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推荐35页

      咸阳

      长阳街,清风酒肆

      或许是酒肆的位置太过偏僻,时值正午,酒肆里依旧空无一人。

      年轻的掌柜无精打采地趴在柜台上,唉声叹气道:“唉,离系统升级还差十万金……”

      “要是老赵那败家玩意儿,能多来几次,就好了……”

      年轻掌柜名为秦易,正是一名拥有系统的穿越人士。

      半个月前,由于一场飞来横祸,使秦易穿越来到了两千多年前的秦国。

      作为穿越必备,他还意外获得了系统赠送的新手大礼包,继承了这家位于咸阳城内最繁华的街道,长阳街中的清风酒肆。

      谁知道,秦易刚领完新手大礼包,系统就自动更新,然后卡死在升级界面了……

      非要他出十万金,才能再次激活。

      这不明摆着坑人嘛!

      战国时期的一金,大约相当于前世一万五千块左右的软妹币。

      十万金,也就是十五个亿……

      就他这要啥没啥的平头老百姓,十五个亿,给他一百辈子,他也赚不到啊!

      ……

      就在秦易正为了怎么赚够十万金而苦思冥想、愁眉不展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声爽朗笑声。

      “哈哈,易兄,多日未见,怎一副愁容满面的模样?莫非是想我了不成?”

      秦易闻声望去。

      只见酒肆门口站着一位身着玄墨深衣的年轻男子,身后还跟着个铁塔般壮硕的黑脸大汉,二人相继踏入酒肆中。

      “呦,是老赵,还有老孟!”

      秦易顿时眼前一亮,笑逐颜开。

      还真别说,秦易真想他了。

      这俩位,算是清风酒肆为数不多的忠实顾客。

      踏入酒肆的年轻男子,名为赵文正,也就是最开始秦易口中的老赵。

      据秦易所知,老赵好像是秦国王室的一个旁支贵族。

      和秦王八竿子打不着边的那种。

      但架不住他出手阔绰啊!

      秦易这半个月赚到的好几金,折合成软妹币差不多都十几万了,全部都是这位赵文正赵公子贡献的,简直就是上天赐给他升级系统的完美金主。

      所以一见到他,秦易才高兴成这样。

      至于赵文正身边那个同伴,好像姓孟……

      叫孟什么来着?

      秦易想了好久,愣是没想起来。

      但是秦易有一点记的特别清楚。

      老孟这货,三棒子打不出一句话不说,还一天到晚只想着在他的酒肆里白嫖不付钱,抠的要死!

      不管了,随你叫什么,反正我也懒得记。

      抠逼在我这不配拥有姓名!

      “话说老赵啊,说实话,这么久没见,我还真想你了。”

      秦易走上前,一把揽住男子的肩膀,情真意切道:“这样,豁出去了,你今天在我这的所有消费,我给你打九……”

      “对,九点九折!”

      秦易捂着胸口,一脸心疼。

      啧啧,有钱人的待遇就是不一样,你看老孟,秦易见他就和见了空气似的,完全无视。

      赵公子一愣,疑惑道:“易兄,何为九点九折?”

      秦易猛的拍头,恍然大悟。

      “哦对,这是战国,好像还没有打折这个说法……”

      “哈哈,那我就不打折,不打折了,哈哈哈!”

      一想起来可以不用打折,秦易的话转的比谁都快,高兴得哈哈大笑,脸上的笑容也愈发灿烂。

      说着,便将赵文正拉到这座位上。

      对于刚才的话闭口不提,生怕老赵反悔。

      “那个,老赵,老孟,你们先在这坐着哈,我这就去给你们弄几个小菜。”

      说完,秦易开心的哼着小曲,转身走进后堂向系统兑换各类菜品去了。

      趁着秦易去后堂准备的功夫,进门后一直没说话大汉,终于忍不住出声。

      只见他苦着一张脸,翁里翁气道:“王上,你还不让我说话,怕得罪人。可你看看这掌柜,我等二人分明还未曾点菜,他就自顾自的去后堂准备了,这算什么事啊!”

      咚咚。

      大汉气得使劲锤了锤桌子,似乎对于秦易这般不要脸的行径,很是不忿。

      “蒙恬兄弟,说了多少次,莫要王上王上的喊,你我情同手足,出门在外便是兄弟,称呼我为文正即可。”

      赵公子淡淡一笑,安慰道:“秦易掌柜天性如此,不拘一格,你也莫要心生芥蒂,我等造访这清风酒肆数次,想来其对我等口味早已了然于胸,这才未曾相问。”

      “再者说,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你我二人来这清风酒肆,与易掌柜吃酒是假,向易先生请教才是真,不是吗?”

      大汉自是不敢反驳王上的话语。

      可随即还是翻了翻白眼,小声嘟囔道:“请教是不假,可哪有吃一顿饭,就要花费十数个半两钱的道理……”

      黑脸大汉的吐槽不是没有道理的,在如今的大秦,一斗粟也不过几个铜板。

      而这一个半两钱,差不多相当于普通人家一个月的口粮了。

      更何况还是十几个半两钱?

      闻言,赵公子摇摇头,嘴角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

      蒙恬虽与他同年出生,自小便亲近,但三代武将世家的他,一门心思都花在怎样冲锋陷阵,战场杀敌上,哪里晓得如今朝堂上的凶险莫测,暗流涌动?

      名义上,自己是这大秦的王,还有三年不到,便可上朝亲政。

      可暗地里,仲父吕不韦的势力却越来越大,野心也不断膨胀。

      根据最近的暗卫来报,仲父竟欲著书立说,

      妄图改百年秦法,以仁政笼络民心,颠覆商君为大秦奠定的百年基业!

      秦以法立国,以法强国,严苛的商君秦法,才是秦国得以在这乱世站稳脚跟的真正根基!

      可仲父却想着在这乱世,去实现他那太平盛世才有几分道理的义兵宽政,岂不可笑?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这是杂家吕圣与千古一帝政治理念上的巨大分歧,也是他们之间,未来较量的开端。

      “嘿,老赵,想什么呢,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不多时,秦易便端着几盘精美菜肴从后堂走出,神采飞扬。

      没办法,谁让赵公子出手阔绰,一来就点这么多菜,足足能让他赚十好几个秦半两呢!

      至于是不是他自己点的,欸,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嘛……

      “哦,菜来了是吗?这么快。”

      赵文正闻言,猛然抬头,这才回过神来。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