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宫廷争斗>

      是夜,灯火通明。众人推杯换盏!

      连萧雅都痛饮了几杯,众人更是不敢坏了兴致。

      “来,二弟,你我二人当多多痛饮几杯才是”

      “是,大哥!”

      云明兄弟二人,喝了几杯酒后,便去回房休息了。二人拿到了出去游历的资格,心中畅快之余,也压着几分落寞!

      兄弟二人,回房怕是最早的,可休息又怕是最晚的!

      云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心情有些复杂,就像是认真学习了十几年,突然知道自己毕业了,要去更远的地方深造了,有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又有对家的不舍。

      自己在水蓝星上体验过一次,没想到现在还要再体验一次!真是造化弄人!

      迷迷糊糊地,云明好像看见了许多画面,不知不觉间,眼角有泪滴滑落。真是笑话,一个男人竟然会为这点事流泪!

      但今夜,会流泪的人,很明显,不会单单只有他一个!

      明月皎皎,夜深了!

      。。。。。。

      一夜无语,第二天,太阳像往日一般升了起来,不过今天,太阳照的人十分舒服。

      “老头子,你快看,是卖艺的,想当初,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也不过是个卖艺的。”

      “是啊是啊,不过现在,你可不再是萧家大小姐,我也不再是一个卖艺的臭小子了”,云啸也感慨道。

      夫妻二人在前面拐着胳膊走,完全忘了自己还有两个儿子在后面跟着了。

      云明两兄弟不禁在心中暗道,自己也要找老婆,而且一定不能比对方晚!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得!本是同病相怜的两个人,这会儿又因为老婆的事,有了分歧,互相瞪了对方一眼后,便拉开了距离,自顾自的欣赏风景。

      “啊,快看,是说书的,我们快去听故事吧!”,萧雅向云啸说道。

      “好好好!这就去!,这就去!”

      说罢,萧雅拉着云啸向书棚跑去。真是热闹的不得了。

      “话说,这天上仙人都惊叹其不是之资!那仙人大惊失色,,,,”,说书人那抑扬顿挫的声音传来!

      “好巧啊,我们第一次一起听书,当时那位先生就讲的这些,当初的你,好浪漫啊”

      “是啊夫人,我当初真的是好浪漫啊,连堂堂萧家二小姐都被我征服,为我所钟,真乃一少年英雄也!”

      “滚,死老头子,怎么都抓不住重点,我当初也是瞎了眼看上了你,重点是你吗?重点是说书先生!”,这大庭广众之下,萧雅面色都有些红了。

      众多听客看向二人,使得萧雅面色更加红润了!众人看到云啸那朴实木讷的脸,不由得心中明了,这位大哥,是个高手啊!

      云明两兄弟默默记在心里,不由得想到,日后出门闯荡,遇到说书的,一定要进去,说不定就能遇到娘亲那样的女子!想到这里,二人又是对视一眼,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娘,我去给你们买些灵果来吃”,云明道。

      “那我去要些茶水过来,娘!”,言罢,二人匆匆离去!

      不一会儿,众人心神再次被书中的世界吸引过去。

      仙,长生,这些敏感的字眼,从来都是这样引人入胜。

      。。。。。。

      翌日,又是清晨。

      兄弟二人收拾好行李,齐齐站在城主府门口,向府中城主卧房行礼。随后,兄弟二人转身离去,后方只有林樊兄弟二人跟随。

      城主府内,萧雅双目通红,脸上还有泪痕。

      云啸轻轻抱着安慰道,“他们还会回来的,他们都是好孩子,即使他们二人不在身边,也会时常挂念我二人的。”

      萧雅泣道,“我当然知道,那是我的孩子,我清楚的很!”

      “我只是想吃火灵鸡了,快点!我要吃火灵鸡!”

      “好好好!我这就去给你买!“

      “我不!我不要你去买,我要你去城外给我抓,你快去啊!你把这些灵兽凶兽都抓住,他们就没有办法去伤害明儿和澈儿了,你快去啊!”,萧雅泣道,泪珠又要掉出来了。

      “好好好,我这就去,我们一起去,我们一起去抓鸡,我们去野炊,好不好?”

      “好”,萧雅轻声应道。

      “快去准备马车和炊具,本城主和夫人要去城外野炊”云啸向下人吩咐道。

      “是,老爷”侍女退下后,云啸又抱着萧雅安慰起来!

      随后,云啸眉头微微一皱,“你二人怎么回来了”,神色不怒自威,向虚空中传音问道。

      “两位少爷,发现小人了,便将我二人遣了回来,这是大少爷让我二人交给大人的信,小人办事不利,请大人责罚!”

      云啸,偷偷一摄,将信拿在萧雅背后,看了起来。

      片刻后,云啸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向虚空中的黑衣人吩咐道,“你二人,下去吧”

      说罢,像是又苍老了十几岁!

      。。。。。。

      .“可惜了,没有把小莲和小菊带过来。”云澈摇摇头向向云明叹息道。

      “连自己都不一定保护的好,还要带侍女?你就不怕你把小菊丢了,三弟回来跟你没完?”,云明答道。

      .云澈摇摇头不再言语。

      天运城门就在前方。出了这城门,再回来,便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如果说,云明走到现在,有没有什么后悔的事的话,那就是没能再多陪一陪云啸和萧雅。

      二人不言,走过城门。

      “我要去青州郡城,再去流云王都,或许也会去看看天剑皇朝。,老二,你去哪?一起吗?”

      “不了,我,,重在感悟,我没有目的地,走到哪里算哪里,就不拖累大哥了”

      “那,老二,我二人,就此分离。”

      “嗯,大哥,保重!”

      “保重!”

      云明带着林樊兄弟向东行去,云澈则走向西方。这一别,便是天高水远!

      城门百米处,云明猛地转身,跪在地上,面向城门处,扣了三个头,遂起身而去,不再回头!

      云澈缓缓停下脚步,心有灵犀般回头看去,见到云明所为,不由得泪目。

      遂也转身离去,

      他不敢在停留,他怕他一停下就在也走不掉了。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机会出来,他怎么会放弃呢?不是吗?

      他加快了脚步!三弟都能做到,难道他就做不到吗?

      短短的路程,他走的竟是如此艰难。

      就像是小儿学步一样!

      竟有些蹒跚!

      渐渐地,终于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