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梨纱av在线播放

      沈良这个穿越者的到来,如同蝴蝶翅膀扇动了一下,开始悄然改变着东汉末年的一些事情。

      黄巾起义的余烟未灭,经过些许小风的吹动便又要复燃。这些复燃的死灰,第一小搓火便是在张家烧起来。

      一队悍马飞驰而过,在徐州东海郡郡朐县城外聚集。为首的是一个叫做张图的黑大汉,此人原是张角的远房堂弟,第一次黄巾起义时也参与其中,后来黄巾主力被镇压后一直在外躲藏,私下又募集到许多乡勇,势力逐渐加强起来。

      徐州这个地方,第一次黄巾起义并没有波及,所以相对富足,张图手下那些人又大多是贫苦人家,所以此次起义便首先瞄准了徐州。

      无他,仅因为徐州有吃的!

      在这一群头箍黄巾的脏兮兮的起义军中,有一人则显得格外的特立独行,这人穿着干净,白净面皮,一脸的书生气,却不知为何甘愿的混入了这群看似劫匪的粗俗起义军中。

      张图远处眺望了一下前面的那座小城,此时并非战时,所以戒备很松懈。

      转过头来对着那个白面书生道:“李元兄,城内的情况你最了解,接下来的行动,你来指挥,我们照着做!”

      李元的眼睛没有离开眼前这座城,毕竟这是他生长的地方,要不是上次随着冯家把全部身家搭了进去,此时也没有必要参加到这帮名曰起义实则劫匪的起义军中。

      面无表情,李元淡淡的道:“此县之内,要说富有,自然是糜家,糜家人可上万,钱可亿计!”

      底下的士兵一阵喧哗,这些钱够他们下半辈子用了。

      张图的口水似乎都要流下来了:“如此,此一战只要拿下糜家,以后我等军需粮草也就充裕了。”

      李元轻蔑的“哼”了一声,道:“糜家有上万人,就凭借我们区区不足千人的队伍也想打他们的主意?张将军,不要太异想天开。”

      说出“张将军”三个字的时候,李元甚至有些恶心。李元虽然不得已加入了这帮起义军,心里却永远无法融入他们,言语间总是有些轻视,在他心里自己永远是士族,这些贱民与自己为伍,不配!

      张图也算经历过一些小规模战争,对糜家很是不屑:“糜家这些人都是一些家丁罢了,其他女眷更不足虑,何惧之有?”

      李元笑道:“汉代庄园中,凡是大到一定程度的,都会部曲私兵,万人以上的庄园,能集结的人数绝不下五千,你我区区一千不到的兵力,怎么敢轻视五倍与我的敌人,且我等是攻,他们是守,我等粮草缺乏,他们食物充裕,我等怎么可能抢的了糜家?”

      “那依李元你的意思,我们要攻取哪家?”

      “此城内倒是有几家适合我们,这几家也颇有家资,但主人又孱弱,抢起来也容易,等我们财力逐渐壮大起来,再招募更多的乡勇,然后才是进攻糜家这种大户,之后便是攻取城池,否则即便攻取了城池,我等也无实力守城。”

      张图大笑:“哈哈,此计甚妙!要不说徒有我们这帮粗人是不够的,还需李公子……哦不,是军师!军师指挥我们!”收敛笑容,又问:“不知此城内,我们可劫的又是哪一家?”

      “张家!”

      李元表面平淡,心中却是一阵波澜,他沦落至此便是张家所赐,到他复仇的时候了。

      “张家?”

      “对,张家在这座城内也算富有的大户,自去年起,张家公子趁着天下初定,人心不稳,趁机大肆买入别人不得已出卖的东西,囤积了许多物资。”

      张图冷笑一声:“哼,囤积居奇……还是我们张家本家啊……”

      “不错,张家囤积居奇,家中又没有多少私兵,所以最适合我等!”

      “啐!”张图吐了一口吐沫,“奶奶的,天赐良机,李元军师那我们今天便劫了他们去!”

      李元眼睛眯起来,想了想:“不,虽然现在城内戒备松懈,冒然进去还是太危险。”

      张图知道李元肯定有计策,所以迟疑的看着他:“如此……那我们该如何办……”

      李元自信道:“从我们这些人中选出一百善战者,需要这几天择一日,黄昏时分偷偷潜入城中……”

      ……

      几天后,黄昏时分,陆陆续续有些许陌生人进入了徐州的这座小城。

      此时城内依旧是一片祥和,黄巾起义镇压下去以后,这一年徐州的百姓过得还算富足,本来就没有被第一波黄巾起义波及,又有一年的修养生息,所以徐州在诸多州郡中算是富有的地方。

      因此,许多外地人也开始进入徐州,这其中大部分都是穷人,来此无非为了谋生,很多没能找到谋生出路的,逐渐的也就成为乱民,这些人也成了黄巾起义复起的基础。

      张图、李元两人领着的一百来人,分批依次潜入徐州这座小城,并没有引起驻守官兵的注意,最近这种情况比较多,很多陌生人进来徐州,逐渐也就见怪不怪了。

      宵禁之后。

      申时,这些人已经在张家不远处的一处破院子里集结。

      酉时,造饭,每人都吃的饱饱的,为晚上的行动做好准备。

      戌时,按照计划将张家周围悄悄打探一遍,如何进攻,如何逃跑,备用方案皆做好准备。

      亥时,行动!

      一百人,迅速将张家大门围住。然后用提前准备的木杠,合力将大门撞开。

      张图抢先进入,先砍翻了两个门口值夜的家丁,之后一群强人一拥而入。

      “把大门关上!”张图喝到:“张家人都听着,不想死的都来院子里,抱头伏地!”

      此时张家家丁丫鬟都已睡去,听见屋外有叫喊声,吓的叫嚷的,来回跑动的,有相当一部分也就真的跪伏在院子当中的。

      张跃和王氏一个弱子一个是妇人,也都毫无还击之力。

      张图手下那一百多人将张家值钱的东西装了几十个大袋子。众人便真的如同打了胜仗一样,开心的叫嚷着,也都在院子周围站定。

      此时,张图和李元才走到院子当中,有几个反抗的已经被砍死,尸体便四下躺着。其余的人跪伏在院内,瑟瑟发抖。

      “怎么处理?”张图问李元。

      李元淡淡的,没有一丝情绪波动:“杀!”

      李元这话一出,张跃早听出了是他。

      听见要杀,张图都有些不忍:“全杀?”

      “杀,一个不留!”李元对张家的恨已经深入骨髓。

      “李元哥,是我啊,张跃!”

      李家和张家本来有些交情,何况李元差点和张迎结为夫妇。

      李元没有搭理张跃,冷冷的说:“杀了,都杀!”

      “李元哥,不要杀我,是我啊,张跃……”

      张跃不停的说着,李元手里握着一柄长剑,缓步走了过去。

      “李元哥,我啊!”张跃见李元走过来,以为有了希望,叫嚷的更欢了,“我是你的张跃弟弟啊,看在我姐姐……”

      “噗!”

      冰凉的长剑穿透了张跃的胸膛,鲜血喷涌而出!

      女眷被吓的惊叫,男丁被唬的颤栗,王氏几乎晕死过去。

      李元慢慢的拔出长剑,转身朝门口走去,冷冷的抛下一句话。

      “杀!全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