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劫衣全集

      “拉拢云隐,共同应对木叶么?”

      听了枸橘矢仓的讲述,鬼灯千月也皱起了眉头。

      “这可并不容易啊!”

      出身名门的他比枸橘矢仓更加了解其他几国的历史情况。

      雷之国虽然一直是武斗派掌权,以铁血好斗作为自己的标志,但是他们并不傻,做出头鸟挑衅木叶这种事一般情况下也是不会干的。

      毕竟木叶的底蕴太过深厚,单独一村肯定扛不住。

      这是忍界常识!

      而所谓的出头鸟,就是那种需要在前期独自硬刚一波木叶,才能等到其他忍村下场的悲情角色。

      举个简单的例子大家就明白了。

      三战前后的砂隐村。看看三战之后砂隐村人才凋零的样子,就可想象他们当初输得有多惨了。

      甚至如果自己损失太惨重,那么等来的可就不一定是帮忙一起打木叶的盟友,反而有可能变成趁火打劫的豺狼。

      “听说雷影脾气暴躁,而二代雷影又是跟二代火影同归于尽的,我们如果从仇恨这方面去引导,会不会有效?”

      矢仓又提出了新的想法。

      “作用应该不大,当时两位影的死亡是因为云隐村的金角银角兄弟发生了叛乱,这说到底还是他们云隐村自己的问题,赖不到木叶的身上。”

      鬼灯千月摇了摇头,表示可行性不大。

      “那......”

      矢仓和鬼灯千月一起讨论了很久,都没能找出一种确定有效的办法。

      “实在不行的话,到时候就只能试试看能不能激怒雷影了,以他们的暴脾气,说不定脑子一热就答应了呢。”

      矢仓的语气很是无奈。

      “这也太危险了!传说中三代雷影可是拥有着【最强之矛】与【最强之盾】的巅峰强者,拥有正面制服暴走八尾的实力!”

      鬼灯千月大惊失色,赶紧劝阻矢仓这个在他看来非常作死的想法。

      “你们家也有三尾人柱力,你觉得自己能打得过三尾吗?”

      “这......”

      矢仓回想了一下三尾的实力,不禁摇了摇头。

      “勉强周旋一下还行,正面击败的话不太可能。”

      “这就是了,八尾的实力肯定比三尾更强,你要是真的激怒了雷影,那我们全都回不来了!”

      鬼灯千月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提出了另一个想法:

      “不过我们也的确可以利用雷影的脾气来达成目的。”

      “啊?”

      枸橘矢仓眼神困惑。

      刚才劝我说不要的人是你,现在说可以的人也是你。

      什么意思?

      鬼灯千月也不卖关子:“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向云隐村发出联合中忍考试的邀请!”

      “联合中忍考试?他们会答应吗?而且这有什么用?”

      “雷影如果不答应,你就当面嘲讽他是怕了我们雾隐的下忍,对云隐自己的下忍没信心,这样他肯定会答应的。”

      鬼灯千月先是出了个馊主意,然后解释道:“至于用处嘛......一般而言,只有相互之间关系非常好的忍村才会联合举办大型的忍者晋升考试。只要我们跟云隐联合举办中忍考试的消息传出去,那么在其他村子眼里,我们跟云隐之间就已经结成了同盟。”

      “好主意!”

      矢仓眼睛一亮,“只要在别人眼里,我们跟云隐是同盟关系,那么木叶在面对我们的时候自然就会有所顾虑。而且云隐也不可能站出来解释,他们丢不起这个面子!”

      “没错,就是这个道理。”

      鬼灯千月点点头,又提醒道:

      “不过还有一点你要注意,云隐也不会那么轻易上当,他们有可能会提出进行下忍之间比试,如果我们的人输了,他们就能光明正大地以雾隐太弱来拒绝我们的提议,所以这次要带上哪些人去,你可要仔细考量。”

      “哈哈,这一点你就放心吧!”

      枸橘矢仓大笑两声:“今年我们雾隐村的下忍可能是最近几年里最强的一届!”

      ......

      虽然说这一届下忍拥有最强之名,但是因为这最强一届总共也只有两个人的缘故,枸橘矢仓还得再找一个人填充进队伍里。

      三人小队总得凑齐吧?难不成到时候让鬼鲛去冒充下忍?

      “可惜满月已经是中忍了,否则再加上他,我们说不定能直接送给云隐一个三比零的战绩,看他们还有什么脸面拒绝跟我们举办联合中忍考试!”

      矢仓小声嘀咕,对于荒木跟再不斩非常有信心。

      毕竟不是谁都能在还没毕业的时候达成百人斩的成就,而荒木可是比再不斩更强。

      “辉夜和雪,我该去找谁呢?”

      略微踌躇了一下,矢仓还是迈步朝着辉夜一族的族地走去。

      毕竟是打架的事情,找辉夜一族那些战斗疯子总不会有错!

      “什么?水影大人派您去云隐大闹一场?这等好事怎么能没有我辉夜一族参与?!”

      辉夜钢骨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

      矢仓:???

      谁说要去云隐大闹一场了?

      我说的是交流好不好!

      “辉夜族长你听错了,我们只是去云隐交流访问而已。”

      枸橘矢仓赶紧解释。

      “没关系,我懂!”

      辉夜钢骨眉心的两点红痣上下跳动,包裹着浓厚黑眼圈的双眼硬是挤出了一个“我懂~”的眼神。

      你懂个鬼啊!

      枸橘矢仓面上虽然保持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但是心里已经开始破口大骂了。

      “我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觉得带一个辉夜族人比雪之一族更好呢?”

      就在矢仓正在自我反思的时候,听到辉夜钢骨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

      “没人比我们更懂交流!”

      枸橘矢仓闻言都惊了。

      难道你以为我是刚来雾隐村的小萌新吗?

      辉夜一族嗜血好战的名头以为谁不知道呢?

      你们根本就不会跟别人好好说话!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辉夜钢骨的脸上露出了非常颜艺的笑容,“交流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说服别人,而这件事情,我们恰巧很擅长。”

      矢仓嘴角一抽,险些维持不住自己脸上的公式化笑容。

      你们那是擅长说服吗?

      那明明就是以(物)理服人啊!

      不过......

      听说雷之国也有很多战斗疯子,或许以疯克疯也是个不错的思路?

      矢仓的想法瞬间清晰,对着辉夜钢骨说道:

      “钢骨族长你说得对,我们确实需要一个擅长说服别人的下忍,最好在十岁左右,您有什么推荐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