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虎影视在线,抖音富二代,荔枝视频色

      秦岭山脉,卧牛山顶,牛角涯前,一片紫雾迷蒙,伴着星光倾斜,眼前的光影越发扭曲、神秘、梦幻,似有一道不真实的门欲要破开人间,降临现世,又似乎有一位神秘的丽人要穿界而来。

      叶青衣站在紫光之外,淡淡的抽着烟,静静的听着身后女人报备着卧牛山景区内的战况及叶家门人弟子的伤亡情况,随之问道“叶风还没有被找到么?”

      “二少爷!此次行动为了避免被老太爷和大少爷他们提前发觉,我们找的拥军都是以新人为主,而且数量上也不是很多。所以行动效率可能不是很高,所以...”叶青衣身后的女秘书有些惶恐的低下了头。

      “无所谓了,卧牛山这么大他叶风随便跑就是,只要眼前的一切,被我所得,叶风以后给我提鞋都不配。”一想到这道紫色光晕会给自己带来的命运转折,叶青衣胸腔一阵滚烫,双颊在夜风之中也泛起淡淡红光。

      多少年了,他叶青衣终于可以为自己证名了,他叶青衣除了出生,比他叶风优秀百倍、千倍,即便是此刻修仙时代,一样是他叶风所不能企及的存在。

      他要那些曾经看不起他这个私生子的人,以后都匍匐在他叶青衣的脚边瑟瑟发抖。

      牛角沱前,风平浪静,陈初升艰难的背着第十月穿过重重迷障来到湖畔,而身旁鹤栖也托着那个奄奄一息满身是血的男人。

      “怎么办?初升?直接将阿月放到水里么?这样是可以降温,但是也令阿月一身的伤口感染?或者说…还有没有其他选择...”鹤栖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鹤栖明白初升的想法都是为了拯救阿月,但问题是以目前鹤栖所接受的九年义务教育及八年高等教育所习得的科学常识来看,陈初升此举无疑是让第十月送死。

      但与此同时,鹤栖也清楚,他们已经迈进了神话时代,不再是原来那个什么都讲科学的时代,所以鹤栖并不确定初升的选择是否“科学”,至少在鹤栖看来,第十月一身的烫伤就极为不科学。

      陈初升缓缓的放下第十月,平躺在潮湿的河岸上,然后一屁股坐在湖畔的泥土间,喘着粗气低沉的说道:“还能怎么办?我们目前没有别的选择了。难道在这荒山野岭间打120么?不过你别担心,阿月的体温早就超出正常人范围了,甚至地球生物所能承受的极限,但是心跳和脉搏还在,所以我们给他降降温,也许并没有错。”

      忽然一道陌生的声音自鹤栖身后响起,“没有用的,救不回来了,已经没有希望了。”

      直到这时陈初升和鹤栖才发现那个奄奄一息只穿着裤衩的男人,竟是不知何时又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陈初升艰难的挺直胸膛,眯着眼睛,平静的看着前方的叶风问道:“你知道多少?为什么你说救不回来了?又说没有希望了?”

      叶风找了颗最近的大树,拖着重伤的身躯艰难的靠过去后,才开口说道:“有烟么?”

      鹤栖一听就炸了,立刻提着嗓门就骂道:“劳资们是在问你为什么没希望了?没听到么?”

      陈初升也疑惑的道:“烟?你应该也知道,这里到处都是杀手,若我没猜错,应该都是来追杀你的。你还敢在这里点烟?是显我们的目标不够明确么?”

      叶风苦笑了一声:“这么多杀手,你怎么确定都是来杀我的?”

      陈初升扯着嘴艰难的说:“就如同你能确认我们不是杀手一样,我也能确定你就是目标。聪明人就不要绕弯子了。”

      叶风轻轻一笑,“痛快。”顿时扯动了全身的伤口,一阵呲牙咧嘴。

      随即颤声道“这里是卧牛山牛角沱,不属于气冲牛斗,光耀寰宇的地势,也不属于逃离卧牛山场区的方向,因为这里的所有船只都被我包圆了,调到了三公里外的对岸,同时这里刚刚他们扫荡过,我的保镖伪装成我,成功逃离引走了绝大多数敌人,所以这里很大概率是没有人再来的。”

      陈初升眉头一拧有些不快,“我不想知道这些,我只是问你,对我兄弟的情况知道多少?为什么没希望了?”

      叶风挑眉自信的道:“烟!”

      鹤栖咬着牙齿,从兜里蛮横的掏出烟盒,拧出一根直接丢了过去。

      叶风嘴角一扬,就那么淡淡的看着鹤栖,鹤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拿起烟粗暴的塞到叶风嘴里,随后点燃。声色厉俱道“可以说了吧。”

      叶风道,“我有个条件。”

      陈初升眉眼一闭强忍全身着疼痛,艰难的开口道:“可以,但我也有个条件。”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无能为力。”

      “那我们凭什么答应你的条件?”

      “应为我的条件,会有优厚的回报,你无法拒绝的回报。”

      “你先说说。”

      “好吧,我先说也无妨,因为我相信,我的条件你不会拒绝。”叶风自始至终都保持着自信微笑,似乎世间一切尽在掌握一般。

      “相信你们已经看过新闻了,世界即将进入修仙狂潮。而你们的朋友,就在这天地异变之初,身体接触了不可名状的天地灵萃入体,从而引起了基因锁突变,造成了异类能量觉醒。本来这类人,觉醒之后,在正常情况之下,要比常规修仙者强上一大截,因为他们拥有上天的馈赠,简直就是天选之子,所以你们朋友本来是非常幸运的。只可惜,这类异类能量觉醒,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因为自古而来,机遇与风险皆是并存的,你要想抓住这份上天的馈赠同样要承担莫大的风险。显而易见,你们的朋友已经失败了,不然也不会伤的这么惨,真是白白浪费了这份上天的恩赐。”

      陈初升又问:“失败了会怎么样?”

      叶风“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或者死。”

      陈初升“就没有其他的方法拯救他了么?”

      叶风“就我目前所知道的情况,还没有。”

      陈初升“那你为什么会知道?而且笃定他一定没救了?”

      叶风“难道你认为,这个世界就一直是你眼中看到的世界么?这个世界背后的秘密,多到你根本想象不到。你们能看到的,都是这个社会愿意让你看到的。而那些你们看不到的,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相。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在今天这个举世狂欢的日子,会选这么一个破地方。聪明人,你懂了么?”

      陈初升微微一笑:“你说什么都对,可有一件事情,你没说对”

      看着陈初升哪微微一笑,叶风有些忐忑的问道“哪件?”

      陈初升没有回答,只是缓缓的站起来,拖着滚烫的第十月往湖里走去。

      鹤栖虽然也没听明白,但他只管信自己兄弟,帮着陈初升把十月往湖里拖。毕竟连活在世界真相里的人都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鹤栖只能相信兄弟的最后一搏。

      叶风看着不再搭理自己的二人,心理有些慌神,他自醒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在这场陌生的交锋中,占据主导地位,从而可以令这二人帮助自己。可是事与愿违,这二人好像根本不吃他这套。

      无奈之下,叶风只好主动大喊道:“你们要不先听听我的报酬?五百万哦?”

      陈初升对着鹤栖道:“别理他,我们只管将阿月泡在水里试试。”

      鹤栖点点头:“鬼才想理这个白痴。”

      不过几步路,鹤栖便将十月泡到了水里,慢慢浸泡至大腿、腰部、胸腔、乃至全身只留下面部朝上。

      叶风见那二人不理他,便大声喊道:“只要你帮我脱困,我便给你们五百万,每人五百万。”

      湖水本是冰凉的,自第十月下水之后,竟然慢慢变得温热,陈初升将湖水轻轻拍在第十月脸上,轻声说道:“兄弟,你别吓我。说好的这个时代我们三为主角一路登顶。你可千万挺住啊。”

      鹤栖闻言也是悲痛的说道:“快起来回家了,咋们三回家吃你爸妈包的饺子多好。”

      ...

      叶风见那二人不理自己,竟开始和那废人说起话来,一阵心焦后便开始明码报价,因为他相信世界上没有金钱打动不了的人,如果有,那一定是价钱没开到位。

      “六百万咋们样?一人六百万?”

      二人不理不睬。

      “八百万?一人八百万?”

      二人依旧对着那个废人说话。

      “一千万?”

      那二人似乎聋了一般无动于衷。

      “五千万?不能再多了,再多你们也没办事拿走!”

      听着身后疯狂的报价,鹤栖疯狂的鄙视道:“阿月,快起来看看后面那个傻帽!这人脑子有病啊。”

      陈初升抬头看了眼鹤栖道:“五千万你都不要?”

      鹤栖脖子一甩自豪的道:“五千万也不值一个兄弟。”

      陈初升轻笑一声问道:“那多少值?”

      话音犹在,陈初升身前的湖水,竟是咕咚咕咚冒气泡来,不等陈初升再做反应,河水骤然滚烫的翻涌起来,继而滚出阵阵白色水汽。陈初升哪里经受的住这般高温,还不等他挣扎上岸整个人竟直接在沸水中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于此同时,陈初升最后的惨叫,直接划破牛尾沱宁静的夜空,成了此地久久不能散去的余音。

      而那沸腾的湖水此时好像脱离了地球引力的诡异生命,竟开始自行盘旋,逆卷而上,裹着第十月瞬间飞上半空,而后荧光粼粼,一阵蠕动,一个巨大的水茧便在旋转中形成。

      透过水茧,叶风和鹤栖可以清晰的看到第十月破烂的肉身,开始被沸水滋养,修补,而后血肉重生,伤口愈合。这二人哪里见过如此玄幻的场景,顿时石化在当场。

      不过这一切并没有结束,在第十月伤好之后,沸水竟开始梳理其整个肉身,帮助其排除躯体中多余的杂质。第十月的肉身竟是以肉眼可见的效果,慢慢变得精壮,强健,健硕,匀称,且富有爆炸力,任谁一看都是令人艳羡的完美身材。同时他皮肤也变得晶莹,短发也变得乌黑,顷刻之间短发又长成长发,飘落腰间,纷纷扬扬,好不潇洒。

      没过多久,水茧扭曲,随之炸裂,第十月从中一跃而下轻若鸿毛。

      鹤栖看的目瞪口呆,刚才那悬在天上的水茧至少十五六米,第十月就这么轻轻的一步,就跳了下来,且毫发无伤,这简直叫还停留在正常社会思维的鹤栖不可思议。

      不过仅一瞬间,鹤栖想到了刚才惨叫的陈初升,立刻大喊一声:“初升!”然后不管不顾,一跃而下,浪花朵朵,迅速潜入水中。

      与此同时,那刚刚落地的第十月,竟也是一个箭步,横跨六七米的河岸,一闪而过,与鹤栖一起跃入水中。

      还好在鹤栖与第十月一同入水之时,湖水已然仅剩温热之感,要不然鹤栖还不知道会出什么意外。

      而一直靠树而坐的叶风看着那长发飘逸神采超然的第十月,眼神之中异彩连连,心中不禁生出神往之情。这还是他生平第一次看到古籍中所记载的“天赐觉醒,超然物外”,若是他来日也得到这等恩赐,他对自己的未来一定会充满了更多期待。

      至于那第十月为何会突然有觉醒失败转为成功,叶风根本不会去多想一分。因为成功之人只看结果,失败之人才看过程。

      更何况天地激变,无论什么样的神异事件发生都不足为奇。

      噗通两声,第十月率先抱着昏死的陈初升跳上河岸,然后俯身下湖,又一把将浑身湿透鹤栖拉上了岸。

      随后第十月才来到陈初升身旁,准备看看他溺水还是怎么的了,毕竟第十月才刚刚清醒,脑子里一片迷茫。

      然而才一临近,他便发现陈初升满身烫伤,皮肉模糊,心下怒气横生,暴怒不止的低呵道:“小栖,初升是谁弄伤的。”

      鹤栖这才将第十月昏迷期间所发生的事情讲出来,说到陈初升背着第十月在卧牛山艰险穿梭之时,更是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第十月听着,早已泪眼婆娑,两泪纵横。

      随后讲到他从十六七米的高空跃下,竟是毫发无伤,第十月抹着泪水亦是惊的目瞪口呆。

      直至此时,第十月才发现,自己似乎真的有所不同,而且是很大的不同,就连头发都突然长了好几十倍。

      忽然间,一道献媚又有些焦急的声音打破了两人短暂的伤感。

      “两位大哥,你们别感慨了,以你们刚刚造成的动静,马上就会有人带枪过来了。不想死的话,我们还是先撤吧。”

      第十月撇了一眼那边斜靠着树的裤衩男人一脸不屑扭过头去再懒得看一眼,因为刚刚这位男子的所作所为在鹤栖的陈述中一句没少,真令他不齿。

      随后第十月直接背起昏死的陈初升对鹤栖道:“我们先走,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再想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

      鹤栖点点头道:“行,只是我们往哪去呢?”

      “随便”说完,第十月随意挑选了一个方向便开始奔跑。

      叶风一看那两人都不准备搭理自己,一阵哭腔的哀求道:“大哥,我叶风说一不二,我刚才说过的话都算数。”

      刚跑一步便跨出五六米的第十月突然停下问道

      “他叫什么?”

      鹤栖说:“叶风”

      “姓叶?”

      “是的。”

      “是那个被追杀的人?”

      “是的。”

      “差点重伤至死?”

      “是的”

      “带上”

      “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