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h游戏

      新军营门大开。

      大股红色战袍盔甲的新军军卒涌出。

      看似这些军卒从大营里奔涌而出毫无章法,跑出大营营门后,当先的一队队的骑军高举战旗向前飞奔。

      接着后面的步卒奔向了自己所在的战兵营以及所在哨位。

      只是百多息,就有了五个营的雏形。

      凤阳营、登州营、开封营、钟离营、怀远营的战旗后面,大票的步卒涌来开始接阵。

      林立的长枪,寒光闪闪的长刀,手持黝黑火铳的军卒编练成一个个守望相助的大阵。

      只是几百息间一个森严之极的庞大军阵矗立在广阔的校场上。

      整个军阵由五个小军阵构成。

      军阵虽大的,却是刀砍斧凿般齐整无比。

      要知道这里可是数万军卒,可以这般短的时间里排列成如此大阵,简直是前所未闻。

      “来之,这般军卒如何,”

      周延儒低声问道。

      “这般军卒倒也很是精干,不过嘛,这般齐整也没有的大用,上了战阵立得住站得稳杀得狠的才是强军,”

      吴昌时很淡然。

      队伍后翼的郑芝豹撇撇嘴,懒洋洋的,

      “这等阵势倒也惊人,可惜都是花架子,当日福建标营的战兵也是相当的齐整,不过是被我郑家精锐近身搏杀和铁炮轰击数次就大溃了,都是样子货,”

      “没人当你哑巴了,闭嘴,想要找死自己尽去就是了,休要连累我等,”

      郑芝龙瞪了这厮一眼,他内里是赞同郑芝豹的想法,军阵齐整的明军他也见识不少,最后的战力基本是渣渣,见了血,被突破一点就溃败。

      但是,现在人多嘴杂,还是在大明天子身边,郑芝豹如此不检点就是脑残了。

      郑芝豹悻悻然的闭嘴。

      崇祯站在校阅台前方,前方下面是一个偌大森严的军阵,战旗飘扬,到处是森寒的兵甲闪光,当真旌旗招展,杀气冲天。

      这等威势的军卒都是他的亲军,怎么不让天子心情激荡。

      此时,战鼓停歇。

      三声悠长的号角响起,所有的军卒将兵器拄地单膝跪下,齐声高呼,

      “叩见万岁万岁万万岁,”

      数万人的齐声高呼如同山呼海啸般奔涌过来。

      崇祯脸上潮红的张开双臂,

      ‘朕安好,汝等都起来了吧,’

      轰一声响,所有军卒整齐划一的一同起身,整个大军阵闪了一下,所有人都已经站立起来,齐整之极,另有一番美感。

      崇祯满意的点头,捻须长笑。

      众臣也应景的随着笑声四起。

      好像是一片祥和,不过朱纯臣、徐允祯、李国桢等一干勋贵都是皮笑肉不笑的,眼睛闪烁着。

      “恭喜陛下,殿下为陛下练出强军啊,”

      周延儒媚笑道。

      他虽然不甘却绝不会流露出来,多年的历练让他可以轻易操纵自己的喜怒哀乐。

      崇祯略略矜持的接受着众臣的恭维。

      在崇祯的印象中,他就没看到过这般齐整的军阵,这般英武的军卒,新军理所当然是强军。

      ‘陛下,新军军容虽盛,然而这毕竟是校阅,毕竟不是战阵对决,臣下以往看过些卫所的军卒也很齐整,然后行军十里就开始稀稀落落的,此新军要能行走如风,才能及时围猎敌人,追击逃敌,让敌寇无处可逃。’

      吴昌时笑道。

      吴昌时身为兵部官员,当然有资格提点新军,新军也是皇帝亲军,也受兵部管辖。

      崇祯略略皱眉,他被打扰了兴致,有些不爽,不过,此言倒也中规中矩,崇祯倒是不好发作。

      吴昌时当然知道天子有些不悦,但他料无大事,他只是想让太子窘迫一些,不要太得意。

      朱纯臣、李国桢、徐允祯等人都是面面相觑,怎么说呢,按说吴昌时这般针对太子,应该是一条战线上的,奈何是个猪队友啊。

      比拼旁的不好说,但是论起脚程,这些军卒特麽就不是人。

      朱慈烺听了心中好笑,这个吴昌时有点见识,但是对新军一点不了解。

      本来这些辽人磨砺这些年吃苦无数,加上新军操练,行军对他们来说是最简单的事儿了。

      仅仅是行军的话新军简直是无敌之师。

      ‘父皇,吴郎中建言倒有些道理,儿臣就让新军操练一番,’

      崇祯点头允了。

      朱慈烺身边近卫李立即去传令。

      须臾,鼓号声大作。

      接着旗帜和鼓号引领,凤阳营当先开动,军卒按照各个队,各个哨先后开拔。

      轰轰轰,所有军卒二十余人一列,手持兵器大步前行。

      他们行军速度颇快,但是队列依旧十分齐整。

      基本做到了横平竖直,快步前进。

      凤阳营沿着大校场绕圈,其后是登州营、开封、怀远营和钟离营。

      齐整的脚步声震动了整个大校场。

      崇祯含笑捻须观望着,那表情很得意。

      “新军操练的不错啊,”

      所有的五万余军卒行进中好像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相当的具有震撼力,让人看得心情澎湃。

      “太子练的好兵啊,”

      周延儒喃喃道。

      “周相放心,一会儿就散乱了,”

      吴昌时胸有成竹。

      轰轰轰的脚步声,很快周六里余的大校场都是新军的身影。

      最开始的凤阳营开进到校阅台前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了近六里,但是他们的脚步还是十分的矫健。

      凤阳营的战旗后方,刘肇基蓦地抽出了长刀斜指向天,转头看向校阅台,

      “陛下万岁万万岁,”

      随着他的高喊,他身边的亲卫,后面的军将军卒刀枪同时斜指向天,齐齐的转头看向校阅台,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万余虎贲的喊声震动天地。

      校阅台上众人的角度看来,密集的枪阵,寒光凛冽的长刀斜指向天,所有的军卒剽悍的眼神看过来,天下威武不过如此。

      崇祯更是兴奋的脸色涨红,不断挥舞手臂,这位帝王飘飘然了。

      吴昌时看到的则是另一件事,

      “这,怎么可能,他们走了这般长程,却是还能健步如飞,”

      周延儒凛然状,他发现好像又一次低估了这位太子爷。

      绝大部分大臣都看的目眩神驰,当真是威武之师啊。

      朱纯臣、徐允祯、李国桢一脸的苦色,心中痛骂吴昌时这个混蛋,给了太子最好的展示机会,这特麽不是让太子越发受宠吗。

      朱慈烺嘴角微翘,拿后世阅兵的手段来应付校阅,这效果必须是杠杠的的,当然了首功之臣必须是吴昌时,简直给他神助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