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百合香所有作品

      小桑吉上学后,逐渐对周围的人和事有了了解。他看到其他都同学都有爸爸,他的心里很是羡慕。

      这一日放学后,秦青来接儿子小桑吉。

      “爸爸!”刘小渚飞跑向前来接他的爸爸刘大柱。

      刘大柱一把抱起了刘小渚亲了又亲。

      刘大柱将他的儿子刘小渚放在自己身前,然后启动摩托车引擎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妈妈!我的爸爸呢?”小桑吉听到刘小渚叫爸爸的声音那么欢快,也听到了摩托车离去的声响,他不由得问他的妈妈秦青,他的爸爸哪里去了。

      “爸爸?”秦青愣了一下,继而她想起了自己过世的丈夫。

      “妈妈!你怎么了?”小桑吉发现妈妈瞬间没了动静,手心的温度也越来越凉。他看不见妈妈此时正眉头紧蹙,眼中含泪。

      “妈妈没事儿!我们回家吧!”秦青吸了吸鼻子,平复了一下心绪,拉着儿子的手往家走。

      小桑吉见妈妈不再说话,他的心里觉得很奇怪。但他感受到了妈妈的不快乐情绪,就没有再追问爸爸的下落。

      晚上吃完饭,妈妈没有像往常一样来到小桑吉的身边。小桑吉自己走到了妈妈的卧室门口。

      秦青正坐在桌子前抚摸着自己一家三口的旧照片。照片上的丈夫和儿子笑得那么开心。一滴眼泪滚落到了秦青的腮旁。

      “妈妈!”小桑吉在屋门口唤道。

      “桑吉!”秦青发现自己因伤心而忽略了小桑吉,便走到门口抱起了他。

      小桑吉搂住了妈妈的脖颈,将小脸贴在了妈妈的脸颊上。他发现妈妈的脸颊湿湿的,凉凉的。

      “妈妈!你哭了?”小桑吉用小手摸了摸妈妈的脸惊讶地问道。

      “妈妈想起了以前的事,心里难过!不过现在好了,妈妈有了小桑吉!”秦青亲了小桑吉的脸蛋,她的脸上现出了笑意。小桑吉的出现,是她的幸运。

      小桑吉在睡梦中梦到自己有爸爸了!他甜甜地笑醒了。

      “妈妈!我梦见爸爸了!”小桑吉开心地叫道。他听见妈妈摆碗筷的声音。

      “啪啦!”秦青手中的筷子掉到了地上。

      “妈妈!”小桑吉坐了起来。

      “洗脸,吃早饭!”秦青捡起地上的筷子拿到厨房去了。

      小桑吉洗了脸,妈妈轻轻地给他擦去脸上的水珠。

      今天是周六,秦青答应小桑吉带他去爬山。

      秦青给小桑吉换上了一套蓝色运动套装,一双白色的旅游鞋。她从来没有因为儿子看不见而忽视他的着装。相反,她每天都给孩子打扮的很精神。

      小桑吉背着背包愉快拉着妈妈的手出门了。一阵凉爽的秋风吹来,小桑吉觉得很清爽。

      秦青背着吃的和水,领着儿子开始登山。

      小桑吉就是在这座山被秦青捡到的。秦青希望他的父母还记得这个孩子,能来寻他。这样,小桑吉就有爸爸了!

      “来!歇一会儿!”秦青看到一个凉亭。她取下小桑吉身上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顶帽子给他戴上。

      太阳升起来了。明晃晃的日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在地上,现出了斑驳的影子。

      小桑吉喝着妈妈递给他的矿泉水,聆听着风将枯叶吹得哗哗响,还有那好听的山泉叮咚声。他觉得这大自然的一切都那么的美好。他的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

      秦青看着儿子脸上的笑,心里十分的欣慰。

      “哎!秦编辑!带儿子来爬山?”

      “关总?”秦青曾带人采访过关稼仁。他是木材加工厂的老总。今年四十出头。中等身材,长得挺帅,但秦青总觉得他的眼神让人捉摸不透。

      “这山虽然不险,但少有人来。以后你们再爬山,记得给我打电话!”关稼仁略做停留,就继续向山上走去。

      “妈妈!我们跟着叔叔爬山吧!”小桑吉上次历经过拐子事件后,也知道什么是危险了。

      “嗯!”秦青给儿子背上了背包,将他的矿泉水瓶盖拧紧放到了自己的背包里,然后她拉着小桑吉继续向山上走去。

      秦青在捡到小桑吉的悬崖上又看到了关稼仁。

      关稼仁立在一棵老松树下若有所思地望着远处的山峦。

      “关总也喜欢爬山?”秦青铺好了野餐垫布,摆放好吃的和喝的,然后问走向他们的关稼仁。

      “妻子过世后,就经常一个人来爬山!”关稼仁坐在了小桑吉的身边。

      “你的女儿不是经常回来看你吗?”秦青想打开鱼罐头。关稼仁帮着她弄开了罐头盒盖。

      “她去了国外!”关稼仁的脸上现出了落寞的神情。

      “叔叔!给!”小桑吉将自己手里的方便筷子递给了身边的关稼仁。

      “叫我关伯伯!我比你的妈妈大!”关稼仁摸了摸小桑吉的头笑了一下。

      “嗯!关伯伯吃面包!”小桑吉将面包片拿给你关稼仁。

      “吃饭戴着墨镜看不清!摘下来吧!”关稼仁伸手要取下小桑吉的墨镜。

      “他的眼睛看不见!”秦青阻止了关稼仁的动作。

      “这怎么可能?”关稼仁刚才看到小桑吉给他拿这、拿那的,根本不像是盲童。

      “他的情况比较特殊!他不用眼睛看也能知道东西在什么地方。”秦青说出了小桑吉异于常人的地方。

      “真是这样!”关稼仁楞愣地道。

      “也许他是用心来感应周围的事物吧!”秦青看了看当初小桑吉坐在草丛里的那个地方。

      在回去的路上,小桑吉被妈妈和关伯伯拉着一起往山下走。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爸爸了!因此他的心里格外的高兴,不自觉地唱起了音乐课上学的歌曲。

      “孩子的嗓音这么好,应该让他向这方面发展。”关稼仁抱起了小桑吉。

      “我只希望孩子平安快乐的成长!”秦青看着关稼仁怀里的小桑吉笑了笑。

      “那倒是!不过也不能忽视了孩子的教育和天分!”关稼仁的话使得秦青陷入了沉思之中。

      小桑吉是个特殊的孩子。他如果就这么平平淡淡地长大,将来他的前途和婚姻都会是个问题。

      “也许您说得对!”秦青的思想动摇了。

      “我会帮助你们的!”关稼仁的手抱紧了小桑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