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app下载iOSios它

      “他们出海了?”

      瓦纳·利斯德缓缓的喝着白兰地,感受着入口的冰凉和落喉的冰凉,心思发散,思索万千。

      “是的,老大。”

      “已经出海三天了,很快就要到罗蒂花省了。”

      老七坐在瓦纳·利斯德的面前,汇报着自己打探到的消息。

      “听说他们的船长三百米?”

      瓦纳·利斯德若有所思,放下白兰地,在桌面上摇晃了一下,继续问到。

      “是的,很大。”

      “真的没想到,在这么科技贫乏的世界,他都能够建造那么大的船舶。”

      “若不是敌人,我还是有些佩服他的。”

      老七眼神放光,回想着那一日自己潜伏在人群中看到的。

      那种庞大威武的船体,真的很惊人。

      “嗯,他确实是个值得尊敬的敌人。”

      “可敌人就是敌人,老七,你刚才那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到了外面就别说了。”

      瓦纳·利斯德点头,抬眼看了一下老七,站了起来。

      一边在酒柜里拿出新的白兰地,一边敲打着老七。

      “啊,是!”

      “我,那,老大没事我就先出去了!”

      老七被老大说了一句,心下一惊,站起来认真的回应后,借机就落跑了。

      “这个老七,还是小女生性格。”

      瓦纳·利斯德看着落跑的老七,笑着摇了摇头。

      他们跟罗姆尼斗了那么久,老七就保持了小女生性格那么久。

      不知该说是天真直率,还是从无长进。

      “扣扣”

      敲门声突然响起,门外走来了奇洛斯。

      天驱者的老二,郁金香三结义的二哥。

      “你来了,怎么样。布局都好了吗?”

      瓦纳·利斯德向杯中倒下白兰地,缓缓的从旁边的冰桶中,夹起两颗冰块,放到了杯中。

      “咚”

      “咚”

      轻微的两声冰落声响起,奇洛斯一直看着,直到瓦纳·利斯德抬起酒杯,看向他的眼睛,才开口说到。

      “准备好了。”

      “如无意外,明天他们下船后。”

      “就会在那边信息散步的酒馆区,探听到潘达岛的消息。”

      “那些引路的,也准备妥当了。”

      奇洛斯诉说着安排,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小纸条,递给了瓦纳·利斯德。

      “嗯?”

      “这是什么?”

      瓦纳·利斯德接过纸条,放下酒杯。

      打开看了一下,抬眼问向奇洛斯。

      “是亚力克龙发来的消息。”

      “那位要我们无论如何,都将罗姆尼引去污秽之地。”

      奇洛斯伸出手指,点了点纸条上写着的几个字。

      “引罗进污,亚力克龙”

      几个字写得遒劲有力,力道十足,有若大家之笔。

      “好,你去安排吧。”

      瓦纳·利斯德放下纸条,点头示意奇洛斯前去安排。

      “好!那没事我就先出去了!”

      奇洛斯用右手锤了锤左胸,行了个天驱者的礼节后,便要离开。

      这时,瓦纳·利斯德悠悠的问了一句。

      “不是说,那位不习武吗?”

      他看着奇洛斯,眼神中有着莫名的光芒。

      “老大,对于我们而言。”

      “这是朝夕间就能够改变的事。”

      奇洛斯停下了脚步,笑了一下,说了个事实。

      “嗯,也是。”

      “你去吧。”

      瓦纳·利斯德点头,显然也是明白他们这群人的特殊性的。

      奇洛斯出了门。

      拐进了小阿八的房间。

      此时的小阿八正跟老四在打牌,看到奇洛斯走进来,一咻就来到了奇洛斯的面前。

      “老二,你怎么来了?”

      “是要跟我们打牌吗?”

      “正好,斗地主三缺一!”

      小阿八飞速来去,一时在墙上,一时在天花板,一时又在地上。

      看得人头都晕。

      “不了。”

      “我来找老四的。”

      奇洛斯摸了一下小阿八的脑袋。

      小阿八没有躲开。

      “嗯,走吧!”

      老四知道奇洛斯为什么来找自己,站立起来,踩踏得楼层震颤。

      “老四。”

      “你该减减肥了。”

      “都踩塌几层楼了,再踩塌,我就又要搬家了!”

      小阿八回头看着走动起来的老四,瘪嘴诉说。

      那种心有余悸,经历过数次的表情,让旁边看着的奇洛斯,嘴角微扬。

      “砰!”

      “轰!”

      还没等奇洛斯的笑容完全绽放,老四突然踩塌了楼板,砰轰的一下掉到了楼下。

      “啊!!”

      “我就说!”

      “天啊,以后我不跟你在房间里打牌了!!”

      小阿八飞速跑到被踩塌的楼板处往下看,只见老四一路往下砸塌了四层楼板,直落到地面一楼,才算停下。

      “啊,哈,嘿,没控制好力度。”

      老四四仰八叉,摸着脑袋,嘿嘿的朝着四楼的小阿八瓮声说到。

      “大块头,你没事吧?”

      老九挺着个大肚子,从吧台后面走了出来,拉起了老四。

      “没事,就是这楼,又要修了。”

      老四借力爬起,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老六会去修的。”

      “他擅长这个。”

      老九拉起了老四后,缓缓的诉说着,回到了吧台,继续擦拭着酒杯。

      “嗯。”

      老四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走吧。”

      奇洛斯此时从楼梯走下,身边跟着光速出现的小阿八。

      “好!”

      “砰!”

      老四好了一句,砰的一下,撞开了人型的大洞,走出了酒吧。

      “唉,这种生活,什么时候倒头啊!”

      老九看着大门口那个硕大的人型缺口,无可奈何的叹息。

      “嗯?老四来过?”

      叹息刚下,奇洛斯和小阿八才走出酒吧,一位僧侣模样的棕色皮肤人,从空无一物的地方,突然冒了出来。

      “是啊,看这些洞就知道了。”

      老九放下手中擦拭的酒吧,指了指天花板的大洞,还有大门口的大洞。

      “噢,今天的次数还在。”

      “你忙你的,我来修。”

      老六探头探脑的观察了一阵大洞,挥了挥手示意老九不用在意。

      “嗯!”

      老九嗯了一声,转身搬出了一箱新的郁金香啤酒。

      这是老大新开发的品牌,已经在罗蒂花省卖开了。

      “嗡呢罗密啦呢嗡。”

      “嗡呢罗密啦呢嗡。”

      正当老九费力的蹲在地上,搬动着啤酒的时候。

      老六突然坐在酒吧的正中地面,对着两个大洞,念诵起了咏叹一般的经文。

      经文入耳,宏大而震荡。

      老九听在耳中,没有理会。

      这不是第一次了。

      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嗡呢罗密啦呢嗡。”

      经文最后一句结束,老九也正好搬完所有的啤酒。

      “好了!”

      “走啦!”

      老六走到吧台,拍了拍吧台的桌子,突然凭空的消失在了酒吧里。

      老九看了一眼方才的几个大洞,已然完好无损。

      也没去在意老六忽来忽去行径,只是继续准备着今夜的开店事宜。

      酒吧叮叮啷啷,老九忙活的身影时时出现。

      日头渐渐西斜,罗蒂花省,迎来了自己新的一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