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菲月1对1视频

      废土人也是有娱乐的。

      尽管受环境所限,他们的娱乐方式很少,除了男女之间那点放纵之外,大都充满了一种荒蛮粗野的味道。

      被黑手会占领的绿洲小镇,一排低矮房屋的最边缘,一处类似于大仓库一样的地方,这是这小镇的“酒吧”。

      墙壁上涂满了各种各样糟糕的涂鸦。

      有些口号,但更多的是一些酒鬼随便画的,鲜艳的颜色胡乱涂抹在一起,倒是有了种后现代主义的风格。

      大箱大箱的弹药,被堆放在仓库角落,还有几把损坏的长短枪被丢在已有锈蚀的合金箱子上。

      有的被拆开,零件落得到处都是。

      有的还丢在那里,等待着被拆卸。

      旁边就摆着一台小机床,工匠马尔特会在这里修复武器,或者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做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机床旁边,是几张简易的桌子,就用铁板加上铰链,再用几根废弃钢材撑起,坑坑洼洼的桌面就和正坐在两边,使劲掰着手腕的废土战士一样,已是饱经风霜。

      丢在一边的黑色音箱里,有刺耳的,癫狂的,像是重金属音乐一样的曲子回荡,吵得人脑壳疼。

      两个留着莫西干头,穿着鼻环耳孔的家伙,敞着上半身,正如公牛一样角力。

      他们大喊大叫,胳膊上的肌肉隆起,在昏暗的灯光下,充满了男性荷尔蒙的魅力。

      这样的扳手腕,是最简单的娱乐。

      当然,不允许改造了手臂的家伙们参加,那就是作弊了。

      在两人身边,还有几个人在起哄,这些不站岗的战士们大呼小叫,给这环境糟糕的地方增添了一丝活力。

      不过他们对赌的东西,却有些奇怪。

      角力赢得了的那方,就能和黑手会最漂亮最野性的姑娘“玩一玩”。

      而被作为赌注的那个画着烟熏妆,穿着小背心的姑娘,她叫艾米莉,倒是完全不在意自己被物化。

      相反,她还饶有兴趣的看着为自己“搏斗”的两人。

      身上小背心的拉链拉开一大半,露出了白皙的皮肤,再加上她惺忪的醉眼,似是已做好了“犒劳”优胜者的准备。

      如果兴致来了,就在这酒吧里玩一场也不是不行。

      拜托。

      都世界末日了,谁也不知道死亡和明天,哪一个更先来。

      这样的情况下,任何的放纵,都是可以被原谅的。

      就比如另一边那个已经喝的醉醺醺的健壮汉子双腿间,还有另一个女战士朱莉正趴在那里,头部起起伏伏。

      是的。

      没人在意。

      这就是废土人的生活方式,悍勇死斗,及时行乐。

      但他们把自己的娱乐范围,局限在酒吧的左半边,没人敢去右边吵闹,没有什么墙壁阻拦,但却有无形的压力压在那里,让他们不愿过去。

      在酒吧右边,那个用机器人的外壳残骸,搭建的,非常废土风格的吧台边,正坐着一个醉醺醺的家伙。

      他披着粗糙的皮衣,留着士兵一样的短发,头发已有些花白,脸颊也是非常苍老,充满了苦难留下的皱纹。

      但他却很年轻。

      只有三十多岁。

      他趴在那里,就像是被残酷的生活压弯了腰,又像是一个失去了所有希望的颓废男人,手里抓这个玻璃杯,里面装着半杯酒。

      用那些净化水,加了稀释的工业酒精,再加一些镇子外褐色植被的萃取物调色,让这口味很糟糕的酒,最少在外形上,很像是核战前时代的威士忌。

      但喝到嘴里,味道真的一言难尽。

      “唔”

      那喝得醉醺醺的男人,也不在乎身后嘈杂的音乐。

      他一仰头,将杯子里的酒灌入嘴里。

      砰的一声,杯子被砸在桌上,带着一股怒气,客串酒保的武器匠师马尔特,这个和罗格认识多年的老战士耸了耸肩。

      不需要眼前人多说,便拿起瓶子,再给他添了一杯。

      没人敢来打扰这个醉鬼。

      因为他是这个小镇的统治者,黑手会的首领,被永生会在整个大荒漠地区高额通缉的“黑狐狸”。

      他叫罗格.菲塔尔斯。

      一个狡猾的,无情的,残忍的废土首领。

      一个合格的废土首领。

      黑手会的成员们,也都知道首领这段时间的失意为何,他苦心谋划的“希望”破灭,给他造成了可怕的打击。

      但其实失落的,也只有罗格一个。

      其他战士们倒是无所谓了。

      希望,那是什么东西?

      这片废土里,真的有那样的东西存在吗?

      一开始就不抱期待,自然也不会有失败后痛苦的失望了。

      不过大家心中也有些担心,大荒漠边缘已经出现了永生会的最新型侦查机器人,之前被破坏的信号塔,也在一个接一个被修复。

      种种迹象都在表明,永生会上次受挫后,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

      下一轮追击很快就会到来,而以黑手会目前的力量,已经很难再一次逃脱追捕了。

      他们已无处可去。

      这里已是大荒漠深处的最后一个绿洲,再往沙漠里走,就算是从小出生在附近的战士们,也没有把握能横跨荒漠,抵达废土的另一端。

      再说了,就算过去又能怎么样?

      沙漠那边是拾荒者兄弟会的地盘,相比那片达尔文主义盛行,据说普遍有食人习俗的无规则的鬼地方,战士宁愿死在沙漠里。

      最少不必担心自己成为某个疯子军阀桌上的烤肉。

      他们只能备战。

      再通过更癫狂的放纵,来麻痹心中越来越多的绝望。

      可惜,黑手会在沙漠里,距离自由公民城很远,他们的芯片无法接入虚拟的思维空间中,就如刚才所说,他们可以选的娱乐,也就剩下这么点了。

      几分钟之后,在欢呼声中,扳手腕的胜利者,得意洋洋的起身,高举着双手大喊几次,很是粗暴的将旁边的女人抓起来,狠狠在她脸上吻了吻。

      又捏了捏她挺翘的臀部,对失败者吹了个口哨,便拥着自己的“战利品”,提着酒瓶,往酒吧之外摇摇摆摆的走去。

      看样子是打算随便找个地方,放松一把。

      罗格的酒,也喝到了今日的第十三杯。

      这是最后一杯了。

      再喝下去,体内的酒精浓度就会接近警戒线,被芯片强行操纵义体进入休眠。

      他是首领,必须承担起决策权,这是必要的约束。

      罗格夹着燃烧的劣质雪茄,又端起酒杯。

      他看着杯子里摇晃的琥珀色酒水,那玩意带着一缕光,倒映着他那张沧桑的脸,一张属于失败者的脸,这让他心中又想起了那一天的场景。

      自己被爆炸压在废墟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可恶的外来者,带着胜利者的笑容,踏足星阵中。

      还有苏。

      自己最信任的,最报以希望的苏,那个在黑手会里,唯一和他一样,笃信希望的年轻人,就那么追着江夏冲进光里。

      罗格知道,苏也很不甘心,他要用那种方式,为自己讨回公道。

      但他不该去的。

      罗格痛苦的闭上眼睛,那个年轻人本该有更长远的人生,他该如雄鹰一样,驰骋在这片废土上,而不是死在距离家乡无数个距离之外的陌生地方。

      苏,已经死了。

      罗格心中涌起痛苦。

      以江夏那人的性格手段,稚嫩的苏绝对玩不过他的。

      那个年轻人,肯定已经死了。

      是自己愚蠢的,固执的,一直在寻找的希望,害了他。

      “苏...”

      罗格抿着嘴,像是呼唤一样说了句,下一瞬,他睁开眼睛,仰起头,打算再用手中酒,将自己麻痹在那半睡半醒之中。

      这是在逃避。

      他知道。

      但他也没有再好的办法了。

      “砰”

      酒吧的门这一刻被推开。

      一个背着枪,带花花头巾的战士冲了进来,手里还抓着一个竹筒,他冲到罗格身边,用带着惊喜的声音,对首领说:

      “苏回来了!”

      “嗯?”

      罗格送到嘴边的酒杯停了下来。

      他扭过头,惺忪的醉眼飞快的变得清醒起来,在脑部芯片控制下,体内义体开始运作,将血液中的酒精稀释。

      他看着报信的战士,正要询问,目光却落在了他手中的竹筒上。

      那是被砍下来的竹子,上面还带着尚未干涸的竹叶,外表青葱,那一抹绿色,是很难会出现在废土上的颜色。

      罗格没见过竹子。

      他出身的时候,这种植物早已经灭绝在了核大战的尘埃中。

      但他祖父是个生物学家,他从小被祖父养大,从祖父的硬盘资料里,他见过这样的植物。

      但看到实物,这是第一次。

      “他回来了?”

      罗格问了句。

      “嗯,不但回来了,还带了礼物!”

      那以头巾蒙着头的战士,像是献宝一样,把手中竹筒塞进罗格手里,他带着一抹激动,说:

      “水,首领,你尝一尝,水!真正的水!”

      罗格拿着竹筒,看着里面清澈的液体,他摇晃了一下,然后送到嘴边,抿了一小口,一股带着竹子清香气的液体,流入嘴中。

      没有锈味,没有工业添加剂的糟糕味道,很清纯。

      就是水本来的味道。

      他知道,为什么苏要把这东西带回来当礼物。

      他知道。

      这是苏,给他带回的回答。

      所有问题的终极回答!

      希望!

      那罗格这几年一直在追求的希望,已经被苏握在了手中。

      “哈哈哈哈”

      罗格站起身来,扬天长笑,带着一抹发疯似的疯癫,他将竹筒里的水一饮而尽,畅快的哈了口气,抹了抹嘴角的胡须。

      又对那报信的人说:

      “江夏来了没?”

      “来了。”

      那人咬着牙说:

      “那个混蛋,正被押在镇子里,大家恨不得给他两枪!”

      “朱莉!”

      罗格没有响应这种愤怒,他扭过头,对酒吧另一边喊到:

      “别TM再舔那根XX了,去收拾一下我的房子,收拾干净点,快去!”

      “你。”

      首领整了整自己的衣服,闻到一股酒气,让他皱了皱眉,他对身前带着头巾的战士说:

      “去请苏,还有江夏,到我房子里,对他客气一点。我要和那个混蛋好好谈一谈。”

      “啊?”

      眼前战士一脸愕然,那混蛋明明摆了他们一道,不杀也就算了,这还要好好招待?

      “人家带了礼物来的。”

      罗格看了一眼手里的竹筒,他说:

      “不能让人家说我们废土人不懂礼节,快去吧,带去我的问候,别让他等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