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武侠修真>

      “什么!这么随机的吗!你们在逗我吗!我说我怎么迷迷糊糊,什么都不知道,每次来这里都要听白毛一堆废话!”

      “吾乃白。。。不。。。吾乃皓白。。。”

      “你闭嘴!我来说,也就是说我赤条条而去,去了之后完全不记得自己以前的信息,光秃秃而来,回来之后完全记不得自己去干了什么?”

      “阿尧大人真聪明!就是这个理!”黑袍少女笑嘻嘻地说道。

      “不对啊,我记得做过很多春梦啊!很高清,可回放啊!”

      黑袍少女红着把脸转了过去,白袍小道姑在一旁嘿嘿冷笑。

      “不会吧,墨茉,你对我做了什么?糟了。。。白毛,看着我的眼睛,根据你小子的什么天平原理,什么杠杆理论,如果墨茉对我做了什么,你的特性岂不是必须要和我发生同样的事!说,不要骗我。。。你又对我做了什么?!”年轻人两手抓住白袍小道姑的双肩不停摇晃,眼睛里还带着最后一点点希冀质问道。

      “你没发现我的外貌越来越清秀了吗?”白袍小道姑一脸不爽地说道。

      “我的天哪!何止是清秀,简直是禽兽。难怪。。。难怪有时候早上起床屁股疼!。。。造孽啊!快,快把我送走,让我忘记这一切吧!”

      “这不用担心!你思维意志降临到自身微观宇宙之时,将会丢失所有信息,就像我刚才说的,你面貌不同,也不记得的自己,不记得我们的说话,你完成任务之后思维意志重新回来之时,同样会丢失在那个世界经历的所有任务信息。这么说吧,你下去就是一小白,回来还是小白,你杀人放火还是普渡众生,妻妾成君还是净生入宫,苟不苟?浪不浪?有多浪?就像歌里唱的,‘成功,失败,浪里分不清有未有’。”

      “阿尧大人,您的经历我都知道,帮您记得呢,您就是宇宙的意志,掌控者,您在那里建功立业、开疆辟土的经历就是一部宏伟的史诗片。。。”

      “黑皮的话只能信一小半,你的经历更多的是搞笑片,恐怖片和搞笑恐怖片。。。”白袍小道姑板着脸说道。

      “好了,别说了。。。啊,让我静一静。。。真没意思,你们说说,我图个什么?早上一觉醒来啥也不记得,明明拯救了一个宇宙却继续骑破自行车上班,抽着10块钱的烟,住20平的单身宿舍,吃康‘帅’傅方便,从来不谈恋爱,还哭着闹着要加班。。。说好精神和肉体上的享受咧!给我个作死去的理由吧!”年轻人说着说着不禁流下了眼泪。

      “因为你就要死了!”白袍少年淡淡地说道。

      年轻人连忙擦干眼泪,“哦,对了,你不提我差点又忘记了,你说我自己宇宙出了事,我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

      “因为这些肉体上产生的信息只有通过潜意识才能收集反馈,比方说你将手肘弯曲90度,只需要你的一个念头,但是在幕后的工作可就多了,大脑要分泌化学物质,释放电流给神经系统,对肱二头肌、三角肌前束、胸肌等进行精确收缩控制,如果手背朝上,还要多用个肱桡肌。这么说吧,你的身体就好比一个钟表,你只需要看时间,上上发条,内部各种大小齿轮、发条、游丝等等如何工作你都不用管它。同理,你要活着,只要吃饱喝足穿暖睡好就行了,出问题的时候,你表意识不需要知道,危险信号会通过潜意识传送给我们,我们会趁着你睡着把你拉进这座人格相互交流中心里来,一脚踢你去对宇宙进行抢修维护,当然,也不是每次都能维护成功,一旦失败,很快你表意识就会发现开始头疼脑热了,吃点药挂点水花点钱也许就好了,如果问题严重了,事情大条了,考虑到你的医保和积蓄,你还是去买块墓地吧!”

      “好吧,你们说得够明白的了,既然我终将会忘记你的废话,就不要再多说了,以前让你们废心了!”年轻人站了起来向他俩鞠躬致礼。

      “大人,您别这样,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再说了,您不来,我好无聊啊,跟这个白毛在一起真是度日如年,了无生趣,生无可恋啊!

      黑袍少女紧紧抱着年轻人的胳膊,然后白袍小道姑也自然而然地挂到了另一边,年轻人叹了口气:

      “说吧,我准备好了,让我瞧瞧我的宇宙出什么问题,然后尽管交给我这个掌控者来解决吧!”

      “阿尧大人认真工作起来的样了好帅!让我来给你做任务简介吧!”

      “墨茉虽然你是个人才,说话又好听。。。但是你起开,皓白你来讲!”

      “请看《尧宇图》!”

      沙发前的一个3D投影被打开,缓缓出现一颗黄色的星球!然后缓缓显示出资料:

      宇宙名称:阿尧宇宙

      宇宙年龄:25*365*24*60*60*299792458

      宇宙危机地点:RS 8475-6-7-367583-32 2

      危险等级:4星半

      任务目标:未知

      任务内容:未知

      “任务通报完毕!”白袍小道姑板着脸说道。

      “??????”年轻人一脸茫然。

      “你是不是有很多问号?”白袍小道姑板着脸说道。

      “是的!这还用说吗!这是什么鬼!宇宙名称直接用我的名字我还能理解,这宇宙年龄计算公式是什么玩意?用我的年龄*光速?谁给你的公式?爱因斯坦吗?”

      “精确的公式对于你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只要乘数结果够大,大到你念不出来不就可以了吗?你能把答案用数位读法读一遍给我听听。。。”

      。。。。。。

      “嗯。。。这公式确实精妙。。。”

      “可是。。。这任务目标、内容是什么鬼?还有你这个危险等级4星半是怎么算出来的,数手指吗!”

      “第一,我们只接收到微观宇宙发出了局部危险信号,但是任务目标和任务内容我们无法调查,那是因为我们没有进入你体内微观宇宙的权限。”

      “第二,既然一会儿你在灵魂传送过程中,所有信息全部丢失,我们告诉你的一切任务相关内容,你全部都不记得,那我们为什么多此一举调查什么任务信息呢?”

      “呃。。。”

      “你是不是无力反驳?”白袍小道姑板着脸说道。

      “是的。”年轻人无力反驳,“你给我过来。”

      白袍小道姑哼了一声,根本不理睬他,他向站在投影旁另一边的黑袍少女招招手:“墨茉过来!”

      “好的,阿尧大人!”黑袍少女高兴地跳了过来。

      年轻人一把把她抱到膝盖上,“啪啪啪”打起了屁股!

      “哦。。。阿尧大人。。。不要。。。不要。。。停啊”

      片刻之间,那该死的天平原理或是什么杠杆理论像是发挥了作用,于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白袍小道姑,动作僵硬、神情扭曲地走到年轻人面前,转过身撅起了屁股,闭上眼睛大喊道:“驱散黑暗,奔向光明,无所畏惧。。。”

      年轻人抄起剩下的一只拖鞋抽了上去,喵!~喵!~喵!。。。

      “啊。。。停停停。。。我想起来了!忘了,我忘了,我有话要说。”白袍小道姑大喊道。

      “说吧。”年轻人把拖鞋重新套到脚上。

      白袍少女走到3D投影前一阵比划,星图比例开始不断缩小,单位标尺从公里到光年,然后百光千光兆光不停的放大。

      黄色星球变小了,出现了卫星和恒星系统,继续缩小,看见了星河系统,超星河系统,继续缩小,出现了河系团,超河系团,缩小的速度越来越快,星河图上星团、河系团密度越来越高,越来越亮,越来越复杂,最终呈现出一个人体结构图,在结构图上,人体屁股中心点上闪动着一个耀眼的红点,不停的发出危机警报,位置正是刚刚放大的那个星球!

      “那是什么?”年轻人惊呆了!

      “原来是大人的屁股呀,我见过好多次,是个漂亮的翘臀呢!”黑袍少女捂着脸激动地喊道。

      “我知道是我的屁股,我是问我屁股上的那个红点那是什么!”年轻人激动地大喊道。

      “微观状态下它是颗星球,宏观状态下它是你屁眼里一个细胞病变的源头。”

      “我的屁眼里有一个星球?”年轻人大吃一惊。

      “远远不止,你屁眼这么大,里面放得下最少有100亿个超级河系团星团。”白袍小道姑板着脸伸手比划一个杯子大小的圆。

      “嗯。。。你是怎么知道我屁眼的大小的?!”年轻人低垂着眼皮,声音低沉冰冷的如同数九寒冰,一旁的黑袍少女害怕地捂着小嘴。

      “。。。嗯。。。黄鳝没有爪子,但是它也能打洞啊。”白袍小道姑额头上流下一滴冷汗!

      喵!~喵!~喵!。。

      。。。。。。

      “虽然我很吃惊,但是这么宏大的屁股宇宙里一颗小小的星球出个问题能有什么大不了的毛病!即使它,不不不,即使那个河系爆炸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放个屁也比这个厉害吧!我不去就一定会死吗?”

      “经精密的预测,你明天早上起床屁股疼,然后就死掉了。”

      “什么?这是什么精密的预测!整个过程步骤就两个吗?!”听了年轻人眼珠子都凸出来了。

      “还是让我来给阿尧大人您介绍好吗,这个白毛每次总是装十三点,用这耸人听闻的言词来吓唬大人!”黑袍少女一脚把白袍小道姑踹飞,然后转身轻声微笑道:

      “阿尧大人,病发没有那么快,屁股疼那是肯定的,然后只是肛门红肿、肛漏、脱肛,接着会长几个恶性肿瘤,然后继续溃疡、结痂、出血、组织坏死,最后只要开刀切掉它就好了,有60%的成活率呢。”

      “。。。听你这么一说,前面的过程好像只是小事,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不过我想问问,那最后那步完成之后,我拉屎怎么办!”

      “没事,在你腰或肚子上开个刀口,然后把大肠接在上面。。。”

      “呃。。。”年轻人脑海里开始浮现奇怪的画面。

      “听你这么一说,比起跑到屁眼里的那个星球上去作死然后被砍死,在腰子上开一刀也不是不能接受啊!”

      “是的!大人!您想想,以后上厕所不用脱裤子了啊,多方便!”

      “但是,去医院开刀是要花钱的!”白袍小道姑从地上爬了起来板着脸说道。

      “。。。马上出发!”年轻人急急忙忙地捡起了拖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