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宫廷争斗>

      夜色袭来,朦胧醉人。

      暮倾城难得的在下联忙到晚上。她一直在处理尤辉文的事情。

      暮倾城轻笑,尤辉文是第一个她亲自开刀的下联高官。

      暮倾城起身伸了个懒腰,她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

      “嘀嘀嘀……”

      暮倾城接了电话,是许志州。

      “怎么了,这么晚打电话?”

      手机那边传来许志州冷冰冰的声音,“那几个雇佣兵找到了,在华州的云狐据点。你要过去看看吗?”

      暮倾城一听,清醒了几分,“找到了?审出什么来了吗?”

      许志州:“没,守的很严。”

      暮倾城倒没意外,她懒洋洋的说,“你让我这大晚上的去华州?”

      许志州:“那你也可以过两天再来。”

      暮倾城皱眉,“这大晚上的还有别的事吗?”

      许志州:“季则身边的助理季雨应该没有死。”

      暮倾城大惊,“什么?”

      许志州肯定的说,“季雨没死,死的是个替身。季雨一开始就伪装成了死者的样子进了公司。季家集团前段时间刚刚做了员工体检,我让人取回了季雨的血液血液样本,结果发现和死者DNA的相似度只用零点几。”

      暮倾城点头,“原来如此,我就说季雨很可疑。对了明天姚家有个宴会,你去吗?”

      许志州:“姚家宴会?姚家好像递了请帖,不过之舟科技和姚家合作不多没打算去。”

      暮倾城坏笑道:“正好我也去,你也过去呗。我也个学姐给你介绍介绍。”

      这几天她查清了自家学姐就是姚家的小女儿。

      肥水不流外人田,崔符祁要是对姚舒涵没啥心思,她就撮合撮合许志州和姚舒涵。她是挺喜欢这个学姐的。

      要是崔符祁有这门心思,也没事反正宴会上的小姑娘应该不少,她三哥都快三十了,她到底是愁啊。

      许志州自然听出来了她的小心思,“开玩笑到我头上了。”

      暮倾城:“没,认真的。别忘了哦。”

      许志州无奈,“据说这姚家小女儿可是有婚约的。”

      暮倾城一愣,“和谁啊?”

      许志州:“苏家少爷苏渊。”

      暮倾城皱眉,若是姚舒涵和苏渊有婚约,这个姚家又干嘛要联系崔姨呢?

      姚家这是想玩火吗?

      暮倾城冷笑。

      ……

      上域蓟州

      湮穹酒吧

      声音嘈杂,五光十色,人在这里释放自我。

      这里是蓟州最大的酒吧,也是不少人春宵一刻的场所。

      纸醉金迷,令人销魂。

      一个貌美女郎身穿一身低领高开叉红裙,远远观望都能看到那深深的沟壑。

      她的头发是精心打理过的,腕上脖颈上都带着价值不菲的饰品。

      她手中拿着一杯红酒,缓缓从人群中走出。

      酒红色的高跟鞋点地,清脆的动人心弦。如烈火般的长裙随着她的移动而裙摆飘摇,顾盼生情,摇曳生姿。

      女郎走到一个卡座,娇声道:“顾少。”

      声音酥麻,动人心魄。

      “真是个妖精。”

      顾廷昀伸手将洛青栀揽进怀中,另一只手抚摸着洛青栀的玉颊。

      “顾少真是好福气呀,有这等美人投怀送抱。真是可怜了痴情的冯小姐。”

      坐在顾廷昀对面的沈江青玩弄道。“冯家小姐不要了?”在一旁的徐小少也起哄道。

      顾廷昀不悦:“去去去,别提她。”

      在这上域四州谁不知道,冯家小姐玉露爱慕顾家三少,不仅做出过不少难以启齿之事,甚至敢违背父母自奔为妻。

      也是成了上域公子小姐茶间饭后的谈资。

      两方父母无奈,也就订了婚,并于前几个月完了婚。

      谁让冯家就这一个女儿,又是上域蓟州自古传来的家族。即使冯家有些衰败,也是顾家难以企及的。

      对顾家人来说,顾廷昀不喜欢冯玉露就把她娶回家恭着呗。

      沈江青笑了笑,看向顾廷昀怀中的洛青栀,喝了口酒。

      冯家和顾家……是谁在掌控下域呢?

      又或是只是傀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