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润的三角裤高清美女?片

      方圆数十里的天空乌云密布,雨如针刀,倾泻而下,这便是慕北选的天阶下品术法,并不是因为多厉害,而是慕北现在可以使用,不过用下来一身灵气也已经耗尽。

      黑云甩开慕北,罡气迸发,大喝:“小子,你到底是谁?”

      慕北咳出一口鲜血,奚落道:“我是你慕北爷爷。”

      雨落入刀,并且十分秘籍,如果撤开罡气必然要被刀雨所伤,可不撤开罡气,对灵力消耗太大。

      “喂,”慕北道:“你刚进入金丹吧,灵力虽然凝练,但也就和我差不多,其实吧,你要是在金丹初期待个两三年,我今天还真没把握,不过,现在你,不行!”

      黑云彻底怒了,被一个练气的小子嘲讽,“口舌之利,去死吧,风龙之术。”

      慕北嘴角微微一扬,原地坐下,吞了一颗大蕴灵丹,丝毫不在意黑云的攻击,只要灵力跟得上,方圆数十里的雨水便是他的武器,随心而动,随念而行。

      “什么?”黑云大惊,雨水竟然凝练出一条和他释放的风龙一般的水龙,两者竟然相互抵消。

      “放箭!”慕尚的弓箭兵已经就位,漫天箭雨射向黑云。

      慕北再磕一颗大蕴灵丹才站起身,笑道:“我这落雨冰天劫奇妙叭,它又可以称为落雨镜像劫,这一招的要求关键是对元素的理解,也只能用元素击破,若你对风的理解不够,所有术法都会被我模仿的打败,而你似乎是用什么特殊方法强行成为金丹的,大概是所谓的虚丹吧。”

      黑云不怒反笑,“你绝对有一个很好的师傅,但虚丹亦是超越练气圆满,你是技多,但还是要死。”

      “呵呵哒,你有能力破我天阶术法吗?”慕北邪魅一笑,背在身后的手中握着一张符篆,是刚从系统里兑换的,玄阶下品火焰符。

      拉弓搭箭,黑云立刻抵挡,但慕北的箭是射向天空的。

      黑云心有疑惑,不敢小视,眼前的少年做出了太多不合常理的事情,必须小心。

      一箭又一箭,箭在乌云中爆炸,一片火红甚至染红了漆黑的天。

      “哈哈哈,”黑云笑道:“小子,你是打算把天上的神仙射下来打我是吗?”

      慕北只是笑着,天空雷声大作,雨落的越来越慢,黑云心中不祥,抬头望向天空,雨水结成碩长的冰锥。

      “请,天雷!”慕北喝道。

      轰隆……

      一记响雷,随后是闪电劈落,顺着冰锥竟然被慕北所控制。

      轰隆……

      砰砰砰

      雷电劈在黑云的罡气上,瞬间便将罡气击碎,剩余的力量尽数轰击在黑云身上。

      黑烟弥漫,慕北松了口气,暗道:“玛德,2000亿千瓦就是牛逼,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我一样重生,说到这就气,被劈了九天,一复活就劈小爷,淦。”

      “叮,检测到微弱生命,能量波动异常,异常,请宿主立刻躲避!”

      “我尼玛!”

      “小子,给我陪葬吧,拖一个天才,值了!”黑云癫狂的大笑着,残破的身体像是蕴含着大量的能量,要被撑裂。

      慕北想到了——自爆,虚丹也是丹,自爆的威力绝对不亚于中大型导弹的威力。

      冰封千里

      极北寒星

      冰雪无极

      “叮,宿主灵力枯竭,气海受损,请停止,请停止!”

      “不可以,系统,用爆灵丹,强行提升境界。”

      “叮,爆灵丹副作用告知,损坏经脉……”

      “我特么有霸体,你怕个吊啊,快用!谁也别想,伤我亲人!”

      轰……轰……

      “快,快躲开!”慕尚吼道,随即灵力爆发,将柳清护在怀中。

      爆炸结束,之间原本遍布尸体的地面直接塌了下去,一个巨大的坑,直至凌云城大门前才停下,城墙上被厚厚的冰块包裹。

      “这是,这是北儿,是北儿,”柳清失神似的大喊:“我要去找北儿,娘的北儿没死!”

      “柳妹冷静,冷静啊,”慕尚死死地抱住柳清。

      慕北离开已经两年多了,柳清将自己锁在城主府也有两年,若不是大敌当前,柳清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再踏出城主府,如今察觉到慕北的气息乃是有了希望,而这气息转瞬即逝,最可怕的就是希望转瞬见破灭。

      “娘,孩儿好好的呢。”

      “少,少爷!”有人惊呼。

      “北儿,真的是你?”柳清一把抱住慕北哭了起来。

      慕尚微微愣神之后淡淡一笑,吩咐到:“去城内安抚百姓,投敌者满门诛杀。”

      “是,城主!”

      大战消停,慕北一家总算坐在一起,还有素馨和铃兰。

      “少爷,您真的回来了,”铃兰和素馨姐妹哭的梨花带雨。

      慕北倒是不知道怎么安慰了,只是喊着没事没事。

      “北儿,咱父子俩喝点,”慕尚亲自斟酒。

      “孩儿敬爹!”慕北举杯一饮而尽,本不善饮酒,但借着修为也没感觉到什么。

      柳清亲自下厨,做了一桌的好菜,慕北立刻狼吞虎咽起来,已经两年多没吃饭了,全靠精纯的生命力支撑。

      柳清笑道:“慢点,跟几年没吃过饭似的。”

      “两年多了,没吃没喝了,饿死了,饿死了,吃呀,爹娘,素馨,铃兰,吃呀,老好吃了。”

      慕尚道:“你小子这两年干什么去了,练气圆满战金丹。”

      慕北嘚瑟道:“比你强吧。”

      “臭小子,”慕尚一拳怼慕北头上,道:“少贫,快说。”

      铃兰和素馨偷偷笑,慕北揉了揉头,道:“修炼后天霸体啊,我不就是为这个辞行的嘛。”

      “你,成功了?”慕尚不敢相信地问到,柳清在一旁也是很好奇。

      “是的,是的,是的,”慕北笑道:“两年多,……最终,我成功了,然后就回来了呀。”

      柳清沉默不语,慕尚同样脸色难看,道:“从今以后,绝对不可以暴露后天霸体的存在。”

      慕北不解,问:“为啥?”

      慕尚解释道:“先天霸体乃是天定,每一种霸体都有极为特殊的能力,神海大陆强者辈出,但拥有霸体的人不过一手之数,一但出现天地变色,圣地立刻就会出手将其拿下,从小洗脑培养,如果遇到圣地之外的霸体,要么加入圣地,起心魔大誓效忠圣地,不然就是死,加入圣地的霸体者皆只有一个念头,为圣地的荣耀而亡。”

      “卧槽,变态啊,这些圣地都不是好东西啊,不过爹你是怎么知道这种内幕消息的,这种丑闻肯定不能满大街飘。”

      “臭小子,记住就行,绝对不能暴露,特别你是前无古人,可能也后无来者的后天霸体。”

      慕北重重地点了点头,道:“爹,我知道了,孩儿会尽量不暴露,对了,前线怎么样?”

      “你先修养两天,你外公和舅舅能稳住局势,还有叶凡相住,还好之前没废了他,”慕尚道。

      慕北心中一阵后怕,心道:“丫的,还好没出手,不然我连便宜爹都得没。”

      “好的,我尽快入金丹,灭宋。”

      “臭小子,不可,你也看到之前的金丹了吧,一个虚丹,今后就算结成金丹也就止步了,你一定要万万注意,境界一定要稳扎稳打,每一重境界都有其相对的要求,练体是为练气打基础,以精气扩开气海,气海越宽阔,越坚固越好,练气就是吸收灵气的境界,气海中的灵气越精纯越好,这个时期只能简单的使用术法,”

      慕北打断道:“等等,什么叫简单地使用术法?”

      慕尚锤了他一下,道:“听老子说,金丹是以自身灵根的属性之力作为外围包裹,以气海为核心,就像我刚才说的,气海越坚固越宽广越好,因为金丹一成就定型了,简单说就是对自身元素的认知和理解要深刻,气海要坚固宽广,结成的金丹才会强大,对元素的领悟是整个金丹的过程,所以并不用太着急,金丹的好处就是御空和灵识,成就金丹要经历一九天劫,金丹之后是元婴,元婴生于金丹,金丹在领悟元素和足够的灵力滋养下元婴就会破壳而出,元婴便是第二个魂魄,元婴不灭则不死,更是有千年以上的寿元,元婴境的主要工作是领悟自己的道和滋养元婴,把元婴喂大养肥,化神乃是元婴成长到足够的程度,融道于元婴,元婴得到化神,化神的主要修炼是养神,此神为魂,灵,体,三者都要越强越好,化神之后是合道,合道要经历三九天劫,本体在天劫的淬炼下将化神的元婴融于本体,整个合道期都是化神元婴和本体的磨合,如果磨合不到位便无法再进一步,所谓磨合,便是以灵,道,这二者几乎也贯穿始终,合道一成,便是归虚,归虚一境亦是危险万分,归虚归虚,就是化一切为无,无论是修为还是记忆全部化为乌有,其中要经历六九天劫,这六九天劫并非雷劫,而是要经历六次人生,每一次都是对本心的历练,时间完全是天定,过则步入大乘期,大乘期便是要对之前所有境界的磨炼,一遍又一遍,一遍为一转,两遍为二转,次数当然也是越多越好,这一切都是为渡劫期做准备,渡劫期最为凶险,要经历九九天劫,之前任何一步没做好都有可能在天雷之下化为乌有,之后的神境你老子我就不知道了,希望对你有帮助。”

      慕北第一次听到这么多关于境界的事事情,跟小说里写的并不完全相同,而且更加困难,每一步都要稳扎稳打,这不只是天赋的事,还需要时间磨合,什么百年成神,狗屁,这特么跟闹着玩似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