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直接进入的v色网站

      (求推荐票)

      这一次魔教崛起,势头极猛,非但一些藏匿多年的老魔头重新出山,更有无数新生面孔冒了出来,而且道行竟大都不低,其中还有不少正道门派反投入魔教的,可见这些年来魔教韬光养晦,实是处心积虑、谋定方动。

      敌势颇大,正道中人也不敢怠慢。青云掌门道玄真人在与天音寺、焚香谷商议之后,派出了门下七脉中的龙首峰、朝阳峰、大竹峰、小竹峰四脉精英弟子,以龙首峰首座苍松道人和大竹峰首座田不易居首,辅以数位长老,带着数十名青云弟子,加上天音寺与焚香谷,以及其他正道散仙,一起来到了流波山上。

      张小凡跟着田灵儿等人回来后,立刻前去拜见田不易,后者见到大难不死的小徒弟,虽然早就知道他已然脱险,但陡然见到本人,面上还是露出一丝欣喜之色,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还是被眼尖的张小凡发现了。

      苏茹见到他回来,更是满面笑容,把张小凡拉到一边问个不停。

      于是,张小凡就将众人在空桑山遇到无数蝙蝠开始,到魔教妖人偷袭,自己杀了吸血老妖的徒弟姜老三,再到与魔教妖人斗法时落入死灵渊,又是如何与陆雪琪生死与共,同渡难关等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当然,他自然不会说杀了青蛇后,无意间与陆雪琪有了肌肤之亲这等亲密事,也没提碧瑶和滴血洞的事情,只说被困在山腹之中,接连数日,最后才找到机关密道逃生云云。

      众人听着,纷纷感叹,田灵儿最是关心他,忍不住问道:“小凡,那你怎么现在才赶回来啊?”说着又走到他身边继续道:“听那位石头师兄说你有朋友被人追杀,是怎么回事?”

      田不易等人闻言都向他看了过去,于是张小凡又只能把栖凤仙宫的内斗说了出来,包括自己是如何救得他们,如何在无奈之下剖腹取子等等说了出来。

      众人闻言纷纷变了脸色,一方面暗恨赤熠的心狠手辣,一方面又为那孕妇伟大的母爱感动,当然最多的还是惊奇张小凡。

      “剖腹术!小凡,你是怎么会这等......这等奇术的?”苏茹心有余悸的问道,她心中敬佩那位孕妇,为了救自己的孩子,生生忍受剖腹之痛,此等刚烈之事,鲜少有人能做的到。

      张小凡苦笑一声,叹息道:“师娘,弟子又怎么可能会那等奇术,只不过是听说过罢了,但当时情况紧急,弟子只能硬着头皮去做了。”

      “唉,”苏茹同样面露惋惜之色,叹道:“此事你做的不错,好歹她腹中的孩子保住了,临死之前能看一眼自己的孩子,想来她也死的瞑目了。”

      “呵呵,师父,弟子觉得与那孩子有缘,在与张济源他们分开前,已然把她收作徒弟了,望您应允。”

      田不易冷哼一声,不悦道:“你才多大点能耐,居然也好意思收人做徒弟?”

      张小凡干咳一声,讪讪道:“嘿嘿,这不是觉得与那小婴儿有缘,这才临时做的决定。”

      田不易抿了一口茶,淡淡道:“你话都已经说出口了,还回来问我做什么?反正大竹峰已经被你弄来了这么多人,也不差这一个小丫头。对了,你现在修炼到第几层了?”

      他发现张小凡的修为明显比下山之前提高了不少,气息也强大了些。

      张小凡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说紫霄阁众弟子加入大竹峰的事。

      他微微一笑,淡淡道:“前几天弟子刚刚突破到太极玄清道第八层。”

      众人闻言都抽了一口凉气,纷纷见鬼一般看着他,要知道,太极玄清道先易后难,越是往后修行突破越是困难。

      宋大仁徘徊在第六层已经数十年了,尽管他勤修苦练,至今都没突破,而且尽管如此,宋大仁在青云门的资质还算是很高了。

      他们实在没想到,距离他七脉会武突破第六层时,到现在才不过两个月的时间,而他从下山到现在,也不过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他居然连续突破了两层。

      年仅十六岁,就已经修炼到太极玄清道第八层了,怎么能不让他们震惊。

      众人惊愕的同时,不禁又有些疑惑,他们可是知道张小凡修炼第一层的时候废了多大劲,怎么现在看来,他怎么越修炼越容易了呢?

      “小凡,你真厉害!”田灵儿笑颜如花,美眸异彩连连的望着他,继续道:“对了,小凡,你都收徒弟啦,怎么不把她带回来啊?”

      张小凡笑道:“她还小,还是跟在亲人身边的好,等过几年大了些,再接过来就好。”

      “哦哦,”田灵儿随意的应了一声,随之略一沉吟,抿了抿薄唇,犹豫道:“小凡,你,你有时间的话,就去看一下陆师姐吧,她知道你平安回来了,肯定会很开心的。”

      张小凡愣了一下,微微点头,笑道:“知道了,谢谢你灵儿。”

      田灵儿闻言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张小凡看了她一眼,见她神色有些黯淡,忍不住叹了口气,然后辞别了田不易夫妇,离开大竹峰弟子所居的山洞后,径直向着小竹峰诸位弟子休息的地方走了过去。

      小竹峰此次是由文敏带队,张小凡的到来,反而在这里引起了一点轰动,小竹峰诸位美貌的师姐们齐齐出了山洞,好奇的打量着他。

      张小凡与萧清漪一阵解释后,又与文敏寒暄了几句。最后才把目光放在美女群中那道清影。

      依旧白衣如雪,依旧清冷出尘,她依然还是那般绝美如仙,即便站在众多小竹峰的美女中,依然都是那么出众。

      “呵呵,琪儿,你的伤怎么样了?”

      陆雪琪心中一颤,再也无法强装镇定,她美眸幽幽的看着他,不知不觉间,两行清泪已然落下。

      琪儿?小竹峰一众包括文敏皆是没想到二人之间会这么亲密,诸女纷纷露出八卦的样子,令她们没想到的是,平日里冷冰冰的小师妹,此刻居然哭了。

      再看那般神色,凄楚幽怨,悲喜交加,眼中更是有着柔情万种,分明就是情根深种的少女与情郎久别重逢得模样。

      萧清漪见她们还想看热闹,连忙将她们拉走了,独留下陆雪琪和张小凡站在洞口。

      陆雪琪被他当着如此多师姐的面这般叫,心中又是因此羞涩,又是因为他的平安回来而惊喜。

      她不善言语,更不擅长与人相处,一时之间也不知自己该如何应对,之愣愣的站在那里。

      良久,她才看着这个爱她护她,甚至让她倾心爱慕又甘于献身的少年,美眸微微泛红,粉嫩薄唇微微张合,低声道:“我已经好了,你,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只是一张口,话还未说,眼泪已然落了下来。

      张小凡嘴角动了下,见周围不远处围了不少男弟子,有青云门的,也有焚香谷的不少弟子。

      他皱了皱眉,柔声道:“琪儿,咱们一起走走吧,我很想你。”说完转身向着不远处的密林走了过去。

      陆雪琪身子一僵,随即紧紧抿着嘴唇,迈步跟了上去,只是她似乎有些紧张,一直垂眸不语。

      张小凡也不在意,只是把自己与她分开后,是怎么误入滴血洞,怎么与碧瑶逃生,包括之后惜柔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给了她,没有丝毫隐瞒。

      张小凡第一次带着小仙女钻小树林,心中激动不已,两人一前一后走了一会儿,此时天近黄昏,金黄色的夕阳光辉透过缝隙,洒进树林中,也洒在两人的面容上。

      树林深处,四野静寂无声,张小凡突然停了下来,回头静静的望着陆雪琪,夕阳下,少女幽幽的站在那里,紧紧抿着嘴唇,一双冬泉般的美眸清澈明亮,柔情脉脉的望着自己,那本来就窈窕纤细的身段似乎消瘦了不少。

      看着张小凡面带笑容的走到他面前,背后是金黄色的光辉,陆雪琪心中激荡,自从被黑水玄蛇分开后,她虽然被救了,却也并不好受。

      从初始的担忧,到后来的绝望,没人知道她当时有多么绝望痛苦。

      再到后来,有神秘人传来张小凡安全脱险的消息,她知道后又从绝望中回过神来,转为惊喜希冀。没人知道她当时有多么惊喜如狂。

      如今,那个心心念念的少年就站在面前,多日以来的忧思痛苦让她再也忍不住,一把扑进心上人的怀里,低声哭泣起来。

      张小凡有些心疼的抱着她,陆雪琪的性子向来清冷倔强,不肯在人前示弱,如今露出这般柔弱姿态,自然是情到深处。

      他伸出手紧紧的将这绝美的小仙女抱在怀中,低头在她额头轻轻亲了下。

      陆雪琪心有所感,悄然抬起了俏脸,一张梨花带雨、颠倒众生的俏脸上,冬泉般的美眸泛着泪花,泪眼汪汪的望着他。

      张小凡感觉自己的心都要化了,将她紧紧揽在怀里,把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然后轻轻低下头,向着那娇嫩粉唇印了下去。

      淡淡的清香飘进口鼻间,沁人心脾,张小凡情绪有些激动,肆意的怜惜着怀中的小仙女。

      或许是失而复得,或许是久别再逢,也或许是情根深种,陆雪琪的情绪显得很是激动,呼吸急促,欧派更是上下起伏着。

      她踮起脚尖,两条玉臂缠绕着情郎的脖子,檀口微张,主动迎合着情郎的柔情蜜意。

      口鼻交错间,少女吐气如兰,销魂的女子体香让的张小凡渐渐有些迷失,一股火气悄然从丹田处冒出。

      此刻两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对于对方身体的变化,陆雪琪自然可以清晰的感觉出来。迷失在柔情里的她愣了一下,她已然与对方有了肌肤之亲,自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懵懂少女。

      呆愣片刻后,心中突然一惊,陆雪琪猛然回过神来,想起那次撕裂般的疼痛,她吓得身子抖了一下,然后“啊”的一声惊呼,一下子从张小凡怀中跳了出去。

      她心中又惊又惧,又是羞涩又是害怕,一张白如冰雪的俏脸刷的一下子变得通红,使得那白嫩的仿似吹弹可破的小脸,犹如滴血一般。她娇羞无比的低下头不敢看他,却也不舍得就此离去。

      张小凡有些尴尬,没想到自己居然变得这么没定力了,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难道是那青蛇千年蛇元的缘故?

      微微摇了摇头,张小凡凝眸向陆雪琪望去,见她羞得不肯抬起头,他面色一红,向她走了过去。

      陆雪琪听到他的脚步声,闻声抬首,见他面上带着笑容走了过来,此时天色已然变黑,一轮明月升到半空,淡淡的月光透过缝隙在他脸上留下斑驳的光彩。

      不知怎的,之前那让她迷醉痴慕的笑容,陡然变得有些邪恶起来,她呼吸一窒,一颗芳心随着对方一步一步的走进而剧烈的跳了起来,彷如小鹿乱撞一般,胸口更是因为紧张而急剧起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