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一晚上不停的要你下载

      慕容枫的脸色变了又变。

      四下里无人敢说话,可无数双眼睛却盯着呢。

      堂堂一个王爷来烟花之地本就算不得美谈,若是今日为了个风尘女子,与沈绎起了冲突,明日朝堂之上,一定会被御史按在地上摩擦摩擦。

      可恨沈绎,不过是一个刚回京都不久的私生子,竟然也能明白其中关窍,以此威胁。

      如今慕容枫是骑虎难下。

      若是强行夺人,引发乱战,他吃不了兜着走。

      若是放人,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他一个王爷的面子往哪里搁。

      正是进退两难间,宋英热情的声音从二楼一路往下:“瑞王殿下,我都等了你半天了!这个辛儿是新来的不懂事,哪里有福气蒙受殿下的恩泽,思思姑娘已经虚席以待了!”

      话说完,他已经站定在慕容枫面前,且笑盈盈的看了绫姐一眼。

      绫姐狠狠嗔了一眼回去,知道这宋英是故意,之前她说思思今日没空,英郡王便故意抬出她的名头来。

      可眼下这个场面,能避免在场子内闹事才是当务之急,她赶紧打叠起一脸的笑意,道:“殿下快请吧,别让美人儿就等!”

      “这个辛儿姿容粗鄙,配不得殿下的龙章凤姿!”

      宋英折扇打开,压低声音:“殿下是怎么回事,这明明是个姑娘,殿下怎么会认为她是孟公子,我刚才见过这个辛儿,与孟公子实在乃天差地别啊!”

      “殿下在这等场合,叫一个姑娘阿辞,若是传出去,恐怕有的麻烦!”

      慕容枫神色狐疑,看了孟辞一眼。

      其实他也只在孟辞八岁的时候见过她穿女装,如今将近十年过去,他心中也没有万全把握。

      既然宋英这般说,怕真是自己认错了人。

      慕容枫缓了下呼吸,冷着眸看了沈绎一眼,道:“看在令弟的面子上,今日便不跟你一起争了!”

      沈绎勾了一侧的嘴角,似笑非笑的:“那我回去后,一定要多谢我那好弟弟了!”

      他将好弟弟三个字咬得很重,吓得孟辞抖了抖。

      宋英的目光恰好看过来,忍不住嘴角便弯起来,担心被慕容枫看出端倪,他连忙拿了折扇挡住自己的下半张脸。

      慕容枫素日里洁身自好,极少来这样的地方,刚才宋英为他解围,他少不得给面子,略略在包厢内坐了坐。

      思思姑娘都还没梳妆完毕,他便起身告辞了。

      包厢内只剩下满满和宋英。

      宋英无奈的笑了笑::“某些人,说是要做东,结果脚底抹油开溜了,这帮着圆场也就算了,还得帮着结账!我这回可真真是冤大头!”

      满满眼珠子一转,斟了一杯酒递给宋英,笑盈盈的说道:“今日托英郡王的福,满满跟着看了一场大戏呢!”

      在这红袖招也有三年了,这是最跌宕起伏的一天。

      宋英就着她的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之后,从衣袖中摸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轻轻塞到满满的胸口,道:“来,这是给你的封口费!”

      满满咯咯咯的笑起来,声音格外清脆:“英郡王放心,今日的见闻我一定会烂在肚子里,任谁问起都不说!”

      她抬手挽住宋英的胳膊,将饱满的身体倾靠过去:“时候不早了,奴家服侍郡王去床上歇息一会?”

      宋英用扇子挑起她的下巴,凑过去在她那张姣好的少女脸颊上亲了一口:“今日便算了,下次吧!”

      说完,他掸了掸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站起来眼波流转的看了满满一眼:“满满,下次哥哥再来找你,可别将哥哥忘了!”

      饶是满满久经沙场,被他这样浪荡却温柔的撩拨,也弄得心神荡漾。

      走出包厢,宋英将手中折扇打开,缓缓摇着,目光转了一圈,落在正在引客人的绫姐身上。

      他眸中的笑意散去,只剩下一点落寞和自嘲。

      可是等绫姐感应到背后的视线,与他目光相交之时,宋英又恢复了那风0流0不羁的模样。

      另外一边,孟辞已经被沈绎带着上了马车。

      还是今日他们去上学时候的那一辆。

      之前的那个马车夫死了,孟辞叮嘱管家好好的下葬给足了银子,如今换的这个,是永昌侯身边的近身侍卫之一。

      与其说是车夫,其实更多的是护卫,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

      这车夫的武功很高,不过有个缺点,驾车技术不甚熟练。

      孟辞上了马车,车帘落下后,她便赶紧松开沈绎,在男人身侧正襟危坐。

      沈绎只觉得怀中一空,刚才被她抱得血行不畅,几乎燥热,如今却又感觉身上有些冷飕飕。

      他目光凉凉,看了孟辞一眼。

      孟辞赶紧堆起一脸狗腿子的笑意,道:“谢谢兄长!”

      沈绎的视线在她脸上落了一圈,狠狠皱眉:“别顶着这幅样子对我笑!”

      孟辞……

      所以,自己女装真的很丑吗?

      不应该啊!

      原主这先天条件也不差,可能是有点违和?

      她从马车上的小茶几底下左掏右掏翻出一面小镜子,对着照了照,顿时吓了一跳。

      镜子里这清新脱俗的女人是谁?

      这皱眉便像是泫然欲泣,掩唇就是那含羞带嗔。

      这樱红的小嘴儿一撅。

      我的天,这是在撒娇卖萌吧!

      啧……

      不愧是女配,果然是完全的绿茶女表容貌配置啊。

      这满满姑娘的手也真巧,不过就是将她的剑眉往下弯了个弧度,又给她将迅速画了点眼线,加了些胭脂这些,就完全改变了她的气质。

      这要搁现代,那绝对是粉丝千万的美妆博主。

      孟辞左照又照,觉得这张脸看上去跟原本的男子装扮实在是大相径庭。

      她嘿嘿嘿的笑了笑,用巴掌大的镜子捂住那弯弯的嘴角,只露出一双秋水盈盈的眼睛,对着沈绎眨巴眨巴:“兄长,我女装不好看吗?”

      沈绎一巴掌拍在她后脑勺上,并且嫌弃无比的拿了块素白的手帕怼在她脸上,声音已经在发怒的边缘:“脸擦干净之前,不准说话!”

      哦!

      孟辞很委屈。

      虽然很绿茶,可这容貌是美的呀!

      男主这审美能力很有问题啊!

      她一下一下用力擦着嘴上的胭脂,忍不住好奇的问:“兄长,我也不知时满满姑娘手如此巧,你刚是如何认出我的?”

      我自己都不认识我自己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