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岛津实丝袜视频

      徒弟有徒弟的运气,师父也有师父的福气。

      康术德这段时间也一直在交好运。

      1980年的三月底,让他盼了许久的京城户口,终于办下来了。

      这事儿实打实的不容易。

      因为落户京城的事儿本就难办,何况这又赶在知青集中返城的高峰期。

      还别看打老爷子1979年回到京城就申请了。

      若不是有街道从中帮忙,若不是上头有关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政策反复重申。

      即使再花上几年,也未必能有个结果呢。

      不过这一办妥,也就真解决大问题了。

      首先就是康术德有了购物本。

      从此,在副食品供给上,他和宁卫民就再不至于捉襟见肘了。

      甚至有些以户配发的商品——比如每月每户二斤白糖,他们俩还能领双份儿。

      于是宁卫民下午倘若回家早,肚子打饥荒,就能吃上富强粉馒头蘸芝麻酱和白糖了。

      这种搭配方式可堪称这个时代的经典,属于一种极奢侈的物质享受。

      别看馒头中间虽然只是简单加一层芝麻酱配白糖。

      但那丰腴浓厚的口感,却能盖过上等西点的鲜奶油去。

      比商店里那些能当武器防身的核桃酥和江米条好吃多了。

      像京城有一句顺口溜就是专夸这种吃食的。

      “蓝色的墙,柔软的床,夹着芝麻酱的馒头蘸白糖。”

      由此可见,这种东西在某种程度上,能代表幸福。

      当然,若是条件再好的人家,把普通馒头换成油炸馒头片,那简直就是极致奢华了。

      和皇帝老儿每天扛金扁担种地,饿了吃炸货的境界大致能划等号。

      至于谈到这种吃法有多金贵。

      其实倒不是指八毛一斤的白糖,五毛五一斤的芝麻酱,许多人就真吃不起。

      关键还是在于物资的限制上了。

      所以鉴于此,宁卫民吃这的时候仍然还得尽量背着点儿人呢。

      否则让邻居们瞅见,多少显得有点“穷人乍富”,还真是不大好意思的。

      第二,有了京城户口,康术德也就能够享受京城社会福利保障了。

      这一条比第一条更实在。

      作为社会孤老,今后每月街道会补助他十八块钱,那可是实实在在的票子啊。

      无论买酒或是卖肉,吃什么不香啊?

      甚至哪怕有一天康老头糊不动纸盒子,哪怕宁卫民背信弃义不管他,他也不用担心什么。

      因为街道管他,进敬老院都是白吃白喝白看病。

      这就叫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不过尽管如此,作为从社会底层赤手空拳混荡起来的人,康述德却不认为这是命里该着。

      他不是那种呵呵傻乐,安心坐享其成,等着生活给甜头儿的普通人。

      他知道盐打哪儿咸,醋打哪儿酸。

      懂得章程是章程,执行在个人的道理。

      所以户口本儿的事儿一办妥了,他就让宁卫民替他买了些烟酒礼物。

      然后特意打听到了街道干部的家,周末亲自提着东西登门致谢。

      没想到更巧合的是,他来的这天,这位干部正坐在自己家里生闷气呢。

      而且还是为自己一个亲戚生气。

      这事儿是这么回事,干部亲戚的孩子也是刚回京城的知青。

      自打今年春节见面,这位亲戚就托干部帮忙给孩子找工作。

      可如今工作多难找啊?

      整个前门地区,干部所知道的,目前也只有尹盛喜办的茶水摊儿在陆续招人。

      可问题是,人家街道自己的待业青年都安置不过来,这工作又累又丢人啊。

      所以干部千方百计,费了牛劲,才跑下来一个给京城玉雕厂看大门的临时工作。

      作为全国规模最大,技艺最好,作品最佳的创汇企业。

      玉雕厂确实财大气粗,一个月给看大门的开二十四块呢。

      工作内容也很轻省,只需要帮忙传个电话,平时分分报纸,送送报纸就行。

      论起来比好多工厂正式学徒工都强呢。

      何况干这个,天天在厂里都能和厂领导见面啊,还有送报纸这样近距离接触机会。

      那只要让领导有了好感,不就有可能调进车间去干正式工嘛。

      关键还是得先进了厂子,才能再想下一步嘛。

      可偏偏亲戚一家压根不懂这骑驴找马的道理,纯粹认为干部敷衍他们。

      没有感激,只有埋怨。

      尤其那孩子不懂事,觉得大小伙子干这个丢人,去了两天就甩手儿不去了,连声招呼都没打。

      于是厂里那边也有点不高兴了。

      干部是怎么也没想到,白搭了人情,居然弄了个里外里不是人。

      这还能不窝火吗?

      他心说了,这看不上,那看不上的。

      你们要有辙,还用着求我?

      这工作即使再次,也比一个大小伙子在家闲着强多了吧。

      我这白忙活还落埋怨,什么事儿啊。

      得嘞,不去拉倒,我真是伺候不起哪。

      不过也正因为这件事,在干部的眼里,就更显得无亲无故的康老头会做人。

      什么事儿就怕人比人。

      干部当初只不过是可怜康术德岁数大,怕他老无所依,才尽力周全而已。

      真没想到康术德会这么念他的好。

      不但客气恭敬,送烟送酒,见他情绪不对,还拉着他出去又花了八块喝了一通。

      这份儿人情世故的周到和精通,让干部愈加感动和欣慰,觉得帮这忙值得啊。

      毋庸置疑,把他那不知所谓的狗屁亲戚完全给比下去了。

      再搭上这位干部也是位酒桌英雄。

      脸和脖子一红一上脸,酒越喝越顺,话也越聊越近。

      就在被捧得飘飘然间,干部忽然发现,康老头学问真不小。

      话说得讲究,他还识文断字儿。

      这年头,像这样的老人还真不多。

      那好,干部索性就借着酒劲,把这工作甩给老爷子了。

      瞧瞧,这也是误打误撞中了奖啊,康老头儿白得了一份轻松进项。

      这加起来,可就是四十二块的收入啊,比工厂正式退休工人也不差多少了。

      都说命运眷顾有准备的人。

      事实证明,识情达意,与人为善,也应算作其中的一种。

      所以说康术德和宁卫民这对师徒的遭遇,如果性质有什么不同的话。

      那就是宁卫民真是偶然走运而已,但老爷子可不是。

      老爷子的福气其实是一种必然,是用为人处世、交际往来结成的一张大网网来的。

      靠着人情和恩义来打造公共关系,他不仅不会让身边的任何福气和机会漏过去。

      甚至好些鱼虾看见这张网,还乐于主动往里蹦呢。

      要不说,师父是师父,徒弟就是徒弟呢。

      宁卫民这小子,且有的跟老爷子学呢。

      PS:对书友stupd2表示由衷感谢,从《重返1977》以来就获得您的大力支持。

      但因为个人时间精力有限,加更向来有心无力,非常惭愧。今日勉强聊表心意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