的手下带走了!来时和你相差无几,也是被封了神通,用一条缚神索缚着,具体去往何处,老夫也不知道。”

      “缚神索?”

      “那是魔头炼制的后天灵宝,缚神锁仙,变化自如。”

      “前辈,那我怎么没有被缚神索束缚?”

      太玄不由得奇怪,难不成觉得我实力太弱,不值得他用灵宝?

      大罗金仙在这时,很多,多如牛毛。

      “你摸摸头顶。”

      “嗯?”

      太玄费力抬起臂膀,摸到头顶似是有一物,摸起来像是莲花状。

      “前辈,这是?”

      初时他只觉得头昏脑沉,以为是煞气入体的问题,并没有发觉头顶上戴有物件。

      他被封了神通法力,又陷入昏迷,煞气入体很是容易,只要他神志清醒,煞气自然不敢靠近。

      “那是魔头的先天至宝十二品黑莲化身!他用这宝物镇压于你,便是因为此物,你全身无力。”

      鸿钧道人说完,叹了一声气。

      “昔日盘古大神曾有一物,名为三十六品青莲,开天时不幸破碎,青莲在混沌中孕育的五颗莲子也散落洪荒,这十二品黑莲便是其中一颗莲子长成。”

      鸿钧道人瞧了瞧四周,又摇了摇头,道:“若在平时,取下此物极为容易,现在老夫却是无能为力……”

      十二品黑莲?真是凑巧,倒是和我的十二品青莲同根同源。

      太玄心里乱想着,见鸿钧道人目光看向四周,也顺着看了过去,这才发现,原来鸿钧道人身边有四炳通体黝黑的宝剑按四方位插在地上,形成一座囚阵。

      怪不得他一直坐着不动!

      “前辈,这是?”

      太玄看着这四炳宝剑,半截露在外面,半截插在地里,各自泛着诡异的红光,充满血腥之气。

      “诛仙四剑!”鸿钧道人苦笑一声。

      “老夫本在昆仑山修行,见西方煞气冲天,寻迹而来,正遇魔头以西方之地亿万生灵血魂祭炼此四剑,与其大战一场,一时不察,被魔头反用四剑困老夫于此。”

      诛仙四剑!太玄闻之瞬间变色,这就是传闻中无上杀伐至宝诛仙四剑!

      虽然是后天至宝,倒是威力丝毫不弱于先天至宝!

      日后归三清之一通天教主所掌,镇压截教气运,同诛仙阵图一起,便可布下诛仙大阵,非四圣齐聚不可破!

      因其凶名赫赫,后世将其名列洪荒三大杀阵之一。

      没想到,这凶阵最初困住的竟是道祖鸿钧!

      太玄还想问问道祖有没有其他办法可以摘下顶上黑莲,不等他说话,从外面传来一阵大笑!

      说实话,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被抓到这里来!

      自下山以来规规矩矩,从未惹是生非!

      后土也被带走了,难道是和巫祖有仇?

      这也不对,除了和昆仑山上三清互相看不上对方,巫祖从来不招惹是非。

      或者,是被误抓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