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l美国sex

      时间又过去了几天,随着在这里的时间越来越长,吴穷总感觉自己是不是已经被识破了?

      (来的比较多的那个修真者前天来的时候似乎多看了自己几眼,给自己送饭的那人昨天来的时候似乎故意摔倒在床前试探自己,他有看到我的长相吗?他是不是故意装作无事发生,然后回去向其他人报告,现在已经在设计什么办法来抓我了?)

      想了一会儿,吴穷猛然警醒,自己这精神状态不太对劲,已经有点“赵家的狗多看了我几眼”的意思了。

      为什么会这样?

      吴穷考虑了一下,无非是这种四面皆敌的环境给他的心理压力很大,一旦被发现就无法生还。而且地上那具伪装成自己的尸体到底是腐烂发臭了,已经被人弄走了,自己的暴露可能又变大了一些。而且……他其实理应被识破的,到现在还没被发现反而很奇怪,毕竟他对他所伪装的这个修真者除了听他说过几句话之外根本一无所知,为什么别人居然不会发现呢?

      吴穷自然不会知道,他所伪装的这位修真者,其实平常很看不起这些只是来混日子凑数的有门派的修真者。而这些有门派的修真者,对于散修也同样不怎么看得起,当然,如果这个散修有意跟他们处好关系,他们倒也愿意一团和气,但若是散修没怎么把他们当回事,那他们自然也不会委屈自己去团结去了解区区一个同境界的散修。

      柯愈静算是这帮人里的一个异数,他对散修和有门派的修真者之前这种微妙的互相鄙视的状况并不太清楚,因此和闻来德的关系稍微好一些,但他毕竟是最后来此的修真者,跟闻来德相处时间并不太长,因此了解的也有限。

      而且像柯愈静这样的没经历过多少世间险恶的人,很难把事情往最糟的地步去想,就算吴穷表现出跟他所知的闻来德不一样的地方,他也不会想到是否有人把闻道友杀掉了,然后取而代之。而是会认为,原来闻道友还有这样一面。

      因为这些原因,吴穷才能够伪装好几天而不被拆穿,不过这也到了极限了,一天两天,不会有人怀疑,但时间长了,还是会有人感觉到违和感,虽然可能说不清具体怀疑理由,但是就是会觉得有些不对劲。而且自己装病也不可能一直装下去,修真者受伤要多久能好他是完全不知。

      虽然吴穷想不明白自己没被发现的原因,但是伪装越久越容易暴露,这点总是没错的,他开始准备逃跑了,反正自己身上的伤也靠吃饭吃魂给吃的差不多好了。夜里的岗哨情况也基本弄清楚了,两本书都看够了,能带走的东西也都打包好了,是时候溜走了。

      吴穷拿着那个装有灵魂的黑色圆球把玩了一下,心中觉得有些可惜,他其实已经按《魂术速成》上教的方法将闻来德的魂拘入球中,但想来想去到底还是不敢吃掉他的灵魂,毕竟按书上所说,自己须得高出对方三个境界方可成功吞噬,就算自己天赋异禀可以直接吃凡人的灵魂,但这种境界说不定比自己还高的灵魂,那还是没什么把握的。

      如果吃掉的话,靠着这灵魂里的记忆,能大大增加对这个世界,以及修真方面的了解,而且也能更好的伪装不被发现了,可惜可惜。

      到了夜里,正当吴穷想要靠硬闯离开时,他却忽然发现,营地里的岗哨情况变了。

      (例行的调整,还是针对我的?嗯……应该不是针对我,不然直接来抓不是更好?)

      想清楚这一点后,吴穷吁了一口气,不过为了搞清调整后的岗哨薄弱之处,离开的时间又要推迟一下了,如果在这两天被发现……似乎应该做点什么准备,吴穷翻了翻从闻来德箱子里找到的东西,布置了一番。

      **********************************

      时间来到了吴穷被抓捕之时,四名士兵奉王仲亮之命来抓捕这个已被识破的假仙师,四人心惊胆战,虽然说是假仙师,但能杀仙师的就算不是仙师也是凡人中的佼佼者了,杀他们几个又有多难?在王仲亮保证屋外有仙师压阵,他们不敌可以直接跑出来,不算敌前逃亡,他们才勉强答应了。

      四人轻手轻脚靠近了闻来德的屋子,在门口轻轻喊到“仙师?”

      没有回答。

      “仙师,您在吗?”

      仍是没有回答。

      四人稍稍放下心来,这假仙师是在白日睡觉还是已经逃跑了?最好是跑了,反正抓不抓得到都不可能给他们记这种功,但是一旦假仙师拘捕,他们却是第一个死。

      进屋之后,他们沮丧的发现假仙师还在床上,没逃跑,这可糟了。

      有个胆大些的,心一横,上去直接堵了假仙师的嘴,然后摁到地上,四人压住给他用粗绳绑了个结结实实的。

      不过如此,仙师好像也没什么可怕的……不对,这到底是个假的,真的大概就没这么简单了。

      欢天喜地的带着假仙师去向王仲亮回报,王仲亮听到假仙师束手就擒也是松了口气,大约这个越人的伤还是没好利索,能杀闻来德大概是交了好运,或者是他其实不是靠那把刀破防身法器,而是具有某种能让护身法器时不时失灵的体质?如果是这样,那他说不定有点研究价值……

      王仲亮没有见吴穷,而是直接让四人把吴穷带到营地中央,他要在全营的注视之下,把这个杀害仙师之人明正典刑,毕竟这段时间已经死了两位仙师了,对士气的打击和对仙师实力的怀疑都不能装成看不到了,因此他要向众人宣布,这人是用了卑鄙方法才杀掉仙师的。

      走上临时搭起的台子,王仲亮对台下的众人说了几句,煽动起大家对这个竟敢恩将仇报,暗害仙师,还冒充仙师的可恶之人的仇恨,大家纷纷激愤的向吴穷投掷土块石块,而吴穷的身体,在挨了一块石块后,居然化成了一张纸片?

      众人哗然,王仲亮铁青着脸上前捡起纸片,发现是个纸人,被耍了!王仲亮在心里咬牙切齿的说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